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话 竹居相见,此生何求
    “你怎么还没走?”

    “不是我没走,使我走了又回来了。”

    “既然已经走了,你干嘛还要回来?”

    “凌渊说这竹居有人住,我想一定是你在这里。”吕城烟看着雪谣半晌,才开口,“你离开勤合真的是为了躲我吗?”

    “是!”雪谣不带一丝犹豫。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躲着我?”吕城烟不明白,明明好好的两个人,为什么回了一趟勤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喜欢王城中的生活,城墙太高太厚,就像是一座笼,困得我要窒息。与其作一只华笼中的百灵,不如作一只郊林里的野雀!”雪谣说着半真半假的借口。

    “你不想嫁给我,也是这个原因?”

    “没错。”

    “你这完全是杞人忧天,你我成婚之后我会赦令让你自由出入……”

    “你是勤合之主,与你成婚就不会有自由!”

    “那我就不做这勤合的……”

    “王”字还没有说出口,雪谣的一巴掌就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脸上。雪谣并没哟用太大的力气,但是症后虚弱的她打完了吕城烟就像是散了力一样想要跌倒,还好有桌子撑着,不然她一定会跌在地上。

    “你记住,你只勤合的王!你的身上寄寓着勤合子民的希望,你的肩上挑的是勤合百姓的担子!我希望以后你再也不要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雪谣抬头看着吕城烟,“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纵他的身份在高贵,亦入不了我的眼!”

    看见如此虚弱的雪谣,吕城烟心中慌了,他觉得自己刚刚就像是个混蛋,“好,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他走近雪谣扶着她,“雪谣,你这是怎么了?”

    吕城烟并不是傻子,前后想一想也就猜出来了,“你这是因为异症?”

    虽然是个问句,但是却带着肯定的语气。见雪谣并没有回应什么,他就知道是他猜对了,他没想到此次病发竟然如此严重。

    “雪谣,和我回勤合吧。”看着如此虚弱的雪谣,他决定把她带回勤合。

    “我不会和你回去的,你要我说多少遍才会懂?”她气他的执着,也感动于他的执着。

    “我什么也不懂,我能懂的,就是去照顾你。”

    “城烟,异症无解,我命飞逝,生年无多。”雪谣泪如决堤,她不想告诉他。离开他是不想让他看到命终的自己,可若不告诉他,他就不会放下心中的执念,“城烟,长痛不如短痛,时间久了,你会淡忘我的。”

    吕城烟明白了,明白为什么雪谣不想和他成亲,也明白了为什么雪谣要离开勤合,离开他。只是因为她时日无多这个答案让他心如刀绞,泪拆两行。

    他看着雪谣良久才开口,“若是这样,那我就更加不能放你走!”

    雪谣吃惊他的执着,“吕城烟,我无法与你白头偕老!”

    “那我只求你的余生有我携手。”

    “不,这样做你的余生会更加痛苦,我不能这样自私!”

    “不是的雪谣,用我的余生去回忆你的余生,是我最大的幸福!”

    雪谣凝视着吕城烟,她心里的最后一丝坚定荡然无存,“城烟……”

    两人就在竹屋中拥着,雪谣的累不止,她更多的是感动。一个人能够用余生来缅怀她,她此生何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