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话 话说天下,为国谋计
    天承国集英殿

    “如今天下即成四分之势,只要我们将道启、酬转、勤合三国攻下,便可完成我天承大业。”谢释信呷了口茶说。

    “谢王,老臣认为应先率兵攻打勤合国,虽然距离较远,但却是个蕞尔小国,在兵力上我们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攻下他们简直易如反掌。”鲁建城捋了捋胡须胸有成竹地说。

    “不可!”楚歌笑出语打断,“我说鲁大将军,叫你一声武将,你还真的配得上莽夫二字。”楚歌笑有意嘲讽他。

    “你……”鲁建城自然听得出她的意思。

    楚歌笑并未打算松口,“除了生下一个貌美的女儿外,我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成就。我差点忘了,鲁洲月已逝多年,你还有什么?”

    “歌笑,连一个已去之人也不放过,你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谢释信显然动了怒,不然,他手中的茶杯也不会被攥的作响。见他这样楚歌笑也不好再提,她不是怕他,而是不想让他伤心。她虽未见过鲁洲月但是这么多年听到的有关她的故事也不少,她知道谢释信深爱着鲁洲月。

    鲁建成气得胡子直翘,但也只能从牙缝中挤出“请楚国师指点”几个字罢了。

    楚歌笑哈哈一笑,“如今不能攻打勤合国的原因有四。第一,勤合国虽然地小人寡,但国君吕城烟是个爱民之人,并深得百姓爱戴。国心齐,胜万敌。第二,勤合国地处桂迷岭并掌控着龙门关,这两个都是易守难攻之地,强攻下它实在不易。第三,勤合国国师是‘神策先生’楚天项此人既有运筹千里之智,也有披甲挂帅之勇,极难对付。第四,这些年我国四处征战,粮草物资消耗很大。我军并不能撑到打下勤合国的时候。”楚歌笑摇了摇红梅团扇,“以我看来,应先攻打酬转国。都知道酬转国是军队大国,但是是酬转兵权却握在大将吴启仕手中。”

    “这和攻打酬转国有什么关系?”

    “前些年酬转国国主李成风年幼,处处受制于吴启仕。想来那傀儡国主的日子并不好过。如今李成风羽翼初丰,兵权之争不会太远”

    “你说了这么一堆,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攻打酬转国。”鲁建城听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

    谢释信在一旁听着并未说话,但他嘴角勾出一丝得意的弧度,很显然他了解了楚歌笑的用意。

    楚歌笑心中暗叹:莽夫就是莽夫,做什么事都是只讲蛮力的。她看了一眼谢释信,谢释信朝她点了点头。楚歌笑缓缓开口,“鲁将军,有句古话说的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兵权之争定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我们只要趁机夺得军印,那酬转国也就不攻自破了。”

    “那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军印呢?”鲁建成迫不及待地追问。

    “现在我们要做的并不是想怎样得到军印,而是想办法把兵权之争的主控权掌握在我们手中。”楚歌笑慢条斯理地说。

    “那要怎么做?”鲁建成继续追问。

    “等。”楚歌笑只抛出一个字。

    “等?要等多久?”

    “三年。”楚歌笑斩钉截铁地说道。

    “三年?莫不是楚国师技不如人,故意在此拖延时间吧。哼!老夫可没时间浪费在等上。谢王,老夫告退。”说罢,鲁建城向谢王行过礼后忿忿而去。

    “以你的实力打一仗根本用不上三年的时间,说吧,这三年里你打算干什么?”谢释信望着窗外问到。

    楚歌笑走到窗前“你心里只有鲁洲月,记得她曾经的一颦一笑,一行一言,而我,即便说了很多很重要的话你也并未听个残言片语。”

    谢释信从身后抱住楚歌笑“卸甲种田?”

    谢释信只是猜测而已,可是转念一想便露出一丝浅笑。三年的准备并不只是为了攻打酬转国,想必其他两国她也是想在两年内攻下的。多年的战争对天承国的损耗并不小,天承国与勤合国之间必有一场恶战,很有可能是持久战。君子报仇,十年尚且不晚,三年于他谢释信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楚歌笑想的比任何人都多,看的比任何人都远,这点谢释信不得不佩服。楚歌笑这个人很重要,他要想尽办法锁住她的心,最起码在统一大业完成之前要锁牢。

    “怎样才能将兵权之争的主控权掌握在我们手中?”说实话,这一点不只是鲁建城没明白,他也没想好对策。

    “我刚想说此事,我要向你借一个人。”

    “谁?”

    “天承国国花,段幻婷。”

    谢释信思量片刻后微微一笑“准了!”

    看着楚歌笑离去的背影,一双鹰眸忽然一亮,受到到楚歌笑的启发,他想到了一个对付道启国的计策。虽说楚歌笑深谋远虑,事事不需他来操心,但是身为天承的国主,他还是要做点什么的,毕竟这对于坐稳以后的高位还是有益无害的。

    “鲁将军是一国之将,百军之首。少主刚刚那样讽刺他,真怕他会……”凝眉对刚刚那幕心有余悸。

    “鲁建城是老,但他并不糊涂。在谢王眼中,我的价值比他高。如今鲁洲月已死,他没了拉拢谢王的筹码,断不会轻易来伤我。”

    “真替少主不值,少主对谢王一片真心,可他眼中看到的只有少主的价值。”

    也许这就是情到深处吧,楚歌笑苦笑着,“走吧,我们去浅忆轩。”

    “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