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话 兴师问罪,扰乱计划
    三国交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楚歌笑想不知道都难。虽然天承国得胜可喜,但一想到那些惨死的百姓,她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压着怒意,命凝眉速速备车赶往凌云轩。

    凌云轩

    “这次天承国能够得胜,鲁将军功不可没!”

    “谢王过奖了,老臣只是依召行事,还是谢王深谋远略!”

    谢释信这步棋走得的确高明。先是秋萤盗取军印被抓,挑起两国的矛盾。两国交战与天承国无关,天承国出师无名就不得不牺牲一部分边民。为了能让两国在天承国境内交战,便暗中派人伪装成酬转的士兵,埋伏在途中伺机而动。目的很明显,谢释信策划这场战争就是要削弱酬转国的势力。即便是道启国未能胜过酬转国,酬转也是趟了这侵犯天承国的浑水,代价他们是付定了。

    谢释信勾着邪笑,享受着计划成功后给他带来的喜悦。掐算一下时间,也快有人来找他“兴师问罪”了,“鲁将军,战事刚刚结束,想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吧?”

    谢释信摆出了逐客令,鲁建城自然听得出他的意思是,很识趣地退下了。

    鲁建城刚刚走楚歌笑就到了。虽然怒火中烧,但是她并没有发作。她知道他是君,她是臣。她把她的位置摆得很正。

    “谢王,看样子这场战争财让你甚是满意。”

    “当然满意,既得财又得地,还可以挫挫酬转国的势气,可以说是一箭……”

    “谢王!那些百姓的生命在您眼了又是什么?”楚歌笑虽然极力保持着对他的恭敬,但是已经掩饰不住她的怒意了。

    “没有不流血的战争,没有不埋骨的沙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谢释信像是早有准备一样,不愠不怒。

    “那些都是鲜活的生命,他们都是您的子民啊!谢王居然把他们看得如此不屑。”

    “本王眼里没有子民,只有价值!没有价值的,就都是废物!在此之前他们什么都不是,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都是功臣。他们能够为本王而死,应该深感荣幸!”

    谢释信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刺痛楚歌笑的心,如果她没有了价值,在他的眼里,她是不是也如同废物一样呢?她是不是应该为在他的眼中还有一点价值而深感荣幸呢?心底的寒气蔓延开来,张张嘴,她只说了一句,“臣告退。”

    怀着深深地自责,楚歌笑走出了凌云轩。他不是不信她,而是他有着更大的阴谋。她居然因为自身的原因将秋萤盗取军印的事草草看待。原来,感情是最误事的。

    “既得财又得地,还能挫挫酬转国的势气。”这是谢释信的计划,然而他的计划却打乱了她的计划。此战对吴启仕的地位冲击很大,想必李青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斩草除根的绝好机会,兵权内战怕是不会太远了。

    只是段幻婷刚刚接触吴启仕,立足未稳,若是现在行动时机是极不成熟的。然而若是不动将来的局面将会更加被动。“动还是不动?”谢释信将这个两难的问题抛给了她。也许,只能赌一次了,赌段幻婷在吴启仕心中的地位。

    赌是楚歌笑最不想走的一步,然而人生却处处充满赌注。爱情需要赌注,命运需要赌注,压上的筹码越大就越不想收手。

    郁结于心,她只想寻得一方清净的天地。她并未回楚府,而是差人打点一番来到了田里。她想住在田里,在那里她可以全身心的放松。人类是自然地孩子,在母亲怀里的孩子也是最安心的。

    雨季快要来了,这注定是个多事之秋。楚歌笑的防洪图纸也完成了。她打算尽快开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什么事情都要早作打算的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