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话 设宴庆功,歌笑表心
    大战告捷,楚歌笑率军回朝,谢释信大设宴席举国同庆。

    楚歌笑沐浴更衣,一支碧玉簪将她如瀑的长发挽起。脱下战袍,换上一身紫色曲裾。那紫色更是将她骨子里的高贵气质显露无遗。夜风过境,衣袂微摇,发丝微起。一柄红梅团扇轻摇,款款入席。

    “今日能灭掉玉瓦国是楚国师的功劳,本王在此敬国师一杯。”说罢,谢释将酒一饮而尽。

    先王曾说过,光复霸业无楚歌笑不可。楚歌笑虽是一介女流,但可以带兵征战,而且战无不胜。众将士虽对她有成见,但也不得不承认她过人的头脑和胆识。二八年纪已是天承国的国师,她既是最年轻的国师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国师。

    “这只是一个小战而已,充其量也就是个热身。而谢王在此大设宴席,如此铺张浪费实属不值。”楚歌笑并未给谢释信台阶下,将酒饮尽,放下酒杯,“这酒臣也喝了,宴也算是赴了,若谢王别无他事,臣就回府了。”还未等谢释信开口楚歌笑便摇扇而去,款款而行时向席中使了个眼色。

    在天承国能与谢释信这样说话的只有楚歌笑一人,能敢与谢释信这样说话的也只有楚歌笑一人。

    楚歌笑来到东园,正值杏花盛开之季,阵阵杏花香,徐徐夜风情。楚歌笑嗅着空气中诱人的薰衣草香微微一笑,“走吧。”

    “是,少主。”一个身穿白缎对襟衣,下着青花罗裳裙的粉面少女跟了上来。

    突然一个人从杏花林中窜出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只见那人上穿黑色打短,下着黛色长裤,一条红色流苏带收腰,绑腿打紧。白面红唇,玉指纤瘦。

    “宴会之上为何那般无礼?”话一出口,火气十足。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想秋萤姑娘不会不清楚吧。”楚歌笑淡淡地说。

    秋萤一怔,为了一场小仗而大设宴席并不是谢释信的作风,经过楚歌笑这么一说,她才想到今天是望日。一丝愧疚划过心头,但仍故作势气,“我多次见你不把谢王放在眼里,这次我是来警告你的,若你以后还敢对谢王无礼,我定要你好看。”

    “哼。”楚歌笑轻笑一声,“秋萤姑娘,国师与国医虽然是一字之差,但在谢王眼里孰轻孰重想必你也是清楚的。”

    没错,国师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更何况是楚歌笑这样出色的国师,更是可遇而不可求。虽然秋萤是国医但也无法比拟,确切的说是没有什么可比性。她的地位即便是秋萤有着国医和御用刺客的双重身份也无法撼动的。

    “为了谢王,搭上我这条命又何妨?总之,我希望国师这是最后一次。”宋秋萤说完便转身而去。

    “秋萤姑娘,谢王眼里只有江山……”看着秋萤远去的背影,楚歌笑把没有说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曾几何时,她们还是最好的姐妹。一切都因谢释信,她们两个人都爱上了他,也都想独拥他的爱。结果就是现在的样子,熟人见面,分外陌生。

    楚歌笑瞥了一眼那刚刚跃过梢头的一轮圆月,心中感叹:今晚又是一个难度的夜。

    楚府烟雨轩

    楚歌笑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汗珠不断地从脸上滚落。皓齿早已将她的下唇咬破,腥咸的味道在嘴里涌动。

    “若是真的痛就叫出来吧。”凝眉将楚歌笑抱在怀里,“快,快去把谢王找来。”

    侍女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你请他来作什么?我能有今日还不是拜他所赐。”雪白的深衣早已被汗水浸湿,楚歌笑双手抓着胸口,恨不得将她那如蝼蚁撕咬的心掏出来。生不如死,莫过于此。她想寻个死法一死百了,她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凝眉的怀抱朝烟雨轩的门撞去,正巧撞到了匆匆赶到的谢释信。

    谢释信紧紧将楚歌笑搂在怀里,“歌笑,忍一忍。”一句“歌笑”似乎让她安静了不少,疼痛再次袭来,楚歌笑想反抗却被谢释信紧紧抱住无法挣脱。也许是女人的力量天生就没有男人的大;也许是挣扎了许久她早已没有了力气;也许是这个怀抱实在是来之不易,总之她没有再继续挣扎。

    过了子时,楚歌笑渐渐平静,呼吸也平和了许多。谢释信抱起她向床榻走去,将她放在榻上盖好被子,又顺了顺她凌乱的头发才想转身离开。刚转身便有一双手将自己搂住“你本来就很清楚,即便我没有吃你的‘食心丸’我也会卖命于你。”

    “我知道,但是卖命的长短我并不能保证。无保证是一种危险,为了排除危险我当然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你若背叛我,我便毁了你。”

    楚歌笑虽然心痛,但仍不肯松手,“原来你已经不相信爱了,可你当初明明那么爱鲁洲月……”楚歌笑似乎明白了,“原来你对爱的信任已经随鲁洲月一起埋葬了。”

    “拥有爱情的人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隶,爱情是最廉价的交易。”谢释信掰开楚歌笑的胳膊,丢下一句,“你累了,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楚歌笑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泪如雨下,两腮的胭脂泪滴落在白色锦衣上绽成朵朵梅花……谢释信,你可以不相信爱,也可以不爱我,但却阻止不了我爱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