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话 趁乱劫囚,逃离纷争
    幻婷乔装打扮了一番回到了酬转国,墙上贴着通缉令,通缉的人就是她。军印丢了,她又下落不明,被通缉是情理之中的事。

    放心不下花满楼,几经辗转来到了花满楼,只是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门上贴着封条,不知道花妈妈她们是逃走了还是被抓走了。

    天色渐暗,她找了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客栈住下。当她被外面吵嚷的声音吵醒时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

    “小二,外面那么吵,是怎么了?”

    “客官,您是外地来的吧?酬转国将军吴启仕通敌卖国,今日就要问斩了。”

    想不到李成风如此心急,在除掉吴启仕这件事上一刻也不多等。楚歌笑今天要攻打酬转国,若是趁乱救出吴启仕未尝不可。

    幻婷在人群中看着吴启仕被压上刑场,心中很是焦急:楚歌笑怎么还不攻城?刽子手举起斩刀,她已经等不及了,飞上刑场打落刽子手的斩刀。

    “有人劫法场……”

    监斩官的话还未喊完,幻婷就将一支发簪飞刺进了他的喉咙。士兵纷纷上前,看来斩吴启仕也是为了引她来,然后就将她一举拿下。李成风的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响。

    就在士兵将她围住时,天承军就攻了进来。逃窜的,抵抗的,形势十分混乱。趁乱,幻婷将吴启仕救走了。

    “你放开我!我要回去,酬转国危难当头,我不能坐视不管!”

    吴启仕用力甩开残雪的手,她猝不及防,跌倒在地。

    “即便是李成风要杀了你,你也要回去吗?”她顾不上疼,仰着头,眼里满是晶莹。

    “身为一名将士,国家有难,我岂能苟活?”

    “可是你现在回去也没有用,回去了也是白白送命,毫无意义!”

    “只要回到吴府,拿到军印,我就……”

    “你认为军印现在还在吴府吗?”

    “难道军印真的被盗了?我堂堂将军府,居然生出内贼,该死!若让我抓到此贼,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就在吴启仕愤怒之际,残雪一掌将他劈晕。这是他教她的,没想到第一次用就用在了他的身上。

    “启仕,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只要你能活着,我什么也不在乎!”

    她打开花妈妈给她的锦囊,按照上面的指示一路向北,离开了这个纷争之地……

    天承国攻进酬转国,李成风被迫称臣。酬转国版图纳入天承,从此再也没有了酬转国。

    围国之战告一段落,楚歌笑又回到了田里。虽然两国交战耽误了一些时日,但是防洪工程进度很快就追回来了,在雨季来临之前完工,楚歌笑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雨季终于来了,就像一场逃不掉的灾难。

    “这暴雨下了数十天,水位一涨再涨,但是始终都没有淹到农田。国师真乃神人!”

    “我们修建了疏导水道,水都排到河里。对了,之前让你们通知百姓,今年的河水很大,让他们小心。你们都告诉了吗。”

    “已经部署下去了。”

    “那就好。”

    “国师,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楚歌笑点点头,和那侍卫转身往回走。可刚刚一转身,就听见有人呼救。

    “救命啊,快来救救我的孩子……”

    寻到声源是那岸边跑着的一位瘦弱的妇人。河里漂着的正是那妇人的孩子,孩子弱小的身躯正在与恶涛做着抵抗。

    这里工程刚刚结束,还留有绳索,楚歌笑找来系在腰间。

    “国师,万万不可啊。您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末将……”

    “这不是有绳子呢吗?人命关天,想不得那么多了。”

    楚歌笑将绳端交给了侍卫,纵身跳入了河中。水真的很急,她在摇晃不定。还好有岸上的侍卫拉着绳子,否则她也会被冲走的。她救下孩子,将他抱给侍卫,侍卫赶忙接孩子,未留意脱落的绳索,正赶上此时一个大浪袭来将楚歌笑击倒。

    “救命,救命……”

    河水真的很冷,冷得彻骨,泥沙的味道让她感到害怕。这熟悉的寒冷,这熟悉的沉浮,这熟悉的绝望,都在渐渐吞食着她仅存的意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