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话 自有其理,神草部落
    吕城烟和楚凌渊还没等进入竹林就把楚天项跟丢了。

    “国主,我们怎么办?”

    看着这密林吕城烟思量片刻才说,“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就把这密林找上一遍,如果还是不见他们的踪影,我们也就只能回去了。”

    “凌渊明白。”

    “对了凌渊,方才你说雪谣是为了躲开我才离开勤合的?这是为什么?”

    “回国主,这个臣也不知道。这都是家父和臣说的。”

    “楚国师?”

    “嗯,家父还说舍妹的离开和她的异症也有着莫大关系。但是凌渊愚钝,实在是想不通这三者有何联系。”

    “既然是楚国师说的想来自有其道理。我们先找到他们,等我们找到了他们,把这一切都问清楚,也许疑问就迎刃而解了。”

    虽然吕城烟是这样说的,但是他还是在心中将这三者反反复复联系了一遍,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推出个合理的想法。但这既然是楚天项所说的,其中一定是有着联系无疑,只不过是他忽略了什么才没能将他们联系起来。

    吕城烟心中暗暗感叹:看来真的是要找到楚天项他们,才能解开谜题了。

    凌云轩中谢释信正撑额冥神。

    “谢王,清茶已经煮好。”凝眉将茶盏轻轻放到桌案上,她见谢释信还在冥神中,不想留在这里打扰他,转身就往外走。

    但是她刚一转身就被一只大手钳住了手腕儿,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跌进了谢释信的怀中。这一幕让她想起了在雪国的那一次,脸色微变。

    “你就这么怕本王?”

    “谢王乃是龙中真命,自有威严,任凭谁都不敢触那龙威。”

    谢释信贴近凝眉的香腮,深深地嗅着那芳馨,“这薰衣草的味道果真非同一般,比本王这凌云轩的熏香都好!”

    “谢王玩笑了,贫俗之气怎能比得上凌云轩的香韵。”

    谢释信掰过凝眉的脸与他对视,“此言差矣,神草落的酋长御香怎会是贫俗之气?”

    当听到“神草落”三个字时,凝眉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僵住了。

    谢释信很满意凝眉的这种反应,“当年先王灭了神草部落时,本王能求他留下你这么个种子,也就不怕你日后会来报复!”

    凝眉的心漏了好几拍,慌忙退出谢释信的怀抱,伏首跪在地上不敢与之对视,“凝眉是忠心追随谢王的,从未萌生过谋反之意!”

    看着瑟瑟发抖的凝眉谢释信心中大悦,他最喜欢看别人如此怕他。谢释信能有此举完全是想要惩罚凝眉一下,那天竟然敢在他手下救人,忤逆了他,他当然要让她付点代价了。虽说是让她付出一点代价,但是他现在还不会要了她的命,毕竟在他眼里凝眉还是有价值的。

    “你起来吧。”

    凝眉早就吓破胆了,哪里还敢轻易起来,仍是伏在地上没动半毫。

    “难道你还想让本王过去扶你不成?”

    “凝眉不敢!”凝眉吓得腿软,费了好一会才站起来,蹑手蹑脚地站在谢释信身边。

    “你那边怎么样了?”

    凝眉知道谢释信所问何事,换了思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没有找到少主,但是楚天项和吕城烟都已经有动向了。”

    “那结果呢?”

    “楚天项不愧是个老狐狸,不仅没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还把他跟丢了。”

    凝眉并不掩饰这次失手,楚天项何等人?如果是从他身上得到的情报想来谢释信也不敢信。

    “嗯。”

    凝眉知道谢释信在等她的下文,她也不多卖关子,“不过吕城烟就显然没有楚天项那般有警惕性,一直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那就盯死吕城烟!”

    “凝眉明白。”

    ------题外话------

    之前有两话因为赶时间没校对就发了,在昨天已经校对好了(也许会有错别字,给大家带来不好的阅读体验真的很抱歉)猛然间发现竟然有一个人收藏了我的作品,激动了好久,毕竟没有宣传,没有拉票还有人能发现我,并且认为我写得大体上还过得去,是值得开心的。这也是对我的鼓励,我会继续用心写文不辜负大家的期望。今天高考第一天,两科考试已经结束了,有高考的朋友要早点休息哟,元气满满地迎接明天的考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