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3章 天火门、田不亮!
    陆鸣之所以没有前往特别调查局总部,不是他不想,而是在去雷家的路上,他就已经跟洪常青通过了电话,是洪常青让他别过去的。

    而且洪常青还让他在武道联盟盛会举行之前保持低调。

    因为现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特别调查局总部,洪常青不想他提前暴露,准备拿他当杀手锏使用。

    但如果让洪常青知道他一回来就把古武雷家的雷炎给灭了,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说好的低调呢?

    ……

    不过说实话,他也懒得知晓其中的尔虞我诈,他现在可谓是归心似箭。

    乘坐特别调查局特意安排的私人飞机,几个小时陆鸣三人就抵达了宝鸡县。

    与和尚、马大力见了一面,陆鸣三人便往白山村的方向赶去。

    不过就在他们三人到达距离白山村一公里的位置,陆鸣突然停了下来,耳朵动了动,眸光随即寒了下来。

    “小陆,怎么不走了,我可是听说你在韩国很风流啊,不会是心虚了吧?”

    雷洪涛挤眉弄眼地调侃道。

    雷傲也是有些意外地看向陆鸣。

    “有人在前边!”

    陆鸣此时哪有心思搭理不正经的雷洪涛,快速说了一句,便身形一晃,潜行了过去。

    雷洪涛和雷傲闻言双眼一震,看来是有情况啊,连忙跟了上去。

    果然,当他们接近,便看到十几个人正聚在白山村的村口,其中有两名身穿印有火焰图案长袍的老者就在陆鸣布置的隐匿阵法前徘徊。

    一眼认出那两名老者手中拿着的破阵法器,陆鸣不用想也猜到了那两名老者想要干什么。

    破解他的阵法!

    就在这时,一个同样穿着火焰长衫,留着一头红色寸发的英俊青年眉头皱了皱,不耐烦地喊道:“还没破开?”

    二老保证道:“少主,这里布置的阵法是复合阵法,而且品阶起码达到了六品中阶的水准,虽然我们二人是阵法大师,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破开的,不过少主放心,只要再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我们一定能够找到阵眼,进而破阵!”

    “还需要一天时间?”红发青年眉头皱得更深了,转过头看向身旁一个身披斗篷的人,问道:“陈兄,你确定这里有灵脉?”

    “千真万确!”那人沙哑道:“而且就算没有灵脉,咱们不也得攻破这里嘛,毕竟是那位大人的命令!”

    红发青年眸中有忌惮之色一闪而逝,而后喝道:“不能强行破开吗?”

    二老对看了一眼,方才认真回道:“三名元婴修士合力,或许有可能攻破这个复合阵法,不过怕就怕这只是最外围的阵法,一旦里面还有杀伐阵法,元婴修士可能无恙,但元婴以下的修士,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老夫还是建议寻寻渐进,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危险!”

    “真是麻烦,没想到一个世俗界的小子,居然还是一个阵法大师,我说你们血神殿怎么栽在了那小子手上!”红发青年玩味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斗篷男,而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郁闷道:“快点破阵吧,本少可没心情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

    听到那边的对话,陆鸣猛地看向那个身披斗篷的神秘人,双眼一寒,喃喃道:“原来是血神殿的人!”

    这时雷傲小声道:“若我猜得没错,这些人,应该是古武门派天火门的人!”

    陆鸣转头看向雷傲,“你确定?”

    雷傲点点头,指了指那些人的穿着,解释道:“天火门,是十八家中九大古武门派之一,他们的入世弟子,都会穿印有火焰图案的服饰,而那个一头红发的青年,应该是天火门的核心弟子或者亲传弟子,因为只有修炼了天火门的绝学——神火诀,头发才会自然而然变成血红色!”

    随后,雷傲不解道:“就是不知道天火门怎么跟血神殿勾结在一起了,奇怪!”

    这时雷洪涛不屑道:“管它什么天火门、血神殿,居然跑到这里撒野,他奶奶的,就一个字,干!”

    陆鸣笑了,不过是冷冽的笑,“雷大哥说得对,那就干他们!”

    下一刻,陆鸣撤去伪装,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几乎同时,红发青年等人感知到了他的存在,齐刷刷望向他。

    当看清他的面容后,身披斗篷的男子厉声喝道:“是你,陆鸣!”

    “还有你家雷爷爷!”

    雷洪涛蹦了出来,一脸傲然地扫向他们,直接替陆鸣回答了。

    雷傲自然也现身了,不过没像雷洪涛那么嘚瑟,眼神肃杀地盯着斗篷男。

    上次的血仇,雷傲是万万不会忘的!

    红发青年打量了陆鸣三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定格在陆鸣身上,玩味道:“你就是那个陆鸣?”

    陆鸣不答反问:“你是何人?”

    红发青年突然大笑道:“哈哈,原本以为你一直躲在里面当缩头乌龟,没想到你竟然在外面,还这个时候回来了,啧啧,真不知道是本少运气好,还是你倒霉呢?为了对你这个将死之人表示尊重,本少就让你知道知道是谁杀的你,本少乃是天火门的天才,是注定要声振寰宇的绝代天骄,田不亮,是也!”

    说到最后,红发青年下巴微抬,嘴角上扬,满脸的骄傲。

    但这话停在陆鸣三人耳中,却是好笑之极。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请问,脸呢?

    “天不亮?我还夜不黑呢!”雷洪涛大睁着眼,不敢相信自己会遇见这么臭屁的家伙,转头看向陆鸣和雷傲,惊讶道:“这小子是不是修炼疯了?要不然怎么跟个白痴似的?”

    雷傲点头道:“确实挺白痴的!”

    陆鸣无语道:“我不管你是田不亮,还是天不亮,我就想知道,我跟你们天火门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不知道是没听见雷洪涛和雷傲的话,还是不屑在意,田不亮冷笑道:“呵呵,杀你,用理由吗?就好比踩死一只蚂蚁,谁会在乎?”

    得,这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自大狂,鉴定完毕!

    也懒得理会这厮,陆鸣看向斗篷男,讥笑道:“怎么,血神殿的人被我杀怕了,现在只能藏头露尾,不敢见人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