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5章 悍勇!
    陆鸣如此不要脸,在钟破天看来却是“男儿当如是”。

    既然自己厉害,那么怎么夸赞自己都是理所当然的,谁让自己确实厉害呢!

    钟破天爽朗笑道:“哈哈,我好久没有打得如此痛快了,咱们继续!”

    话音未落,钟破天的身影已然掠至陆鸣的身前,出枪迅猛,或刺、或挑、或扫,仿佛“破天”已经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如臂驱使,隐隐摸到了人枪合一的门槛,让陆鸣看到了他对枪道的热爱、执着、甚至是病态的痴迷。

    虽然无论钟破天如何攻击,陆鸣都能游刃有余地躲开,但他能够预想到,以钟破天对于枪道的天赋和痴迷程度,早晚一天真能达到“有我无枪,有枪无我”的人枪合一境界,到那时,也就是钟破天踏入真武境之时。

    其实钟破天所谓的武道神境,是介于宗师境和真武境之间的过渡阶段,起初陆鸣也以为神境就是真武境,等到他真正踏入真武境,才知道神境的真面目。

    神境,只不过是肉身突破了桎梏,但所追寻的武道却并没有达到极致。

    唯有将自己的武道走到了这一阶段的“极致”,方才能够更进一步,真正迈入武修的大门,成就真武,方位武修!

    “看在钟胖子的面子,还有你的这份执着,我就免费帮你一个忙吧!”

    陆鸣很欣赏钟破天这类人,难免动了恻隐之心,突然大喝一声,道:“拿出你最强的枪法,否则你必死无疑!”

    话语间,陆鸣周身气势大变,一股舍我其谁的无敌之势扩散而出,顿时让钟破天惊愕不已,如临大敌。

    隐藏在不知何处的皇极天和另一外老者瞧见这一幕,原本索然无味的脸上不由变了变。

    皇极天的师兄,同样是道教这一脉的弟子皇不理眸光微微一亮,“有点意思!”

    皇极天也是有些意外,没曾想这小子居然偷偷摸摸踏入了真武境,咧嘴笑道:“师兄,别着急,会越来越有意思的!”

    ……

    “原来你之前一直藏拙,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钟破天赞叹一声,不过神色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决然道:“‘破天’已出,我便把生死置之度外,枪在,人在,枪亡,人亡,无论你多么强,唯战而已!”

    “这是我阅尽无数枪法,自创的一门枪术,也是我如今最强的攻击,同这杆枪一样,名为‘破天’,共七式,但我如今只创出第一式‘悍勇’,钟某不才,献丑了!”

    大笑着说完,钟破天用枪尖划破手掌,然后用布满鲜血的手掌稳稳攥住枪身,刚毅的脸庞随之流露出悍不畏死的决然,最后缓缓闭上眼睛。

    当睁开双眼的一刹那,一道枪芒陡然绽放,仿佛穿越了时间、空间,转瞬便杀到陆鸣的面前。

    感受到枪芒中蕴含着的破釜沉舟之势,陆鸣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凝重之色,一记霸拳果断轰出。

    砰!

    不出所料!

    一声震天响,钟破天连人带枪如炮弹般倒飞了出去,而钟破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煞白,但一口逆血,生生被他压了下去。

    钟破天握住“破天”的手掌依旧牢固,脚掌重重一跺,不但硬生生扛下了陆鸣这一拳,还借着陆鸣的一拳之力,以更快的速度杀向陆鸣。

    匹夫不死,唯战不退,方位悍勇!

    这,便是钟破天领悟的枪道!

    这,便是“破天”七式的第一枪——悍勇!

    陆鸣自然看懂了他的枪道,很是欣赏,但手下却未留情,一记更有力量的霸拳再次轰出。

    噗!

    这回钟破天飞出去的距离更远,也再难压制,终于一口逆血喷出。

    但他握枪的手掌没有丝毫颤抖,纵然衣袖被庞然大力完全震碎。

    他额头青筋毕露,猛然大喝一声,再一次冲向了陆鸣。

    但结果……

    砰!

    砰!

    砰!

    一次次被轰飞,一次次爬起来继续进攻,仿佛他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超级顽强。

    但再强的生命力,再打不死的小强,也终究有力竭、死的时候。

    不知第几次被轰飞,钟破天单膝跪地,想要借着长枪重新站起来,但身体已然不听他的使唤了。

    而此时的他,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不但衣衫褴褛,脸色也是惨白如纸,两条手臂更是血肉模糊,就连“破天”也是布满了裂痕,连人带枪,皆是遭到重创,濒临死亡。

    不过钟破天的眼眸依旧战意高昂,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没有不甘,只有不服输。

    反观陆鸣,仍然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淡淡道:“认输吧,再打下去,你会死,真的死!”

    “我说……过,枪在,人在,枪亡,人才亡,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两字,只……有‘生’和‘死’!”

    钟破天此时连一句完整的话说得都很艰难,可想而知他脱力到什么程度。

    陆鸣闻言内心感慨不已,但嘴角却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冷笑道:“呵呵,那我就送你去死好了!”

    这时,观看这场战斗的皇极天不由出声道:“师兄,这个钟家的小子还真是一根筋,虽然在‘神仙镜’里很难被杀死,但如果他一心求死,那就不一定了,咱们要不要出手……”

    未等皇极天说完,皇不理瞥了他一眼,哼声道:“以你的眼力,不会看不出来陆鸣那小子下如此狠手的真正用意吧?就算他一心求死,陆鸣又怎么可能真的下杀手?”

    皇极天讪讪道:“可怕就怕他一根筋嘛!”

    皇不理淡漠道:“那死就死吧,为了自己的道而死,不冤!”

    就在皇极天师兄弟闲聊之时,陆鸣已经掠至钟破天身前,凝聚了滔天拳意的拳头猛然举起,然后骤然落下。

    面对如此无匹的一拳,钟破天自知不敌,但不敌又如何,难道就束手待毙吗?

    不,我要反抗,纵然结果仍是一死,但我也要战着死!

    不知哪来的力气,钟破天豁然站起。

    “破天”枪同时颤抖起来,仿佛在回应主人的决心。

    “破天第二世,武勇!”

    钟破天低吼一声,手握长枪,悍然刺出。

    武道漫漫,心若磐石,千败不挫,为……武之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