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话 屈尊探望,后会反抗
    想起昨天说过的话,谢释信还是很担心楚歌笑的情绪的。天刚刚亮,他就备了马车赶到楚府。从凝眉的口中得知,楚歌笑昨天并没有回府,而是去了田里。即便是那里是一个他一千一万个不想去的地方,但是为了楚歌笑他也不得不去一趟。

    他准备离开,凝眉送他上车。他见凝眉发间饰着一支桃花簪,他看得出神,不禁伸出手去抚摸那秀发。

    “谢王。”凝眉唤了一声才将谢释信拉回现实,他恋恋不舍地收回手,让侍卫赶车。

    马车中,谢释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那年三月桃花开放,先王宴请群臣园中赏花。鲁建城带了鲁洲月,那是她第一次进王城。宴会还未开始,先王与鲁建城议事。鲁洲月无聊,便独自一人逛园子。她从未见过开得如此美丽的桃花,不禁在花园中起舞。

    她罗裙翩翩,水袖灵动,舞步轻盈,飘然若仙。她的每一个舞步都跳在了从园外经过的谢释信的心上。

    “你是什么人?”她察觉有人便收了舞姿。

    她渐渐走近他,刚刚就见她美貌如仙,这样近看似乎又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冲淡了她在那遥远的感觉。

    “本公子叫谢释信。”刚刚开始变声的他,声音并不好听。

    知道此人是公子,顿时羞愧于刚刚的失礼之举,但那时的她毕竟只是个孩子,又岂会轻易认输,“就算是公子,也不能随便偷看人家不是?”

    他本以为,知道他是公子,她会像其他人一样讨好他,她这般一来还着实让他惊讶。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他不禁想笑,“是,给小姐赔不是了。”

    “这还差不多。”见他行了礼,她算是消气了,“释信公子,小女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他多次询问她的芳名,而她却是故作听不见,不去回答。

    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开始啊,只是可惜,不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谢释信回过神来才知道侍卫已经唤了他多时了。看着窗外,原来是到了田里。他一刻也不停,直接去见楚歌笑。

    “你搬来这里住,是在和本王赌气吗?”

    “您是君,我是臣。臣怎敢生谢王的气?”

    “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不能证明你在生气吗?”

    “谢王抬举臣了,臣哪里有资格去生谢王的气?”

    谢释信抱住了她,脸贴在她的脸上。她能够感觉到他的鼻息,也能听到他的心跳。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想要的,你不愿意给!”

    “如果今天我愿意呢?”他的声音很低,但却诱惑无限。他侧过头,温热的唇便压了上来。楚歌笑一把推开他,下意识的就给了他一巴掌。

    嘴角抽了抽,半边脸泛着火辣。这个女人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不一直都是她想要的吗?他懂得所有女人的心思,他懂歌笑,也懂洲月。她们都是爱的奴隶!只要他稍加施以阳光雨露,她们便会乖乖地顺从于他。就像秋萤,他是可以看透她的,所以他也可以看透歌笑。也许是今天用的方法不对。

    他瞥见她的双眼,但未读出任何内容,他不懂她!他收回目光,顶着红辣的半边脸,慌乱地逃走了。

    楚歌笑站在原地很久很久,是在后悔?后悔刚刚推开了他?不,并不是这样的!她爱他,也希望他能够真心爱她。但刚刚他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对她的爱,那只能被称为是交易,他玷污了她对他的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可以视而不见?她的心很痛,这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谢释信再也没有来过,也不曾带过一句话来。堂堂一国之主,委身屈驾来到这里,结果吃那么大一个瘪,想想任谁也不好受吧。楚歌笑也不过问,这几日一直都在忙着防洪的工程,期间见过幻婷一次。

    那一次,她发现幻婷对吴启仕的在意程度已将超过了她的想象。这对于她的计划很是不利,还好她派去的探子传过消息回来:上次一战后,李成风对吴启仕步步紧逼,吴启仕无奈,已有好长一段时间都闭门不出。前几日残雪姑娘天天去吴府,这几日到好像是在吴府住下了。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只要吴启仕离不开残雪,她的赌注就有很大胜算。

    “凝眉,备车,花满楼。”

    “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