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话 半路相救,怜人得爱
    天承国的事我们先放一放,道启国秋狩结束,大队人马正走在返程之路上。

    “俊凡,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燕王,我们这事快刀莽山了。据说这莽山险崖颇多,堪称一大奇景。”萧俊凡又补充道,“更奇的还不是这景色,莽山中有个莽寨,那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美女如云,才是众多。”

    “停!护驾!”萧俊凡突然大喊,众士兵毫不怠慢,快速列队保护燕王,萧俊凡则拔剑策马上前。

    “你是何人?敢在此阻了燕王的去路,好大的胆啊!”萧俊凡见那人趴在地上不动便下马查看。“怎么是个女的?”萧俊凡喃喃自语,然后马上回报。

    燕逸南移驾上前,下马俯视。只见此女眉清目秀,口若朱丹,虽然白皙的脸上有多处划伤,但看得出她是个美人。她眉头紧皱,睫毛浓密好似蛱蝶的羽翼,扑进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不禁将她抱起。

    “燕王小心。”

    “她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有行刺的可能吗?”话虽平淡,但却带着怒意,“快请蒋国医给她瞧瞧。”

    蒋温看过那女子的伤势后回报,“燕王,此女伤势甚重,有多处断骨,需要一个稳定的地方医治。”

    “离这里最近的只有莽寨了。先把受伤的女子安置在我的马车上,我们去莽寨。”

    “燕王……”

    “萧将军,你会那么蠢让一个断手断脚的人来杀人吗?”

    “救人要紧。”燕逸南静思片刻,“传命,就此扎寨。”

    蒋温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将那女子筋脉重新搭接起来,有用了一天的时间把她的骨头恢复原位。见蒋温从营帐中走出燕逸南便忙问怎样。

    “臣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以后就要看她的造化了。可即便她醒了若想完全恢复,也只有回到国都才行。”萧俊凡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燕王这样一问只好将剩下的话咽回去。

    马车里,燕逸南静静地看着那女子。不只是怎的,看着她他的心里很疼。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个又一个问号坠在他的心上,越坠越重,越坠越重……

    莽寨风景如画,走过的女子个个都是皓腕酥手,身姿婀娜,男子更是衣冠楚楚,风采逼人……若是平时燕逸南一定会好好欣赏一番,但他遇见了她,现在他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也是莽寨唯一一家客栈——藏仙客栈,刚刚到客栈,燕逸南就命蒋国医给那女子医病。

    蒋温从未见过伤得这么重的病人,他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将她的断骨接好。蒋温退出病房向燕王回话,“燕王,臣已经尽力医治那女子,过些时日就会醒过来。”

    “已经完全医好了?”

    “这……”降温犹豫片刻,“命是保住了,但此女伤势甚重。若想完全恢复,还需上好的药材慢慢调理才是。”

    “那我们就即刻启程回国都。”

    “燕王,此女来历不明,就这样贸然将其带回,依臣看来实在不妥。”燕逸南刚刚作出决定,那个反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燕王,萧将军此言不无道理,不如待那女子醒来,问个清楚再做决定。”蒋国医显然支持萧俊凡的看法。燕逸南看了看萧俊凡又看了看蒋温,“忙了许久,想必国医也饿了。给他备些茶点。”此话一出,算是默许了。

    三天过去了,燕逸南每天都会去看望那女子,见天也不例外。

    “水,水……”那女子昏迷中低声要求,燕逸南赶快到了些温茶给她喝下,用过水后那女子睁开了双眼。

    “姑娘感觉如何?”

    “很疼。”那女子皱着眉头,表情很是痛苦。

    “快叫蒋国医来。”燕逸南又不忘安慰她,“你别急,你的伤势很严重,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恢复的。敢问姑娘芳名?”

    “宋秋萤。”

    秋萤?这是有多么悲惨的身世,才叫得出如此悲凉的名字啊。燕逸南心中又不禁作痛,虽然她来历不明,但是他却生出想要保护她的想法,想要保护她到天荒地老。但他是一国之君,万万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想到这里,他遍收起了那份对她的心疼。

    “燕王,老臣来迟了。”蒋温一面行国礼一面请罪,然后赶忙上前瞧病,半晌对燕王说:“回燕王,此女的命是保住了。”

    “若想完全医好她就只能带回国都是吗?”看似在问蒋温,实则他是在问他自己。他也是有所顾虑的啊。他不想她受伤,想要保护她,像是动物的本能一般。然而,他又是一国之主,一个国家的担子都在他的肩上,他在为难。

    “燕王,此女身份不明,带进国都恐有后患。”萧俊凡刚刚进来就听到了燕王的问话,看到燕王紧皱的眉,他猜出了燕王的顾虑,及时出来解围。见燕王并未反驳,他也明白了燕王的意思,径直走向那女子。男女有别,更何况她又是燕王如此在乎的人。他站在了一个既可以看清她的表情又不失礼的地方。

    “姑娘,我们保护的这位并不是一般人,而是道启国国主,因此不敢大意,望姑娘体谅。”见女子点头,萧俊凡又道,“请姑娘告知芳名。家住何处?还有遇到了什么事情竟伤得如此严重?”萧俊凡并不是一个会拐弯抹角的人。

    “小女姓宋名秋萤,家住莽山北麓。几年前父母过世只剩下我一人。从小受父亲淘染研习医术。那日拂晓,小女攀山采药,遇到几个彪汉。他们收上山采药要交钱,小女不想生事便往山下逃。那几个彪汉见小女有几分姿行非礼。虽说小女有些功夫,但却不是他们的对手,出手反抗不成,被他们打下峰顶便不知世事了。”秋萤见萧俊凡不语又忙道,“小女不敢对恩人撒谎。”

    她眼中含泪,甚是委屈。萧俊凡也不好再说什么。蒋温听来虽说相信,但他又不全信,闭口不言才是上策。

    “事不宜迟,今日回都。”半晌未说话的燕逸南开了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