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3.第863章 考验、试探、旧友?
    虽然不明白雀灵秋为什么让自己压制境界不突破,但陆鸣还是选择相信雀灵秋,克制了突破的冲动。小说网..!

    因为他无确信雀灵秋不会害自己!

    瞬间将自己的身形隐匿,陆鸣一边警惕打量着四周,一边试图联系雀灵秋。

    但和雀灵秋之间的联系很微弱,而且断断续续的,于是陆鸣没有多想,朝雀灵秋所在的方向潜行过去。

    “咦,炼神草,居然达到了九转,起码有一万年了啊!”

    “我去,明心‘花’,这可是连天人都需要的‘花’,这里竟然有这么多,而且都是万年份!”

    “靠,不愧是凤凰栖居过的地方,果然有雀神草,据说只要火修吞服下去,能让灵根至少提升一个层次,还能有机会异变,不知道真的假的!”

    “……”

    这一路不但无惊无险,陆鸣还发现了很多在修仙传承记忆都实属罕见的‘花’异草,‘激’动不已,哪里会客气,简直大丰收啊!

    不过渐渐的,他感觉有点不太对,虽然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但是感觉怪怪的,貌似太平静了些吧?

    对,是太平静了!

    同为昆仑虚的四灵之一,龙冢被皇极天等人形容得十死无生,凤凰岭算没那么恐怖,也必定是凶险之地吧?

    怎么可能一路平安无事呢?

    甚至连一个生物都没看到。小说网..

    而且算凤凰岭的珍异草遍地都是,之前来那么多人,总应该有被人采摘过的痕迹吧?

    即使他们不懂‘药’理,也不至于那么眼瞎吧?

    所以综所述,这里绝对有问题,大问题!

    难道是什么阵法?

    一念至此,陆鸣立刻停下脚步,一边按原路返回,一边施展阵法天赋,检查四周是否有阵法的痕迹。

    果不其然!

    当他返回到起始点时,视线陡然模糊了下,紧接着他移植到宇宙雏形的那些珍异草全部凭空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被他采摘过一般。

    随后,他特意在返回途标记的记号也没了,连他走过的痕迹也不见了,最令他惊恐的是他的记忆也渐渐模糊、迟钝。

    最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进来时一样,一脸惊叹地欣赏着凤凰岭的景。

    不过……

    “咦,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来过一样?”

    但这个念头只在他的脑袋里闪了一下,被浓浓的好所取代。

    紧接着,随着他的前行,他开始重复之前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怀疑都一模一样。

    这样,他陷入了一个轮回怪圈,周而复始地重复着。

    但不止他一个人如此,他先到这里的人,皆是双眼无神地站在原地,除了临时控制白若溪‘肉’身的雀灵秋和那五个吴悠。

    而在他们身前,哪有什么青山绿水,赫然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应该是秃山血水才对。

    山川破败,巨大骸骨随处可见,漆黑的大地四分五裂,有滚滚血水随之蔓延,不知过去了多少年,仍旧有惨烈的气息弥漫。

    在一座唯一没有崩裂的荒山,有一个保存相对完好的小院子,而此时,化为白若溪的雀灵秋正跟五个吴悠对峙。

    白若溪的脸依旧泛着独属于雀灵秋的冷傲,五个吴悠虽然依旧玩世不恭的嘴脸,但望向白若溪的目光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忌惮。

    不知过了多久,五个吴悠融合为一,方才唏嘘说道:“没想到啊,我吴悠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但既然事情发生了变动,那只能按照变动的来,不知阁下来此什么目的?与我冲不冲突?”

    冷冰冰的话语从白若溪的口传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吴悠也不在意,笑‘吟’‘吟’道:“若我所料不错,你根本不是白家的那个丫头,只不过暂时寄居在她身体里而已,而她是和陆鸣在一起的,也是说,你也应该是和陆鸣一伙的,但我真怪了,陆鸣在那里陷入了‘轮回’考验,你却丝毫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难道你不怕他通不过考验,死在那里?”

    说着,吴悠指向和其他人一同站在凤凰岭边缘的陆鸣,笑容玩味。

    但回答吴悠的,却是一句十分不耐烦的挑战。

    “要战战,不战滚,哪那么多废话!”

    吴悠顿时眯了眯眼,眼底有寒光一闪而逝。

    这个不知来历的‘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不过转瞬间吴悠恢复了笑脸。

    看了看竖立在二人旁边布满裂纹的朱雀石像,似想到了什么,吴悠摇摇头,叹道:“我今天卖你一个面子,但不代表我怕了你,如果你要是再坏我的好事,哼哼!”

    吴悠没有说下去,但意思不要太明显。

    随后,吴悠长袖一挥,一步迈出,再次出现时已然到了那群陷入“轮回”考验的人旁边。

    不过当他看似无意地走到陆鸣身旁时,端坐在小院里的白若溪猛然瞪向他,寒光冷冽,“你敢?”

    话音未落,白若溪的身影出现在陆鸣的身前,一掌拍向对陆鸣意图不轨的吴悠。

    但吴悠好似早料到会是这样一般,先一步飘然退去,大笑着说了句“果然如此,哈哈,哈哈哈”,身影便渐渐消失,彻底离开了凤凰岭。

    如果雀灵秋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了吴悠的计,那她不是雀灵秋了。

    虽然无所谓,但被别人算计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臭小子,你要敢通不过考验,看本神怎么收拾你!”

    雀灵秋狠狠瞪了陆鸣一眼,便身形一晃,重新回到了那个小院子,站在了十分黯淡、布满裂痕的朱雀石像前,眼神不觉得有些唏嘘。

    “没想到啊,你竟然来自这片宇宙,更没想到再相见时,你与我,已是‘阴’阳相隔!”

    “本神不知道你有什么安排,但你应该知道本神的‘性’格,既然被本神遇了,那本神替你做主好了,至于报仇,免了,本神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一个死朱雀身。”

    这时,原本黯淡无光的朱雀石像的眉心处突然亮了一下,好似在回应雀灵秋的话。

    “你还是那个拖拖拉拉的‘性’子,死都死了,还管那些作甚,这么定了!”

    雀灵秋霸气说完,从白若溪的‘肉’身脱离,然后猛然一推,将白若溪送入了朱雀石像内的独立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