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3章 再入雷家!
    也难怪小泽玛丽反应如此之大。

    实在是陆鸣和叶白霜此刻的画面太过“不堪入目”。

    为了不伤到叶白霜,陆鸣出掌时变接为拉,顺势将叶白霜拉到了怀里,但叶白霜这一拳的破坏力却是实打实的,虽然没有伤到陆鸣,不过摧毁了客厅内的所有东西,自然而然包括他俩身上原本就不多的衣服。

    所以,他俩现在不但不着片褛,而且姿势暧昧,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不往那方面想才怪呢!

    几乎在小泽玛丽出现的瞬间,陆鸣和叶白霜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分开,不过等他俩反应过来想要解释的时候,小泽玛丽已经很“识趣”的出去了,这就尴尬了不是!

    “都怪你,你必须跟小泽解释清楚,解释不清楚,哼,以后休想上我的床!”

    叶白霜幽怨地瞪了陆鸣一眼,哼了一声便满脸绯红地跑回了卧房,简直丢死人了。

    “谁能想到你一拳那么恐怖,还把她给引来了?而且我也吃亏了好不?”

    陆鸣哭笑不得,自己身子白白让小泽玛丽欣赏个遍,找谁说理去?

    “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

    叶白霜一边穿衣服,一边嚷道。

    得,就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因为当你讲道理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陆鸣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对于叶白霜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既有震惊又有欣慰。

    方才那一拳,丝毫不亚于普通神境武者的全力一击,可想而知觉醒大梦虚体,经过鸿蒙紫气的洗礼,她的肉身强到何种地步。

    而这仅仅是她觉醒大梦虚体的的一天!

    陆鸣无法想象,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她会成长到何等恐怖的高度,想想都有些期待啊!

    不过也有一丝无语。

    自己的女人一个个要么是修道天才,要么拥有罕见的修行宝体,而他,却资质平平,再过些年,等她们成长起来,到时候岂不是得让她们保护自己了?

    那时候,自己和吃软饭的小白脸貌似没啥区别吧?

    虽然他不介意吃她们的软饭,但说出去丢人啊!

    所以他此时觉得自己还得更努力才行。

    …………

    …………

    接下来两天,陆鸣一直留在别墅教导叶白霜如何掌控突然暴增的实力,又抽空指导了一番聆听大道之音后一跃成为巅峰武道宗师的小泽玛丽,晚上则“拼命”和叶白霜享受鱼水之欢,因为俩人都知道分开在即,所以尽可能的珍惜每一寸光阴。

    第三天,接到一通电话,陆鸣纵然再不舍,也只能和叶白霜两人告别,独自启程,返回华夏。

    因为雷傲和雷洪涛出事了!

    到了燕京,坐上特别调查局派来的车,陆鸣一边看洪老头提供给他的资料,一边朝燕京雷家赶去。

    到了雷家,陆鸣有些感叹,第一次来雷家,是为了帮雷莹立威,而这一次,看来手上又得沾些血了。

    不过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门卫拦了下来。

    门卫打量了他一眼,便不耐烦地驱赶道:“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该干嘛干嘛去!”

    陆鸣没在意这两个狐假虎威的看门狗,平静说道:“告诉雷武烈,我陆鸣来了!”

    “唉我去,我……你……你是陆……陆鸣?”

    门卫刚想大骂这个敢直呼家主名讳的臭小子,但听到“陆鸣”二字,顿时将脏话憋了回去,目瞪口呆地看向陆鸣,说话都结巴了。

    因为他们知道陆鸣是谁!

    陆鸣微微颔首,瞥了他们一眼,道:“还不快去!”

    这一眼,差点没把他们的魂吓出来。

    哪里还敢怠慢,门卫连忙拿出对讲机哆哆嗦嗦通知了上头,不多时便收到命令,打开大门,让陆鸣进去了。

    而迎接他的,居然是雷莹的大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武道宗师雷武行,让他微有些意外。

    雷武行看着陆鸣,蔚然一叹:“你不该来的!”

    陆鸣笑了,不过是冷笑:“我也不想来,但我的两个兄弟被‘请’来了,我就算不想来,也得来啊!”

    雷武行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丝杀气,不由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但最后只能苦涩地摇了摇头,转身朝里走去,背影说不出的落寞。

    “造孽啊!”

    ……

    跟随雷武行来到雷家议会大厅,陆鸣便看到一个穿着紫色长衫的年轻人和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而在那位年轻人的身后,则站着两名紫衣老者,雷莹则坐在中年男子的下首,其余座位上的人有一些他认识,上一次立威的时候见过,都是雷家的高层。

    陆鸣瞥了一眼站着的那两名紫衣老者,然后直接无视了坐在主位的两人,看向雷莹,淡淡道:“雷傲和雷洪涛呢?”

    看见陆鸣,雷莹原本憔悴的脸色顿时一喜,不过旋即紧张起来,拼命朝陆鸣使眼色。

    不过就在这时,那位相貌堂堂,气态威严的中年男子笑道:“莹儿,陆小友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多没礼貌啊?”

    雷莹闻言咬了咬牙,似豁出去地喊道:“陆鸣,你快走,他们要杀你!”

    但陆鸣很平静,像没听到她的话,再次问道:“他们俩呢?”

    “既然雷莹妹妹不想说,那我替她说好了,雷傲背叛雷家,勾结外人意图吞并雷家,罪不可赦,所以被我们抓住囚禁了起来,至于那个帮凶,重伤逃走了,现在应该躲在哪个犄角旮旯苟延残喘呢吧!”

    这时那位留着一头紫发,长相有些妖冶的年轻人眼神玩味地盯着陆鸣,轻笑道:“我听说过你,原本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今天居然活着出现在这里,呵呵,咱们还真是缘分啊!”

    陆鸣眯了眯眼,但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中年男子,冷冷道:“你就是雷傲的父亲,雷武烈吧?”

    紫发青年笑容顿时一僵,没想到这个陆鸣竟然无视了自己,狭长的双眸不由浮现一抹杀机。

    中年男子点点头,笑道:“不错,上次陆小友拜访我们雷家,没能相见,实属憾事,今日一见,陆小友仪表堂堂,果然是人中龙凤,怪不得那个不肖子宁可背叛家门,也要跟随陆小友啊!”

    陆鸣不是傻子,自然听出雷武烈这番看似恭维的话实际上绵里藏着针,不过他可没心情跟雷武烈玩嘴炮,冷然说道:“别以为有古武雷家的人撑腰,我就会怕了,给你一次机会,放了雷傲,否则,灭了你们雷家!”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