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9章 吴争的猜测!
    武道联盟盛会以一个情理之中又让人意料之外的结果落幕了。

    情理之中,是因为跟往届一样,最后的优胜者,大部分还是出自古武十八家。

    而意料之外,则是因为有陆鸣、铁牛、李成敏这三匹黑马的强势杀出,而且过程跌宕起伏,刺激连连啊!

    尤其是化名为“凌牧”的陆鸣,无需多日,声名必定传遍整个修行界,用“一夜成名”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连斩天火门九名弟子,又在晋级赛中连败钟破天、陆凡两名天骄,最后更是让再次挑战的钟破天主动认输……

    这一系列表现,堪称轰动,风采完全盖过了其他任何一名选手。

    而且,他之前默默无闻,这就更让他的一鸣惊人多了浓郁的传奇色彩。

    几乎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风头压过古武十八家天骄的青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当然,有人是抱着好奇的念头,就有人怀着歹念,譬如被他扫了颜面的天火门、古武陆家、古武钟家。

    尤其是天火门!

    “给我查清楚那个凌牧的来历,胆敢公然对抗咱们天火门,还杀了咱们九名弟子,就算他背景通天,也必须死!”

    天火门临时住处,元婴老者望着门下的弟子,怒声吼道。

    几名战战兢兢的弟子应诺一声,匆忙跑了出去。

    而剩下的弟子则大气也不敢喘,只能露出“同仇敌忾”的凝重表情,如坐针毡。

    这时,坐在元婴老者身旁的吴争笑吟吟说道:“王长老何必这么生气呢,人家又没违反规则,只能怪王达、辰狂他们实力不济,怨不得人家啊!”

    如果是别人,王长老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但说风凉话的是天火门唯一拿到名额的吴争,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王长老还是不悦道:“死人事小,面子事大,如果让那个小崽子活下去,那咱们天火门的脸面何在?”

    吴争懒洋洋说道:“那也没必要动怒,反正他肯定要进昆仑秘境,到时候在里面杀了他不就一了百了了嘛!”

    王长老反问:“说的轻巧,你有把握?”

    吴争耸了耸肩,“连钟破天都败在了他的手上,我可没把握!”

    王长老不由瞪了他一眼。

    不过吴争随后话锋一转,笑道:“不过秘境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且如果想要杀他的人很多,那就另当别论了!”

    王长老老谋深算,哪能听不出他这是话里有话,皱眉道:“此话何讲?”

    吴争眯了眯眼,抛出了个重磅消息:“若我猜的没错,那个凌牧,应该就是陆鸣!”

    此言一出,不单单是王长老神色一震,就连坐在房间里的其余核心弟子也是惊愕不已。

    王长老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你说的是那个陆鸣?你确定?”

    吴争扫了眼在场众人,缓缓说道:“他们可能不知道,但相信王长老应该清楚田不亮是因为什么失踪的,大家都知道我和田兄关系不错,凑巧,田兄把要做的事情告诉我了,所以在田兄失踪之后,我特意调查了那件事,虽没查到田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却有些意外收获!”

    “你们先下去!”听见他提起这茬,王长老连忙打住,驱散了其他人,方才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拿到名额的铁牛,是陆鸣的好兄弟,而在此次武道联盟盛会之前,咱们都收到了消息,知道陆鸣将代表特别调查局出战,但他明明在燕京出现了,却没有参加此次盛会,反而是他的好兄弟参加了,然后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凌牧……”

    说到这儿,吴争不再说了,但意思已然明了:那个凌牧,十有**就是陆鸣!

    王长老不傻,一点便透,眼中顿时涌现出浓浓的怒气,寒声道:“也就是说,田不亮的失踪,也跟那个陆鸣有关系了?那岂不是说……”

    吴争唏嘘道:“应该是死了,如果田兄还活着,如此重要的场合,怎么可能不参加呢,而且我之所以猜测凌牧就是陆鸣,还因为他故意当着咱们的面杀了王达和辰狂,针对之意太明显啦!”

    王长老其实也早就猜到田不亮死翘翘了,又问:“那你说想杀他的人很多,是什么意思?难道除了咱们,还有别人想要杀他?”

    “巧了,就在昨日,我还听说他在燕京杀了雷家的雷炎,而且你别忘了,他为什么会进入咱们的视线,田不亮受了谁的嘱托对付他,还不是因为他在雷泽教秘境搅合了太多势力的好事嘛,而这次进入昆仑秘境,可是有隐门的人啊,再加上那几家,如果让他们知道凌牧就是陆鸣,你说陆鸣会怎样?”

    吴争随后感慨道:“虎狼环伺,换成是我,那就只有死翘翘的份啦!”

    “可若那个凌牧不是……”

    “他必须是!”

    王长老和吴争对视一眼,狞笑道:“你说的对,他就是陆鸣,不是也得是!”

    ……

    与此同时,钟家落脚点。

    “破天,你真是糊涂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咱们钟家不但没拿到五个进入昆仑秘境的名额,还拿出两个名额给了别家,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你让我怎么向家主交代啊,你……你还笑得出来,你真是气煞老夫了!”

    钟家元婴老者在大厅内来回踱步,气得不要不要的。

    但钟破天依旧不动如山,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二伯,你要再这么晃来晃去,我可就要头晕了!”

    这句话不但没有安慰钟南庭,反而让钟南庭气得胡子都抖起来了。

    钟破天见状哭笑不得,只好实话实话道:“好啦二伯,跟你说实话吧,就算再拿出两个名额,咱们也不亏,因为我的枪道即将圆满,如果我想,随时都可入元婴!”

    钟南庭猛地看向钟破天,激动道:“此话当真?”

    钟破天点点头,笑道:“真得不能再真。我虽然记不起在神仙境里发生了什么,但能够让我有如此收获,不用想也能猜到是凌牧的功劳,所以我欠他一个人情,得还,而且,我跟他很投缘,觉得他是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咦,他也给我很亲近的感觉,就好像,我们认识一样,真是奇怪!”

    这时一直装空气的钟胖子钟萧忍不住喃喃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