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话 借渡闲谈,忆梦当年
    且说谢天和王氏上了吕城烟的船,夫妻二人满是感激,

    “多谢恩人相助,不知恩人贵姓?”

    “在下尹南山。”不是吕城烟小气不透露自己的姓名,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他的身份不容大意。说着他又给谢天倒茶。

    谢天用着茶,尹南山又道:“凌渊,再沏壶茶来。”

    “凌渊”二字让谢天脸色一变,但是又很快恢复如常,并未让人察觉。

    “南山兄,这船可是要去雪原?”

    “正是去雪原,确切地说是去雪国。”

    在那雪原之上只有雪国这么一个国家,即便是尹南山不说谢天也一定猜得到,倒不如开诚布公地告诉他。

    “雪国?据说雪国之景甚美,而且民俗淳朴。我与内人一度想到雪国一游,一赏雪国之景。哎,只是可惜,那雪国不与外界打交道,也不许外人入内,即便是有心想去,也只怕机会渺茫……”

    “恩人既然是去雪国,可否请恩人好人做到底,将我们二人一并带上?”王氏说到。

    王氏的话很明显是替谢天说的,谢天断不会阻止她而是等待着尹南山的下文。

    “尔等怎是得寸进尺之人?”一旁的凌渊听不下去先开口说了话。尹南山本不想开口,想看看谢天的反应,不想凌渊打乱了他的计划,他怕凌渊一时着急说漏了嘴,只好出面。

    “凌渊,不得无礼。既然能够相遇就是缘分。若将二位置于一处也着实放心不下。”

    “恩人此话是愿意将我们二人带进雪国?”王氏迫不及待地问。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雪国并非寻常国家,一切行事还望小心才好。”

    “南山兄放心,我与内人一切低调,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谢天听尹南山同意才开口说话,随后又是一阵闲聊。谢天回房时已是深夜。

    谢天刚刚落座,王氏便跪了下来。这其中缘由,他当然是知道的。

    “出门在外只为行个方便,再说以夫妻相称本就是本王的主意,断不会责罚你,你起来吧。”

    “谢王开恩。”

    “我们现在在勤合国的船上而且与吕城烟同行,行事谨慎些。”

    对于勤合国,谢释信还是有所了解的。尤其是勤合国的楚家,楚凌渊这个人他更是不会忘记的!楚凌渊是勤合国的主将若是一般的使者定不会让他护送。尹南山谈吐不凡,他虽未见过吕城烟,但是已经有了九成的把握,尹南山是吕城烟无疑!

    凝眉提醒谢王休息,他才宽衣卧榻而眠。

    浑浑醒来,他见到鲁洲月匆匆向门外走去。

    “洲月你要去哪里?”

    鲁洲月像是吓了一跳,但是她沉默不言。

    “你是要去找他?”

    他虽然是询问,但是却用着肯定的语气,她的沉默也让他明白,他说对了。

    “洲月,不要离开我好吗?”谢释信走近,将她抱住。他从未求过任何人,此刻他为了挽留住她而放下身份。他从出生便失去了母后,父王又忙于国事对他不闻不问。没有人和他说话,没有人陪他玩耍,没有人真心亲近他……

    鲁洲月是第一个走近他的人。虽然他知道,鲁建城让她接近他是另有所图,但是她真的没有想要利用他的念头,他也对她有好感。在他看来,洲月是纯净的晨露,他打从心眼儿里喜欢。可是,她的心里居然有了别人……

    “释信,我求求你,让我走吧!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他有什么好的?我发誓我会成为天承的王,亦会成为这天下的王!你的幸福只有我能给得起!”他冷冷的放开她,双眼中燃着熊熊烈火。

    “不是的释信。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弟弟,我待你好,但是并不是出于爱你。我的幸福你也给不了。让我走吧!”

    谢释信未言,他从她要走的那一刻便已经下定决心——若她敢踏出房门半步,那么他只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隐藏在袖子里的刀正泛着寒光。

    他的不言,让她认为是默许。打开房门的下一秒便倒在了地上。眼中闪着晶莹,将手伸向远方……

    谢释信握住她的手时,她已经没了气息。他的眼中看不出悲喜,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我赢了。”

    谢释信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在寒风中失落,失望的表情,和他转身离开时的那一抹孤单的背影时,心中就大为愉悦。

    “他一定会把你想象成是一个坏女人的。哼,你本来就是一个坏女人!”他恼怒地扔开她的手,拂袖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