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话 死讯蹊跷,大局为重
    这几天楚歌笑一心扑在田事上,如今田事将尽,她才回府,此时她正伏案绘图。案上的书堆得高过她的头,这些都是她昨晚细阅过的。想不到这些书并不比她看的兵书简单。

    “少主,这是探子送来的密信。”

    楚歌笑接过凝眉手中的纸条,展开详阅。她虽然面色如常,但微颤的纸条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这虽然不容易察觉,但是并未逃过凝眉的眼睛。

    “少主……”

    楚歌笑这几日除了忙耕田,就是忙训练,刚刚得了空,还要想防洪对策,对浅忆轩的事并未过问太多。但这并不代表对敌国也不闻不问,相反,敌国的风吹草动她时时刻刻都关心着。信上说酬转国捉住了一个盗军印的小贼。原本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信上又说那盗贼像极了宋国医。看到这里,一种恐惧之感在她的心头升起。不管那个盗贼是不是秋萤,她都要弄清此事。

    “备车,浅忆轩。”

    “是,少主。”

    浅忆轩里的石子路没有变,屋瓦也没有变,变的只有那长得半身高的杂草。很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想她上次见秋萤和幻婷时还不是这番荒凉的景象。幻婷的去向她是知道的,那么秋萤的呢?在浅忆轩扑了个空之后,她又驱车去了凌云轩。

    她在路上想了很多谢释信让秋萤去道启国做内线的说辞。然而,她在谢释信那里得到的居然是秋萤的噩耗。

    得到这个噩耗,她并没有回烟雨轩,而是去了花满楼。她知道,有人焦急地等着。幻婷得知此事后哭得很伤心。这些年来都是秋萤和她生活在一起的,秋萤很照顾她。她将秋萤视为亲姐,如今秋萤遭此不测,她怎么能够不伤心?

    “楚国师,秋萤怎么会在采药的时候坠崖身亡呢?她的武功那么好……”

    “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楚歌笑把谢释信给她的解释,说给了幻婷,“这是秋萤的遗物。”

    幻婷认得,那是秋萤的衣服。秋萤的味道和浓重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深深地绞割着她的心。

    “幻婷,别太伤心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国师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她哭了半晌,“国师请回吧,我有些累了。”

    “好,残雪姑娘好好休息。”

    走出花满楼,楚歌笑叹了口气。她不相信秋萤会死,即便是谢释信给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说辞,她也不信!在这件事上,她更相信自己的直觉,若是她的直觉是对的,那么她就更要千方百计的要幻婷深信:秋萤已经死了。以幻婷对秋萤的感情,一旦她知道了那个盗贼就是秋萤,她不会坐视不管的。出手相救,这无异于玩火。现在还不是行动的时候,现在行动一切心血都将付诸东流。

    她不是冷血,也不是因为秋萤喜欢谢释信而趁机报复。她是国师,有很多私人的情感只能搁置在一旁,即便是她与秋萤曾经有着深厚的友谊。她是分得清轻重的人,正因为分得太过于清楚,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她比较冷血吧。

    走在这条老街上,楚歌笑在想:秋萤为什么要去盗取军印。这是谢释信致使的计谋无疑,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明明自己想好了对策,他还派秋萤去,他是不相信她吗?楚歌笑苦笑,她对他的心意怕是连一个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他呢?百般的猜疑,百般的不信任。凡事只有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他才安心,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果然,这么多年,他还是未把她当做自己人。

    越是想得多越是心痛,罢了,她也不再多想。谢释信还真是一个让她头疼的人。本打算到田里看一看的,可见天色已晚,她便回了楚府。

    回到楚府时天已经黑透了,在这个季节,这个时辰天是不应该黑这么早的,只因为此时的天,阴了……

    ------题外话------

    夜深了,晚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