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1章 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不得不说,王达确实有嚣张跋扈的本钱。

    二十五岁,修为便达到半步元婴的境界,这在修真界都可堪称骄子,也从另一方面证明地球虽然没落了,但仍旧底蕴十足,或许比不了修真界,但至少现在来看也没差太多。

    王达手持赤红宝剑,一股狂傲无边的剑意便油然而生。

    “受死吧,小崽子!”

    王达大喝一声,猛然一剑斩向陆鸣。

    与此同时,辰狂浑身杀意沸腾,两柄弯刀脱手而出,划出诡异的弧度,直取陆鸣下盘。

    但下一刻,关注此战的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王达这一剑剑气如虹,仿佛要把整座战台劈成两半一样,气势无匹,但赤红剑气即将斩在陆鸣的身上时,却戛然而止,就好像方才的泼天威势只不过是大家的幻觉。

    可那不是幻觉。

    那怎么剑意剑气剑势会突然消失了呢?

    答案很简单:陆鸣出手了。

    陆鸣踏前一步,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赤红宝剑的剑尖。

    同时陆鸣踏出的这一步,力若千钧,将由阵法保护的战台地面都踩出了裂纹,掀起的气浪更是将辰狂的两柄弯刀直接震飞了出去。

    一步,一夹,便拦下了两大半步元婴的全力一击,这画面,不要太震撼!

    “怎么可能?”

    感知到被陆鸣双指夹住的宝剑拔不出来,王达脸色狂变,心中第一次出现慌乱的情绪。

    “这就是你的剑道?不咋地嘛!”

    陆鸣摇了摇头,戏虐地看向王达,而后双指发力。

    随着咔吧咔吧声响起,赤红宝剑寸寸断裂,竟被陆鸣用手指轻易掰断了。

    王达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身体更是倒飞出去。

    明显是宝剑被毁反噬己身,让他遭到了重创。

    不过就在这时,辰狂不知何时来到了陆鸣身后,接住震飞的两柄弯刀,欺身而上,朝陆鸣的头部和后心斩去。

    但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就在辰狂以为自己这一击志在必得时,陆鸣鬼魅般转过身来,朝他微微一笑,然后抬起右脚,看似缓慢,实则迅疾无比地踹了出去。

    砰!

    辰狂还没来得及反应,健硕的身躯便如炮弹般射了出去,狠狠撞在战台四周的防护结界上,然后和王达一样,一口逆血不受控制地喷出,脸色刹那惨白,软绵绵倒在了地上,难以站起。

    辰狂感觉自己全身像散架了一样,五脏六腑都仿佛错位了般,剧痛无比,但他此刻全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用惊恐的眼神瞅向站在战台中央的那道修长身影,说不出话来,但心中却无比笃定地嘶吼着:“他是真武境,他绝对是真武境!”

    战斗来的过,去的也快,但结果却完全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两个半步元婴修士打一个,居然被人家给秒杀了,这特么不会是假的半步元婴吧?

    原本等着看陆鸣如何惨死的李长山、铁步刚等人均是瞠目结舌,被陆鸣的生猛吓坏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撂下的狠话,李长山不由咽了口唾沫,讨公道,这尼玛还怎么讨公道?

    铁步刚更是心慌不已,早就没了找陆鸣报仇的心思,只想离这个狠人远远的。

    而公孙丽、钟破天、普释……这些种子级选手,望向陆鸣的目光终于多了一抹重视。

    那是只有遇到劲敌才会有的待遇!

    不过要说感受最深的,还数站在同一站台上的几人。

    “我不会眼花了吧?他……他居然秒杀了王达和辰狂,这是真的吗?”

    “这尼玛也太生猛了吧?”

    “刚才我质疑人家,他不会记恨我吧?我……我害怕!”

    特别调查局的三名选手面无血色地喃喃着,不单单是被吓的,也是被方才的攻击余波给弄的。

    圣雪宫的四名女弟子也是花容失色,望向陆鸣的眼神如见神魔,唯有月华还算震惊,毕竟她知道这个男人的真正身份,不过握剑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陆鸣没有在意自己造成的震撼场面,笑吟吟地看向王达和辰狂,“你们不是要折磨我吗?不是要杀了我吗?来啊,怎么不动手了?”

    “怎么,不会想要投降了吧?你们别忘了,你们可是天火门的弟子,你们要投降了,那天火门的脸往哪放啊?你们以后还怎么面对同门啊?”

    “一定要考虑清楚啊,我可是为你们好!”

    杀人诛心,不外如是!

    王达确实想要投降,但听他这么一说,不禁有些犹豫了,因为他说的没错,之前说出那么多狠话,如今却像个懦夫一样选择投降,别说以后会遭到各种白眼,自己心里这一关就过不去,那么自己的大道也就算断绝了。

    这是骄傲的王达无法忍受的。

    辰狂倒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但大道断绝,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

    就在这时,天火门那位元婴老者沉声喝道:“王达,辰狂,你们别听那小子的话,他是在毁你们的道心!”

    而后,那位元婴老者怒视向陆鸣,毫无掩饰自己的威胁之意,怒吼道:“小崽子,你好歹毒的心,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们天火门从今日起,都会与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吗?

    呵呵,其实我与你们天火门,早就不死不休了!

    陆鸣眼神戏虐地望向那位元婴老者,没有说什么,也无需说什么。

    下一瞬,一抹寒光骤然从陆鸣的身上掠出。

    唰唰!!

    随着两声细如蚊呐的摩擦声响起,王达和辰狂神色一僵,一道血痕渐渐在他俩的勃颈处浮现。

    砰砰!!

    紧接着两颗头颅重重摔在地上,正是王达和辰狂的人头。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神秘青年,居然敢当着天火门众人的面,瞬杀了天火门的两名种子级选手。

    而且是在天火门元婴大能出言威胁之后……

    这尼玛是要翻天啊!

    但陆鸣看都没看王达和辰狂人首分离的尸体一眼,依旧笑看向天火门的那名元婴修士,耸了耸肩,用毫不在意的语气回道:“那就如你所说,不死不休好了!”

    全场惊怖!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