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 教训大明星!
    陆鸣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些半神老祖的眼,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广袤无垠的沙漠。

    放眼望去,一片金黄,热气氤氲,仿佛整片沙漠被天上的三个太阳烤熟了一般,没有任何植被,更别提人影了。

    没错,沙漠上方,悬挂着三轮烈日。

    他感受了下,这里的温度,至少在°左右,要不是他拥有火灵根和火灵珠,自带火抗性,恐怕一被传送到这里就成了烤串,还是人肉的。

    确认周遭没有危险,陆鸣连忙布置了一个阵法抵抗高温,这才将钟胖子和白若溪从宇宙雏形中送了出来。

    不过这一进一出,钟萧和白若溪整个人都懵逼了。

    过了好一会儿,这俩人才恢复正常。

    看到四周的景象,白若溪满脸都是好奇,亢奋喊道:“哇,咱们怎么到了沙漠啊?你们快看,天上居然有三个太阳,还辣么大,好神奇……”

    毕竟已经修行了很长时间,所以钟萧要比白若溪淡定得多,眼神古怪地瞅了眼在那里吱哇乱叫的白若溪,又看了看一脸无奈的陆鸣,欲言又止。

    陆鸣自然看出钟胖子想问什么,不在意地笑了笑:“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别憋坏了!”

    钟萧双眼一亮,“那我真问了?”

    陆鸣点点头。

    但钟萧却一秒反悔。

    “咳,我还是不问了,问了也不懂,听了还麻烦!”钟萧似想通了,咧嘴笑道:“反正我只要抱住你这条大腿死都不放手就好啦!”

    陆鸣先是一愣,转念一想才明白钟胖子为什么这么说,不得不说钟萧胖是胖了点,但脑袋是真的聪明,不由打趣道:“你这么胖,万一我带不动怎么办?”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赖上你了!”钟萧嘿然一笑,旋即贴近陆鸣,挤眉弄眼地小声道:“陆哥,白大明星是怎么回事啊?”

    “你认识她?”

    “哥们以前可是正儿八经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不知道娱乐圈鼎鼎大名的白若溪,更何况她还是白家的人!”

    “你想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想知道呢!”

    陆鸣瞥了一眼假装看外面实际上支棱着耳朵偷听的白若溪,无奈一叹,道:“我的白大小姐,别装了,说说吧,你怎么跟过来了!”

    白若溪一脸迷茫地回头,“你在叫我吗?”

    陆鸣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

    装,继续装!

    白若溪突然下巴一扬,傲娇道:“你俩别看本小姐不懂修行,但想要进入这个昆仑秘境,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只是略施美人计,就把昆仑派的一个弟子迷得神魂颠倒,换了他的衣服伪装成守卫,那些能够上天入地的修行者居然都没发现,也真是够笨的……”

    瞧见她竟然眉飞色舞地讲起了偷渡过程,陆鸣顿时一脸黑线,急忙打断道:“我问你为什么要跟进来,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毫无自保的能力吗?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白若溪不服气地呛道:“谁说本小姐没自保能力啦?而且这里哪儿危险啦?”

    “我这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危险!”

    陆鸣随手从天机令中取出一件衣服扔到阵法之外,还没到一息时间,那件衣服就骤然燃烧起来,眨眼间就化为飞灰,这一幕,让钟萧和白若溪惊恐不已。

    “若是没有我的阵法保护,当你被传送到这里的瞬间,就和那件衣服一样,自燃了,若不是我出手,你根本就承受不住传送之力,若不是我及时拉住你,你早就掉下悬崖摔死了,这就是你说的自保能力?这就是你以为的没危险?”

    陆鸣厉声训斥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胡闹,我的五个朋友没能和我在一起,现在生死未卜?既然你跟着古武白家来到这里,想必对修行界有了一些了解,怎么还这么无知任性?你以为这里还是你们白家吗?还会有人惯着你、宠着你、保护你?”

    白若溪俏脸越来越白,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也是越来越湿润。

    她从未被人用如此严厉的口吻训斥过,她也从未想过自己早就经历了几次生死,更没想过因为自己的关系会害了陆鸣的朋友……

    她只是想给陆鸣一个惊喜,想和陆鸣再来一次大冒险,仅此而已。

    “对不起,我……我就是好奇,觉得好玩……”

    “你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好玩,用命玩吗?你觉得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你造成的伤害吗?”

    “你干嘛对我那么凶,我错了还不行嘛,呜呜,我不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嘛,你那么讨厌我,我走还不行嘛!”

    白若溪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朝外走去。

    这时钟萧忍不住提醒道:“陆哥,她也不是故意的,你……”

    陆鸣当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就像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造成的伤害一样,无论她有意无意,都对她自己、对别人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陆鸣必须让她明白,太阳不是只围着她一个人转。

    陆鸣要让她尽快长大,要让她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尤其是在充斥血雨腥风尔虞我诈的修行界。

    否则她早晚会栽大跟头,而到了那时,就晚了。

    “放心,我有分寸,而且她也出不去!”

    陆鸣回了一嘴,然后依旧摆着一张臭脸冷冷望向哭得极为伤心的白若溪。

    果不其然。

    白若溪走到阵法边缘,就怎么也出不去了,无论她用拳头砸,还是用脚踢。

    “你放我出去,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白若溪当然知道这是陆鸣搞得鬼,哽咽喊道。

    “连自生自灭都需要我帮你,你凭什么自生自灭?”

    陆鸣毫不客气地打击道。

    “那你到底要我怎样?”

    白若溪声嘶力竭地喊完,无助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她真的知道错了,可是她能怎么办,她什么都做不了,连死都不能……

    看到她这么伤心,陆鸣知道这已经到了她的极限,如果再说,就不是帮她,而是害她,无奈一叹,朝钟胖子使了个眼色。

    钟胖子心领神会,屁颠屁颠跑到白若溪身边蹲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