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话 雪国外人,心有不安
    水,穷无尽的水,冰冷刺骨,她的呼唤被一层一层的河水淹没。

    “你这小贱人,才洗了几件衣服?就来这里偷吃?”

    辱骂与毒打声分不清先后,她只能用生了冻疮的手尽量护着自己。那几天不知道是怎样挺过来的,也不知道她是被打得发昏还是饿得没有力气。总之,那一天,她没有力气再爬起来,就连用手护着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

    “绝对不能让这小贱人死在老娘这里!老娘可没有那个时间和闲钱葬她。”

    又是那种沉沉浮浮的感觉,她多想喊“救命”,然而她却张不开嘴。她不想死,她还那么小。但是她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由自己随波飘荡。

    “娃子,拿着吧。”

    一位好心的大婶,给了她一个馒头。她狼吞虎咽地吃着,在这冰天雪地呆得太久了,双脚冻得略有发紫,她早已经麻木。由于吃得太快,她被馒头噎到了,她很痛苦,但却不舍得扔掉那口馒头。只能抻着脖子硬生生地往下咽。

    天又不知不觉地飘起了小雪,她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这里虽然没有恶女人的打骂,但是陌生的环境并没有让她有多好过。

    “本公子有意一统天下,你可愿助我?”

    不知何时,她的面前站着一位穿着黑蟒袍的男孩子。她望着他,“区区江山又有何难?”

    “我不喜欢说大话的人。”

    “连大话都不敢说的,是无用之人。”她毫不怯弱地迎着他的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

    她垂下忧伤的小脸,她只知道她有父亲,有母亲,有兄长,但是他们的名字和样子她怎么也记不起来,而她的名字,就像她的亲人一样,只知道有,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此时,她的回应只能是沉默。

    “那你就叫楚歌笑吧。即便四面楚歌,亦能笑胜疆场。”

    他舒展了鹰眸,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回了府。那府邸,那男孩,那女孩的样子渐渐模糊……

    “这个人是哪里来的?”一声男音响起。

    “回护法,这个人是在雪原下的河边发现的。那时她浑身冰冷,还有划伤,想着应该是被河水冲来的。”回应的是个女声。

    “你们去原下做什么?雪国的国律都不放在眼里吗?”

    “小奴不敢。是原上的提水车坏了,没有办法才去的原下。在河边见她实在可怜,就把她救了回来。”

    “护法,潇然国子请。”另一个女声响起。

    “算你诚实,暂且不罚你。如若再有违国律,决不轻饶!你先下去吧。”

    “谢护法。”

    一阵沉重的铁链声过后又是一阵平静,也许是沉沉浮浮得太久,她感觉很疲倦……

    向雪殿

    “陆护法,前段时间芸姐姐要我们安顿的人怎么样了?”说话之人正是未来的雪国国主沐潇然。

    “回国子,臣已经安排妥当了。”

    “嗯。那他们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动?”

    “异动倒是没有。只不过男的似乎背负着血海深仇,练武时杀气甚是畏人。”

    “那还是再盯着吧。虽说是芸姐姐的委托,但若有损国益,我定不会姑息!”

    “国子所思甚是。”

    “护法来殿稍迟,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吗?”

    “回国子,一奴在原下河边救回来一个人。”

    “一个人?雪国最近怎么这么‘热闹’?”沐潇然顿了顿,“人在何处?本国子到很想见一见。”

    陆护法并没有阻止沐潇然,他引着日月神驹,用浮华辇载着国子来到了那女子之处。

    实现渐渐清晰,雪白的纱帐映入眼帘,她想坐起来,但是身子却沉得很。

    “国子,她醒了。”

    那女子转过头来看那个被称为国子的人。国子是个女的,水弯眉下生得一双杏眸,肌若脂玉,白袍在身。

    “姑娘,是否感觉好些了?”

    床榻上的女子点了点头。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又是从哪里来的?”

    此话响起那女子才注意到在国子身后还站着一位身着湖蓝色大袍的男子,头发披散着,眉目间尽显凌厉。

    那女子摇了摇头。

    “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你的家人呢?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那女子思索了片刻,给国子的答案还是摇头。

    “她也许是失忆了。”国子对那个男子说。

    “按国律,不明之人一律视为奴。”

    国子似乎并不反对,“就按护法所说,但她现在有伤在身,就先不要加脚镣了。”

    “是。”

    “善虞,既然她已经醒了,那我就回殿了。”

    陆善虞领了命,将她送回殿。

    “前几天勤合国主送来贺帖,说是会派使者来参加承权大典。”浮华辇上,沐潇然缓缓开口。在收到芸姐姐信的第二天她就收到了勤合国的贺帖,到今已经有几日了,想必勤合使者也快到了。

    雪国几代都不曾与外世来往,如今不过几天的时间就来了那么多人,陆善虞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陆氏几代都承袭着护法的职位“守护雪国,守护国主”的使命已经融进了他的血液。若是有人想要打碎雪国的安宁,他是不会允许的!

    “国子放心,臣会打点好的。”

    “这段时间又是承权大典,又是接待勤合使者,护法受累了。”

    “国子折煞臣了,能为雪国效力,是祖上之荣。”

    说这样话的人不计其数,但她只信陆善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