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话 趁火打劫,战中发财
    谢释信站在高高的城楼上,夜风吹动着衣袂。天很闷,这是风雨到来的前奏,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

    “臣,参见谢王。”

    “鲁将军不必多礼。今夜就有劳鲁将军了。”

    “谢王折煞老臣了,能够为谢王解忧是老臣祖上的荣幸。”

    “按密诏行事。”

    鲁建城应了一声,行过礼便下去了。他率领着谢释信暗中精心训练的队伍火速赶往他们所说的前线。

    萧俊凡率领的军队已经越过了道启与天承的国界。道启与酬转并不接壤,想要到达酬转必须经过天承。碍于天承国的势力,道启军在天承国境内都是择僻径而行的。眼看就要越过天承国境,不想四面杀出一队身着酬转国铠甲的士兵,萧俊凡拔剑出击。刚刚解决了一队敌兵,便与赶来的酬转大军正面交锋。

    吴启仕之所以赶来是因为接到了一封神秘人的来信,信上说道启国将夜攻酬转。吴启仕虽然不完全相信,但是又不得不防,便立刻调兵前来。在接近国界的时候听见了打杀声,想必夜攻之事是真的,气愤之余不忘下令上前杀敌。

    厮杀声扩大开来,作战范围也不断扩大。惊慌逃窜的天承百姓,在杀红了眼的两军的刀戟之下化作了游魂。他们面目惊恐,是在刀刃之下看到索魂差时露出的恐惧。一张张可怖的面容,在一声又一声地诅咒着这场战争。可怜的边民,成了两国战火下的牺牲品。

    两国正杀得火热,只见天承军队从侧面突杀出来。

    “何人敢在天承境内撒野?”

    萧俊凡和吴启仕都认得说话之人正是鲁建城。

    “鲁将军,我道启军打天承境路过,并未伤犯贵国百姓。是酬转国偷袭才引起了战乱。”萧俊凡说着命令士兵将伏兵的尸体抬了过来。那人虽然早已面目全非,但是身穿的酬转铠甲是骗不了人的。

    “天承未犯酬转,但酬转却杀我天承子民。将士们,为我惨死的天成子民报仇!”鲁建城话音刚落,他的那柄青龙长刀一挥便斩下了一个酬转将士的头颅。

    这便像是一道命令,天承军队纷纷杀向酬转军队,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留给吴启仕。

    道启军见天承军站在他们这一边心中大喜,胜算多了一筹,信心倍增,杀势更胜。吴启仕训练出来的酬转军虽然心里素质不差,但是和天承军作战他们还是不禁有些心虚。天承军这些年战无不胜的事迹他们怎会不知?只是军令如山,他们只好硬着头皮迎战。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雨终于来了。夹杂着对这个世界的愤怒一般,凶猛的倾泻着的雨水似将冤魂埋葬,似将恶人拍醒,似将这人间的罪恶涤净……

    天亮了,雨停了,酬转军队败了。

    酬转国战败,道启国不仅救出了秋萤,还索要了不少赔款。天承国亦是战胜国一方,不仅得了赔款,还狮子大开口割占了酬转国的几处城池。这一战酬转国元气大伤,吴启仕一夕间苍老了许多。百姓的埋怨,李成风的逼迫,让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宋秋萤被救回来的时候血痕累累,面无血色,十指冰凉。燕逸南看着心疼不已,速命蒋温给她医治。他则是昼夜守在她的身边,半步不离。

    “你为何要去盗取军印?”

    “燕王有燕王的顾虑,而我的顾虑是燕王。”

    “若我丢了你,独拥这天下又有何用?”

    秋萤看着燕逸南半晌,“用这道启来换与我的相守,燕王不觉得这样做有些糊涂吗?”

    “人这一生,何必活得那么清醒?”

    秋萤起身抱住燕逸南,她相信他的话是真的。他与她经历了那么多,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信他呢?她流着满足的泪,他的温度,他的心跳都让她觉得安心。她承认他爱上了他,即便是最后辜负了他,她也要让他活下去,好好的活在去!

    爱是没有错的,错的是造化……

    ------题外话------

    周一了,这篇文早就写了。只可惜在本子上没时间发,以后会定期更新哒。希望大家喜欢(卖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