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话 用计求人,诱惑为先
    九曲石子路的两侧满是盛开的鲜花,蛱蝶翻飞,汩汩清泉泠泠作响。这里的水榭楼台不亚于楚府的。绕过石屏便见到了浅忆轩。只见宋秋萤一边读书脚下一边研磨着药草,而段幻婷则在一旁练字。

    “幻婷姑娘的书法真是越来越好了。”楚歌笑站在段幻婷身边赞叹道。

    “不知国师前来,怠慢之处请多担待。”幻婷一边说一边起身行礼。

    “幻婷,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会儿过来是有事求你,何须给她行礼!”宋秋萤瞟了眼楚歌笑,提起草药篓走出了浅忆轩。

    见秋萤出去楚歌笑也不客气,找个地方便坐了下来。

    “幻婷这些年过得可好。”

    段幻婷为楚歌笑倒茶的手顿了顿,“何为好?何为不好?”她将茶端给楚歌笑,“多年前我四处行乞,忍饥挨饿,虽过得不好但却自由。如今我锦服华裳过得虽好但却没有自由。前者与后者相比哪个好,那个不好,楚国师也分不清不是吗?”

    “虽然分不清好与不好,但是从你的回答中我可以确信你并不满意现在的生活。”楚歌笑呷了口茶,“若我有能力让你想过的生活,你愿不愿意?”

    段幻婷看着她,猜测她话中的意思。

    且不说楚歌笑与段幻婷二人,宋秋萤在院中摆弄着草药,远远地望见一个人由远及近。

    “真是巧啊,国师就在里面,快进去吧。”

    “在下并不是来找楚国师的,而是来找宋国医的。”

    “找我?”

    “是,谢王传您在万芳园会面。”

    “有劳了。”秋萤擦了擦手,跟着侍者走了。

    万芳园外侍者退去。宋秋萤独自走了进去。园中山石巍峨,碧池清流。亭台楼榭散布于碧树中,但毫无杂乱之感,布局得体而又富于变化,错落有致。园名万芳可园中并无花,谢释信有言:花在心中姹紫嫣红……

    走过一段竹屏便来到一个大温泉边,此泉名为洲月泉,谢释信说,浸在此泉中犹如在洲月怀中。雾气笼罩着泉面犹如仙境。秋萤在泉边走,四处张望寻找谢释信的身影。

    “萤儿。”秋萤耳畔响起谢释信那魅惑的声音,她的腰被一双冰冷的手抱住不能挣脱,“萤儿,我想你。”

    “谢王,您是君,我是臣,君臣有界,请庄重些。”秋萤想挣脱,却怎奈何得了谢释信抱得更紧。

    “你比我更想越界,不是吗?”说着谢释信用双唇含住她的耳垂儿,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温泉之上云雾缭绕,荣秋萤坐在谢释信的怀中,垂下的小腿浸在温暖的泉水中。她伸出手想去抚摸谢释信的脸,却被谢释信抓住,好一会儿才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秋萤笑了,可看得出她那是苦笑。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位置,当年鲁洲月也曾摸过他的脸。她多想她也能那样做,如今她做到了,可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秋萤起身离开了谢释信,“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去做?”

    “知我者,莫若秋萤也。道启国国君燕逸南,每年都会到绿山秋狩。现在他们已经返程,预计明日寅时会到莽山。你要做的就是趁这次机会接近他,并得到他的信任。这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下一步我会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传达给你。”

    “就这么简单?”

    “不,这并不简单。让他不惜一切地相信你,你也要不惜一切才行。”谢释信吧最后四个字咬得特别重,秋萤听得出他的弦外之意。他并不看秋萤,“这期间我也会暗中派人手给你创造机会,协助你得到他的信任。但适当的时候也不免不了上演一些有生命危险的戏码。”

    “你就这么舍得我?”

    “舍得!”谢释信回答得干脆利落。

    “如果换成鲁洲月,你也舍得?”

    “可你并不是洲月。”

    他的回答就是那么现实,他确切地告诉她:她是她,洲月是洲月。即便是洲月的替身她也不配做。

    “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会答应的。”谢释信胸有成竹地说,“此次计划成功之后,我必会娶你为妻。其实这件事并非只有你能做,王凝眉也做得来,但我更希望那个人是你。好好想想吧,只不过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谢释信那冷俊的脸上划出一丝邪恶的笑,独自走远了。

    谢释信知道别人需要什么,他会施舍给你让你看到希望。但他又不舍得把全部的希望都施舍给你,他还要给你添一丝危机感。带着危机的希望是最诱人的,这最起码对秋萤来说很是受用。谢释信,真的很吝啬。

    “不论我答不答应,王后这个位置对于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它不属于我。”秋萤喃喃自语,即便是骗局她也要放手一搏!这样想着,秋萤眼中闪过一丝坚毅的光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