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9章 君子,还是小人?
    突然失去四名助力,让本就势单力薄的杂牌军更加相形见绌。

    之前鼓舞气势的青年万万没料到陆鸣不但袖手旁观,还拉住了己方的三人,愤恨不已,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暂时不去理会陆鸣这个胆小鼠辈,率领剩下的六人杀了过去。

    不过他早已将陆鸣记在了秋后算账的小本本上。

    但他们不仅仅人数处于劣势,修为也是参差不齐,更是毫无默契,只靠着拼劲面对两大古武门派的十一名杰出弟子,哪有不败之理?

    果不其然!

    只一个照面,就有三人血溅当场,根本来不及说出“投降”二字,就被天火门的其余弟子施展火系法术烧成灰烬,命丧当场。

    除了那名青年仗着大成宗师的境界没有负伤,余下三人皆是受到重创。

    直到这时,他们才醒悟能够被古武门派看中的弟子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哪里还有侥幸心理,急忙大喊“投降”,堪堪避过火系法术,被传送出了战台之外。

    大势已去,那名青年满脸的不甘心,但最后也只能选择投降,被淘汰出局。

    不过关注这处战台的众人,没有人瞧不起他,反而对他肃然起敬,处境如此艰险,他还敢直面两大古武门派的弟子,不是谁都有这份勇气的。

    而陆鸣和那三名临阵退缩的选手,自然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尤其跟那名青年一对比,简直是修行界的耻辱。

    “临阵脱逃,害死我们的师兄,我们燕子门跟你们没完!”

    “我们千秋派也跟你们不死不休!”

    “杀了这几个懦夫!”

    “……”

    那三名死者所在的势力愤怒嘶吼,其余人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是极度不善,顿时让那三个被陆鸣拉住的青年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但陆鸣却相当平静,好像压根就没听见那些骂声一样。

    这时,离开战台的那名青年转头瞪向陆鸣四人,厉声喝道:“我虽然不认识那三位死去的兄弟,但与我同生共死过,就是我李长山的兄弟,你们害了我的兄弟,我日后定会找你们讨个公道!”

    一瞬间,李长山的形象在众人眼中又高大了许多,就连一些古武十八家的长辈对他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有了收他入门的打算。

    陆鸣瞥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感慨,“还真是好算计啊!”

    随后,陆鸣看向脸色很难看的三人,笑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很羞愧?”

    三人顿时没好气地看向陆鸣,心想你还笑得出来,你还好意思问,这不都是你害得吗?

    要不是你拉住我们,我们怎么会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如果你们真觉得羞愧,那我只能说你们太天真了!”陆鸣自然看出他们心中所想,摇了摇头,叹道:“那个李长山,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知道凭借自己的修为,不会很快落败,这才蛊惑你们跟他一起去打必败的仗,然后等事不可为,再选择投降,其实他压根就没想通过这一轮,只是利用咱们来抬高自己,达到扬名立万的目的,可以说,那死去的三人,只不过成了他扬名的工具而已,这回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拉住你们了吧?”

    其中一人反驳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啊!

    陆鸣无语道:“我说了,他们就会信吗?恐怕不但不会信,反而会认为是我在为自己的胆小开脱吧?况且这一轮的规则只允许剩下八人,既然他们注定要被淘汰,我为什么还要拦着?”

    能够被特别调查局选中参加这次武道联盟盛会的人,没有人是傻子,被陆鸣这么一点,其实早就猜到自己真可能被李长山算计了,但还是有些怀疑陆鸣的话。

    不过未等他们继续追问,天火门和圣雪宫的弟子围了过来。

    王达冷笑着看向他们四人,道:“呵呵,你们还挺识时务的,不错,我可以不伤你们,但你们还站在台上总不是个事吧?你们不会等着我请你们下去吧?”

    陆鸣也笑了,瞥了这个嚣张家伙一眼,然后瞅向圣雪宫的五名冷艳女子,缓缓道:“我和你们圣雪宫有旧,不想伤你们,你们先退后,商量一下哪个弟子放弃进入下一轮的机会,然后告诉我!”

    此话一出,不单单是天火门和圣雪宫的弟子震惊不已,就连站在他身旁的三名特别调查局的选手也是错愕不已。

    他的意思岂不是说,八个晋级下一轮的名额,没天火门什么事,被他和圣雪宫的人对半分了?

    他凭什么敢这么说?

    圣雪宫核心弟子月华柳眉微蹙,她根本不认识这个相貌平平的男子,不过瞧见陆鸣如此淡定,不禁清冷问道:“你认识谁?”

    陆鸣微微一笑,暗中传音道:“鬼婆婆,还有玄冰宫的蓝仙子蓝可盈!”

    月华脸色顿时一震,猛然想到了什么,传音道:“你是……”

    陆鸣点点头,“还请月姐姐替我保密哦!”

    月华狠狠瞪了陆鸣一眼,旋即一挥手,领着四名一脸迷茫的师妹退到一边,真就准备作壁上观了。

    这一幕,不由让王达和辰狂脸色阴沉下来。

    虽然他俩不知道这个小子跟月华暗中交谈了什么,但既然月华被他说动了,足以说明他真的跟圣雪宫有什么关联。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

    即使圣雪宫的人不插手,就凭这四个渣渣,还能打得过己方九人?

    “我说你怎么这么镇定,原来是有所依仗啊!”王达深深看了陆鸣一眼,而后问道:“月仙子,你真想好了?那咱们之前的协议可就作废了?”

    月华清冷道:“他确实是我们圣雪宫的一位故人,不过我们不会帮他!”

    意思很明显,她是选择两不想帮了。

    陆鸣本就没想圣雪宫帮忙,但怎么感觉月华言语间好像对自己有些敌意呢?

    而王达要的就是她这句话,随后下巴微扬,蔑然道:“我们天火门,从来不杀无名之人,报上你的姓名吧,我们也好通知你的亲人,给你……收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