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话 归期可待,被人觊觎
    自打凌霜离开之后,除了前几天吕城烟来送凌霜未果而受了打击发泄了一通怒火外,这天项榭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缕晨阳透过窗纱斜射进天项榭,楚天项正在伏案闲读。

    “国师。”

    “什么事?”

    “外面的眼睛撤了一半之多。”

    听到这个消息楚天项放下手中的书简,看来这些人是来盯着楚凌霜的,一种不祥之感在心底浮了起来。

    “有没有凌霜的动向?”这个时候楚天项行最担心的就是楚凌霜的安危。

    “回国师,凌霜姑娘所到之处都是一些人迹鲜至之处,她至今还没有安定下来。”

    “这样也好,一直行动着总是不容易被人盯上。”楚天项捋了捋胡须,“一定要跟紧她,若有变故第一时间来报。”

    “是。”只见此人从怀中找出一封信函,“国师,这里有一封给您的信函。”

    楚天项接过信函,看了看上面的落款,并没有急着拆开,“对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凌渊了,你让玄天机帮我查一下他的下落。”

    “是。”

    见那人离去,楚天项才拆开那封信,信上只是简简单单的十二个字:谨遵师道,游踪将既,归期可待。

    楚天项微微一笑,转身将信函扔进了火炉之中。背手临窗,心中泛起惆怅:这玄天机该由谁来继承呢?

    雪谣在溪边打水,隔着溪流对岸有一片翠竹林。总是一路奔波并不是她所愿,如今寻得一处妙所,雪谣甚是开心。

    “就这里吧。”

    雪谣翻过流溪,走进竹林。翠竹拔地而起颇有参天之势,竹密无径如同天然屏障,正合雪谣之意!

    清晨入林,行至骄阳中天之时才觅得一处竹屋。走进竹屋,尘埃将小屋封盖,但是用具齐全。雪谣掸了掸桌几上的尘土,呛得咳嗽了几声,看来打扫这里是要花上些功夫了。

    “你们出来吧。”雪谣放下包袱。

    “凌霜姑娘。”果不其然在门外闪出两个黑衣人。

    雪谣早就发现他们两个了,只不过是不知道他们是天项榭外的眼睛还是她爹派来的人。经过一路试探,他们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她才确定这些人应该是他爹的人。

    “回去复命时不要告诉我爹我已经安定下来了。”

    听雪谣这样一说,那两个人面面相觑,见此情景也看得出来,他们显然是很不想对楚天项撒谎。

    “其实我早就发现你们了,我既然能够发现你们,就有办法摆脱你们。”见他们没说话,雪谣也不气不急。

    这两个人自然是听得出雪谣的意思,如果他们和楚天项说了实话,她就会逃离他们的掌控范围,他们就不能再保护楚凌霜了。这一点并不是楚天项的初衷,两人心底盘算着,四目相视时,他们的想法已经心照不宣。

    雪谣看着两个人的表情,也是明白他们会照自己说的去做了。这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她孤身一人安全方面还是得考虑。从她出了雪国,这一路走来她也已经感觉到自己一直都被人觊觎着,途中的夜袭事件,还有天项榭外的眼睛,这些都是她不得不小心的理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