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科学与玄学
    ..修真原理

    4.

    “程浩,你又在胡吹大气,说梦话了。”

    另外有一伙人从校门里走出来后,听到程浩说的话后,鄙夷的看了眼程浩。

    “我说你,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是属于玄学的时代,只有傻子还整天把科学挂在嘴巴。你要明白,科学那一套东西,现在已经完全不管用了好吗?”

    程浩倔强的抬起头,看着来者不善的这群人。

    程浩认识这些人,为首说话的那个大胖子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学校里的一霸,名叫宋承志。

    并且这些才十几岁的少年,已经成为典型修真文明时代下,完全被新教育制度塑造出来的新时代学生。

    他们只崇尚玄学,对科学完全是嗤之以鼻。

    这其实也很正常,他们这一代人,当初科学昌盛的时候,他们才五六岁,大都还处于不懂事阶段。

    而在他们懂事之后,就面临世界大变,科学毫无用武之地的局面,又面临全新的玄学教育。所以会这样只崇尚玄学,视科学如垃圾,就再正常不过了。

    反倒是程浩这样,依然坚定支持科学,视科学如宝物,反倒成为了另类中的另类。

    因为另类,这使得程浩在学校里极为不合群,也因此成为其他学生经常欺凌的对象。

    对此,程浩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然而倔强的他,却完全没有屈服,面对咄咄逼人的宋承志,程浩抿着嘴道。

    “不是科学不管用,只是旧有的机器在暗能量环境下失效罢了。

    “只要能用科学的方法,把暗能量的结构模型解析出来,弄清楚暗能量对能量转化的干扰数据模型,那么就可以重新制造出可以在暗能量环境下正常运转的机器!”

    看到程浩那不屈的倔强眼神,宋承志感到一阵烦躁,直接叉腰怒斥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什么暗能量,那叫做灵气!”

    程浩却坚定道:“灵气就是暗能量的其中一种,西方世界的魔力也是暗能量的一种,这是我爷爷研究出来的结果!不管灵气还是魔力,都不是什么神秘不可测的事物,是可以被科学解析的!”

    看到程浩一如既往的说着他那些科学谬论,宋承志不耐烦的一脚踹过去,把程浩整个人踢翻在地。

    “什么科学解析,灵气是神圣的,只有修真者可以从中感悟天地之道!怎么可能被凡人解析!你上课都白学了吗!”

    程浩被踢倒在地,却也没有还手,只是坚强的重新站起来,嘴上仍然冷冷的说道:“没有什么东西是神圣不可染指的,在科学领域,只要存在的一切事物,都是可以被探索研究的。”

    “狗屁!”宋承志又是一脚把程浩踹翻在地,“科学只存在于无灵气环境!充满局限性!只有在修真大道上感悟天地真理,才能以人类之躯去探索大道!”

    程理痛苦的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但仍然倔强的看着宋承志,冷冷道:“修真大道有自己探索真理的方法,科学体系同样也有自己探索真理的方法,这并不冲突。修真者常言,大道有三千,你怎么知道,科学体系就不是这三千大道的其中之一?”

    “荒谬,一个在有灵气环境下就完全失效的破玩意,也敢自称大道?也就你这种垃圾,才会对科学那破玩意念念不忘!”

    更多人跟着宋承志上去一脚又一脚的踩着程浩。

    但是程浩只是抱着头,蜷缩着身子,任凭他们怎么脚踢,只是保护自己的要害部位,仍然不停的说道。

    “科学是正确认知世界的一种方法,是研究宇宙运转规律的一种态度!

    “科学是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真正能客观认知事物的体系。

    “科学是唯一可以被凡人掌握,让凡人去探寻宇宙真理的大道!

    “只有科学能去伪存真,让我们真正看清这个宇宙究竟是什么样子!”

    然而,程浩所说的这些话语,最终都淹没在周围人的嘲笑之中,淹没在那拳打脚踢之中……

    “呸,你就抱着你的科学滚回垃圾堆里去吧!”

    在程浩奄奄一息,已经说不出话之后,宋承志等人纷纷从程浩身上跨过去,然后带着一脸嘲弄的表情,趾高气扬的离去。

    在宋承志一行人离开后,周围路过放学的学生,却依然没有一个靠近程浩。

    一个个仿佛像躲避瘟疫一样,纷纷从程浩边上绕走,还不时发出一些嘲笑的声音。

    “这程浩还真是个傻瓜,都什么年头了,还死抱着科学不放。”

    “是啊,幸好我们伟大的‘真人’心存仁慈,在净化之战后,就赦免所有世人,也不跟凡人计较这些科学谬论,不像西方奥林匹斯国度那样,把科学斥为异端,任何讨论科学的人,都会被直接公开烧死。

    “像程浩这种整天把科学挂在嘴边的人,在西方国度早就被烧死了。”

    “我们伟大的真人跟西方那些伪神不一样,真人们志在大道,只会着眼于天地,哪会在意我们这些凡人说些什么。

    “那是真人们知道科学只不过是伪道,根本不会成气候。真人对科学的态度越藐视,就越说明科学的确只是奇淫技巧罢了。像西方国度那样认真去抓捕科学为异端的,已经证明他们自己不够自信,在大道探索上,已经输给我们修真大道一筹。”

    “行了行了,我们快点走吧,虽说真人们不禁止我们讨论科学言论,但跟这样的人接触也容易沾染上晦气,还是离他远一点吧。”

    在一群人的嘲笑和议论之中,程浩一点点恢复着自己力气,最终他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在过去十年里,他已经遇到过无数次了。

    然而不管被欺凌多少次,每一次程浩都会执着的把自己那套科学的说辞重新说一遍,即使因此遍体鳞伤,他也完全不在乎。

    最后,程浩拖着满身伤痛,一步步朝着自己的家里走去,在逐渐落下的夕阳中,他那落寞而倔强的身影,在众人嘲笑的目光中,被拉得越发的漫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