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话 国师掀波,品茶识人
    虽说雪国不与外界往来,但却不是一个闭塞自我的国家。若说其他人也许没什么了解,可“楚歌笑”三个字她怎么会不知道?其八岁献策惊艳四座,十岁可替谢释信运筹帷幄,如今几年率兵征战,吞国灭邦之人不是她又是谁?

    沐潇然思量片刻,“善虞,若将其为我所用,你觉如何?”

    雪国几世不与外争,并不是不喜争斗,而是争不过。除去其他因素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一个好的谋士。如今此等谋士近在眼前,谁又甘心放过?陆善虞跟着沐潇然那么多年,如今说出这样的话,她的野心已然显露。就因为他了解她,所以才没有勇气拿她和全国人民的性命做赌注,更何况是一个成算并不高的赌注。

    “国子,楚歌笑这样的谋士人人尽想得之。如今楚歌笑在我们雪国出现,结合此前种种,她定是遇险流落至此,天承国定不会置之不理。”

    “你的意思是,天承国已经有人潜入我们雪国了?”

    “这臣还不敢下定论,只是希望国子先不要轻举妄动。不如静观一段时日,看看事态的走向再做定夺。”

    “善虞,盯好那两个人。在天承国还没有正式找上门来之前不能让楚歌笑知道她的身世。若有必要可将那两个人除去。”

    “可是国子……”

    “你大可放心,芸姐姐那里我会去解释的。”

    “是,国子放心,臣一定谨慎行事。”吕城烟和楚凌渊在回驿馆的路上正赶上下大雪,进驿馆多时身上还带着寒气。

    “南山兄回来了啊。快到炉边暖身。”谢天又加了些炭木,“外面雪下得紧,想着归途之人寒冷,特备了热茶等候。”

    “谢兄费心了。”吕城烟一面脱下蓝锦狐裘一面回应,搓搓手到炉边坐下。

    “南山兄太客气了,快来尝尝我的茶。”

    谢天纤长的手指像一双脂玉蝴蝶在茶间,杯间,壶间翻飞。吕城烟看得出谢天是那么自信,那么从容。

    而在一旁的王氏,则是痴痴地看着,此时的谢释信在她的眼中散发着温文尔雅的光芒,此刻的他与往日的他截然不同。他是那样体贴,那样懂生活,那样的真诚与可靠。她突然有了想要嫁为人妇的想法,然而这个想法又是多么可笑?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什么事能由得了她自己呢?

    “南山兄,请。”

    吕城烟接过茶盏,先是嗅了嗅茶香,再是品了一口。浓烈的茶水在口中一滚,在舌尖一滑,在喉头一跃,一股热烈之流便顺入腹中,齿间,舌上,喉中茶气久久未散。细细品味,其间还有一缕寒梅之韵,就在愈品愈香,愈品愈甜之际,浓茶之气又席卷而来。梅韵千方百计想要融入茶气之中,然而唯我独尊的茶气又怎肯相让?一山难容二虎,两股气息撕斗起来,一阵刀枪剑影后,梅韵败下阵来。茶气撕天抢地般霸占了吕城烟的所有味蕾。

    “怎样?看南山兄皱着眉头,可是这茶欠了火候?”

    “非也,此茶甚好。只不过是这茶太过于霸道,征服了味蕾。”

    听着尹南山的回答谢释信面露得意之色,心中窃喜:天下之君的霸气风范在茶水中都有显示,看来上天都认为本王是这天下之君!

    “谢兄,这茶可是加了梅花?”

    “南山兄果真是品茶高手!不错,贱内言此茶过烈须加调和。我见驿外寒梅正盛,便令……便领内人同去摘了几枝入茶。”谢释信夸夸而谈,险些说漏了嘴。

    听着谢释信的解释,吕城烟抬眼看了看王氏,“想不到嫂夫人对茶也有研究。”

    “南山兄弟谬赞了,妇人的奇想哪里谈得上是研究。”

    王氏的回答并没有什么不妥,吕城烟知道她是想借梅花的香味调和茶中的“霸气”。只可惜茶气太重,梅韵太柔,不仅未起到调和的作用,反而愈发显示出茶气的霸烈。

    “嫂夫人过谦了。”

    吕城烟与谢氏夫妇又品了几杯茶,终于到了品泉。说实话,吕城烟盼着这杯白水盼了多时。一杯白水入口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最起码他觉得踏实了。

    茶后回房,吕城烟对楚凌渊说:“我们来雪国的目的只有你知我知就好,不要透露给其他人,连随从也要闭口不言。还有你发密信给‘神策先生’调查下天承国近来可有大事发生?”

    在吕城烟的嘱咐中楚凌渊便已觉事关重大,随后又听吕城烟说要盯着谢氏夫妇,他便知晓,谢氏夫妇绝非善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