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话 国师遇险,国主无情
    谢释信很快就知道了楚歌笑的事,待她赶到时天色已暗,看着汹涌的河面没有半点楚歌笑的影子。他慌乱但又不得不装作很镇定,他后悔但又不得不装作坦然。雨未停,湿了衫,他不觉,只是望着河面出神。

    “谢王,快回帐吧,您衣服都湿了,若是着了凉,楚国师回来我们都不好向她交差。”凝眉撑着伞劝谢王。

    谢释信看着凝眉头上的桃花簪。

    “你喜欢桃花?”

    “嗯。”凝眉顿了顿,“谢王是因为奴婢头上的桃花簪才这样问的吧。”

    见谢王没有否认她便大胆道:“这桃花簪原本是少主的,少主以前是极喜欢桃花的。”

    “她不是喜欢梅花吗?”

    “谢王不知?”

    “本王要知道些什么?”

    凝眉听了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心中暗叹:楚歌笑是因为他才喜欢上梅花的。楚歌笑曾经说过:“桃花太过于柔弱,还是梅花傲骨迎霜,开在冰天雪地。”凝眉当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谢释信身边的女人应该有着梅花一样的傲骨。所以她开始让自己活得像梅花一样。

    国师生死未卜,谢王并未大发雷霆,只是令人继续搜救。这让所有人都开始看不懂谢王了,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不见了都可以这样坦然自若,这个人着实可怕。搜寻几日未果,谢释信最终还是坐不住了,他决定亲自搜寻。

    “谢王,属下实在无能,这河中的泥沙都快陶干了也不见国师的踪影。请谢王降罪。”

    “不止找这段,整条河多要找。”谢释信抱过楚歌笑,她很轻,被冲到了其他地方也不一定。

    “回谢王,整条河都已经找过了,岸边的人家也都问了,仍然没有国师的下落。”

    谢释信望着流向远方的河水,她是被水带来的,难道又要把她带走不成?想要从他的手中拿走一样东西一定要问问他同不同意才行!

    “找!再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本想沿着河也许在水流慢的地方就可以找到歌笑。可没想到这河水不仅没有减慢,反而在一断崖处一泻而下。俯瞰高崖,深不可测。

    “谢王,那儿有东西!”一个侍卫惊呼。

    俯视那盘生在绝壁上的小树,树枝上挂着发巾。他认得,那是楚歌笑的发巾。

    “谢王,崖这么高,少主……”凝眉见那发巾有些哽咽。

    “想个办法到这崖下。”

    “是。”侍卫应声后便离开了。

    在天承国寻找国师的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同时,勤合国的寻人工作也早已进行多日。

    为了找人,吕城烟可是做了不少的工作。按照楚天项说的,他展开地图找到那条河流,沿着河,他发现了那个与勤合只有一河之隔的雪国。对于雪国,他是一无所知的。

    经过多番请教他才知道:雪国更确切地说是一个部落,坐落在一座高原上,四季飘雪,故称为雪国。国立伊始便与外世隔绝,与世无争,故鲜有人知。据说每一代的雪国之主皆是女流之辈。这一代的雪国之主将在这个月望日的承权大典上成为国主。

    听到有承权大典,吕城烟顿时有了主意。这等大事,勤合国前去祝贺一下,想必雪国不会拒之千里。于是吕城烟便扮成勤合的使者与楚凌渊带着贺礼前往雪国。

    乘着船,吕城烟悠闲地欣赏着山河的景色。突然一阵呼喊入耳:“好心人,可否借渡一程?”

    吕城烟走出船外,见一对男女冲着他们喊。楚凌渊本想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名人行船,但是吕城烟却让人移船靠近。

    “尔等何人?”楚凌渊问话。

    “在下谢天,这是内人王氏。”

    “此处四无烟火,来此作甚?”

    “在下与内人都是乐山好水之人,访山问川到此,不料这河宽水急,阻了去路。”

    听出了谢天的意思后,楚凌渊道:“我们这传不渡外人,还是去寻别的法子吧。”

    吕城烟看了看岸上的那对夫妇,转头对楚凌渊说:“凌渊,让他们上来吧。”

    “可是……”

    吕城烟并未给楚凌渊反驳的机会,“有你在,我放心。”

    ------题外话------

    好啦好啦,这周的就到这里啦。大家看到有错字要给我留言哦,谢谢大家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