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话 艺貌双全,将军倾心
    在秋萤被燕王带回道启国国都的同时。据说酬转国的名楼‘花满楼’来了一位俏丽佳人,国中的贵族不论老爷还是公子都慕名而来。

    华丽的台上,一位半掩面纱的女子正翩翩起舞,那女子步伐轻盈如蝶亦如蜓,每每回眸都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声。

    舞罢,那女子刚刚站定,花妈妈就走了上来。说她是个妈妈,其实就是一个二十六七岁女子而已。柳叶眉,勾魂眼,玉脂手,莲花步,风韵无限。

    “今天是我们残雪姑娘第一次见客,残雪姑娘只卖艺不卖身……”

    “即便是不卖身,能与如此佳人一起弹琴赋诗,欢唱共饮一夜,那也不枉今生在这世上走这一遭啊。”还未等花妈妈说完,台下便有一位手持红梅折扇,一身紫锦长袍带着浓重胭脂味的少年高声说到。

    “只卖艺不卖身,弹琴赋诗听小曲儿?花妈妈,这恐怕不应该是花满楼应该有的吧?”一位身着墨绿罗衫,腰系翡翠带身形微胖的小眼男子说到。

    少年不语,眼睛斜着瞪那男子,似乎在鄙弃他的低俗。“花妈妈,残雪姑娘的第一夜我包了。”少年的声音又高了一阶。

    “小娃娃,这可不是说包就包的,得拿出点儿实在的。”一位衣冠华贵的半旬老头说着就将一沓银票拍在茶桌上。

    “就这么点儿钱也有胆来逛花满楼?”一位瘦弱的青布衫男子说到。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是个家丁,在替坐在身旁的那位红袍爷叫号。只见他两手一拍,身后一位品级更低的家丁递上一个布袋子,打开袋子向桌子上一倒尽是些白花花亮闪闪的银子。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位身着白色绸缎袍,外披红色绣花祥云黑缎斗篷的中年男子。此人红唇皓齿,浓眉白面,步伐稳重。他既有文臣的秀貌又有武将的气势。右眼角下的一颗泪痣引得持红梅折扇少年的关注,他微微转身向台上的乔残雪使了一个眼色,残雪会意地点点头。

    “呦,这不是吴大将军吗?”花妈妈说着从台上下来急步跑到吴启仕面前,“吴将军来这花满楼,有什么吩咐?”

    “听说花妈妈这里来了一位俏丽佳人儿,所以过来看看。”吴启仕的目光落在台上那位半遮面纱女子的身上,“花妈妈,是她吗?”

    “正是,正是。”

    吴启仕瞥了一眼花妈妈道:“‘自古便是女儿心,配黄金。女儿的真心,要用黄金来配,岂是尔等这些破银烂纸所能交下的?”说罢,只见他食指一挥,从花满楼外走进来两个抬箱子的小厮。说是小厮,但这两个人穿的是无比华贵,相貌清秀。

    引得少年暗自叹道:都说酬转国多美男,今日一见想必这“美男国”说的应该是吴府而不是酬转。

    这两个小厮进了楼内把箱子打开,满堂之上无不起座惊呼。一箱的金子,怕是要闪瞎了人的眼睛。少年感慨:好你个吴启仕,不仅好色,还如此贪婪。想必这酬转国每年的朝贡有不少都入了他的口袋。一箱的金子啊,快抵得上我三年的朝奉了。

    “花妈妈,这些金子够我包残雪姑娘几天呢?”吴启仕早已走到台上拉着残雪的手轻轻亲吻。

    “哎,既然吴将军这么有诚意,我花蔷也不能无情不是?这箱金子我先收下,吴将军在这花满楼里的费用就从这里面扣。什么时候用完了,我会提前通知将军。”还没等吴启仕回答,花妈妈就让伙计们把金子抬了下去,生怕晚了一步吴启仕会反悔一样。,

    吴启仕搂着残雪的肩,与她一起上了楼,少顷,大堂内便听到了琴箫和鸣。少年嘴角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见事情进展的差不多,他便不声不响地出了花满楼。街角之处少年展开折扇扇了三下,只见一辆马车驶来。少年上车后便听见那眉清目秀的车夫问到,“少主,我们去哪儿?”好一会儿才从车里传出回应,“楚府,烟雨轩。”

    “是。”车夫应到。

    他扬鞭策马,马车冲出了街巷,消失在那灯火阑珊之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