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1章 皇不理的刁难!
    “说吧,什么条件你才会去,只要我们能拿出来的,都答应你!”

    这时洪常青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模样看向陆鸣。

    不得不说,洪常青实在是太了解陆鸣了,这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陆鸣有些意外地问:“什么条件都答应?”

    洪常青点点头,“就算你要局座的位置,我也可以给你!”

    “少坑我,我对你的位置,一点兴趣也没有!”陆鸣顿时一脸嫌弃,而后好奇地瞅了瞅洪老头和皇极天,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洪老,皇老,你们二位为什么非要我去啊?”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

    如果只有他们这一届的优胜者才能前往昆仑秘境,那当然情有可原了,但事实上不是,恰恰相反,他们这一届的优胜者,在进入昆仑秘境的人中是修为垫底的,怎么跟那些老天才争?

    而且既然各方势力都有筹谋,他不相信特别调查局和武者协会没有计划,反而把赌注全压在他的身上,毕竟他失踪了半年之久,那个时候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及时出现。

    “因为没你不行!”

    回答他的人不是洪常青,也不是皇极天,而是突兀出现在房间内的一名老者。

    身穿一件灰布长衫,面容不怒自威,正是皇不理!

    看到师兄现身,皇极天很有惊讶,随后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师兄,同为华夏护国神师,皇不理!”

    陆鸣哪能不记得这个坑了自己的坏老头,不过面色不显,恭敬一拜:“小子见过皇前辈!”

    既然是皇极天的师兄,还是华夏护国神师,那么铁定是天人了,他还没蠢到向一个天人兴师问罪。

    “你不恨我让你成了众矢之的?”皇不理直直看向他,突然问道。

    “小子不敢!”陆鸣面无表情地回道。

    “我看不是不敢,是有心无力吧!实话告诉你,老夫是故意的!”皇不理似笑非笑地看着陆鸣,“极天看重你,老夫却不看好你,因为凭你刚才一席话,就根本担不起那个责任,所以要想证明极天没有看错人,证明老夫是错的,你就只有在昆仑秘境中证明自己一条路可走!”

    被人当面这么嘲讽,就算是天人,也不行。

    陆鸣笑了,不过是冷笑:“皇老看重我,是我的荣幸,但我跟你不熟,你看不看好我,关我什么事?而且我为什么要证明自己?我从来没想担当什么重任,又何来证明一说?”

    话音刚落,一股来自天人境的威压骤然扑向陆鸣。

    似乎觉察到了极大的危险,近乎本能地,化龙诀自行运转,一股淡淡的青芒刹那在陆鸣的体表浮现。

    不过没有驱散那股威压,反而引来了更强的威压。

    下一刻,陆鸣脸色煞白,浑身颤抖,仿佛正在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但他盯向始作俑者皇不理的眼神仍旧不卑不亢。

    但不屈服,不代表他会坐以待毙。

    半步元婴的灵道修为和真武境的武道修为齐齐释放而出,凤丹和龙丹更是疯狂运转。

    随着他低吼一声,青龙、火凤两道法相在他的身后浮现,龙啸凤鸣,全力抵抗来自皇不理的天人威压。

    “还不够!”看到他身后的龙凤法相,皇不理眯了眯眼,这般评价,踏前一步,再次加大了威压的力度。

    洪常青和皇极天万万没想到皇不理会突然向陆鸣发难。

    感受到师兄释放出来的天人威压,皇极天顿时一脸担忧,想要出手,但却被师兄用眼神制止了。

    而洪常青则只能干着急,什么也帮不上。

    不过二人不傻,岂能看不出皇不理的考究之意,但一上来就这么猛,陆鸣能承受得住吗?

    陆鸣当然能承受得住,也必须承受得住。

    正所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天人又怎样,他陆鸣无惧!

    不过陆鸣不得不承认,这个老不死的绝对是天人境中的佼佼者,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但连真正的神境威压都见识过,他又岂会怕区区一个天人?

    “奶奶的,一上来就奚落嘲讽,现在又直接以境界压人,之前的账还没算呢,你当小爷是软柿子捏了,既然你跟我玩狠的,那小爷就不客气了!”

    陆鸣眼神发狠,艰难抬起手指指向皇不理,顿时一缕缕外人不可见的乳白色丝线朝皇不理飚射而去。

    窃天术、窃天一指!

    几乎同时,皇不理心头莫名悸动,觉察到了一丝危险,仿佛有什么宝贵的东西正从自己的身上流失。

    但查探己身,皇不理并没有任何发现,也没从陆鸣这一指中感知到任何修为,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要不然区区一个半步元婴,怎么可能给自己堂堂天人带来危险感?

    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会出现幻觉呢?

    一念至此,皇不理当即大袖一挥。

    陆鸣顿时如遭雷击,身体倒飞了出去。

    皇不理散去天人威压,冷哼一声,逼问道:“你刚才对老夫做了什么?”

    陆鸣强行压下上涌的逆血,气笑道:“应该是我问你这句话才对吧?堂堂的天人,竟然毫无风范,对我一个晚辈动手,你就不怕传出去被世人耻笑吗?”

    “哼,老夫行事,何须他人评价,而且老夫若是真要动手,你就不会好好站在这里了!”

    皇不理不屑说完,身形一闪而逝,离去了。

    留下洪常青和皇极天呆愣当场!

    你过来欺负欺负陆鸣,然后就这么走了?

    这不是坑人呢嘛!

    你倒是潇洒离去,我们却得善后,啊!

    “那个……那个我师兄就是想看看你的实力,没别的意思!”皇极天不好意思地看向陆鸣,不过这话说出来皇极天自己觉得毫无说服力。

    “呵呵!”陆鸣回了两个字。

    “……”

    洪常青叹道:“咳,本来是想等你答应去昆仑秘境再跟你说的,现在这样,我就索性告诉你吧,其实我们是想让你在昆仑秘境的一处险地取一样东西,因为只有你有希望能够拿到那样东西!”

    果然有猫腻!

    陆鸣随后问道:“什么险地?什么东西?”

    皇极天沉声道:“龙冢、神龙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