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话 一国之主,为民允诺
    勤合国

    楚院天项榭

    望着无际的水面,晚风吹拂着楚天项的衣角。渔火重重之处一张稚嫩的小脸又浮现在他的眼前,勾起他无限的回忆。

    “父亲,夜深露重。更何况这勤合国是建在水上的水国,夜里潮湿气重,还是快些回房吧。”

    楚天项只是望着水面出神,半晌,“凌渊,你今年二十八了吧?”

    “是的父亲。孩儿二十八了,若凌霜还在也该有十六了。”

    “十二年了,为父望了十二年的江面了。”楚天项感慨,“走吧渊儿,我们回天项居。”

    聚贤阁

    “吕王,天承国攻下玉瓦国后天下即成四国并立之势。这几年天承国东征西战兼并各国,领域不仅越来越大,气势越来越盛,已经严重威胁到我勤合国。若不想出对策,恐怕……恐怕来日勤合江山是要拱手让人了。”国相丘云帆说。

    “本王也知道天承国与勤合国必有一场恶战,本王并不是那贪生怕死之徒,怕的,也就是这勤合的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吕城烟说着,眼中多了几分怜悯。

    “吕王莫要自扰,臣相信家父定一会想出一个上策来减少战时之苦。”楚凌渊安慰吕城烟。

    吕城烟看了看楚天项,自打他进了聚贤阁行过礼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眉目间忧思浓重,双目倦态眼角余泪未干。很明显,昨晚他一夜未眠,未眠的原因吕城烟也是知道的。要想让楚天项重新振作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楚凌霜。这么多年他也是吩咐人去找的,只是他并未想找到她,所以他也并未追得太紧。

    不想找到楚凌霜的原因很简单,一旦找到她就意味着自己要娶那个女人为妻。一个素未谋面,没有一丝情感基础的女人,他要怎样面对?这样的婚姻于她来说是牢笼,让他苦不堪言。他所向往的是青梅竹马,哪怕是一见钟情那种很不靠谱的不着边际的情也比这样的好。他开始埋怨父亲当年的决定——指腹为婚。这是何等可怕的词啊,爱本是自由的,而他自己……可当他再一想到勤合的百姓……罢了,谁让自己是勤合的王呢?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的事先议到这里。众卿请回,本王想与楚国师单独谈谈。”

    吕城烟送走众人后关上了阁门,转身上前跪在了楚天项面前。

    “使不得,使不得啊。”楚天项也跪下来扶吕城烟。

    “国师,不论是按年纪还是按辈分,这都是使得的。家父早逝,这几年多亏楚国师勤合才得以安民。如今楚国师有烦心事,城烟定全力相解。国师,本王明日就再加派些人去查找,即便是搜遍八荒,翻尽九州也定会把楚凌霜找回!”

    吕城烟说的声音并不大但字字有力,楚天项看着吕成烟一阵阵感激之情荡击着他的心。

    “吕王大恩臣无以为报,愿为吕氏基业鞠躬尽瘁!”

    吕城烟听着楚天项这样说也算定了心,他的话让楚天项定了心楚天项的话也让他定了心。他站了起来,也扶起楚天项,“楚国师放心,凌霜之事本王一定尽力尽力。”

    送走楚天项,吕城烟推开窗子,站在这勤合的最高点,勤合之景尽收眼底。

    勤合是一个建在水上的国家。三面环山,虽然土地有限,农业资源短缺,但是开放的勤合人想到了商贸。说实话,商业是勤合的命业,商贸一断勤合也就不攻自破了。虽说勤合国一直以来都还算太平,但勤合国并不是一个没有危机意识的国家,多年屯下的粮食,即便停了商贸也能撑着勤合国三年如一。

    看着水面上来往的船只,看着百姓安居乐业,有一天这繁华的景象会被战乱取而代之,勤合在战争的铁蹄下惨遭蹂躏……一想到这儿吕城烟阵阵心痛。他所心痛的不是江山的断送,而是勤合的百姓。勤合一灭,百姓将何处安身?父王临终时有言,“勤合可灭,民不可不安。”在勤合有一个古老的风俗,就是临终人的遗言是神圣的,后人一定遵从。平常家的儿女子孙尚且如此,更何况他是勤合的君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