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1章 此生有他,足以!
    雀灵秋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柄重锤狠狠敲在他的心头。

    陆鸣这回不仅仅是震惊,简直到了惊骇莫名的地步。

    大梦虚体这种体质修行速度一日千里,他能够接受,在神游境之前全无瓶颈,他也可以理解,毕竟是万年难得一见还是天赐的修行宝体嘛,但能够自主修行,可以不需要任何修行资源,这就无法让他淡定了!

    这岂不是说,只要叶白霜觉醒了大梦虚体,就会以火箭般的速度开始修行,不需要叶白霜刻意修炼,坐着躺着也是在修行啦?

    但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叶白霜修行可以不需要任何修行资源。

    凡是踏入修行的人都知道,资源对一个修行者的修炼多么重要。

    修行环境的灵气浓郁程度,灵石,丹药,阵法,装备,这些都属于修行资源,更别提那些能够让修士突飞猛进的天材地宝了!

    就连修行武道的武修,起码也需要熬炼体魄的大药,可是大梦虚体,特么什么都不用,还能比别人修行的速度快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不止,还特么没有任何瓶颈,这如果让别的修行者知道,岂不得郁闷死?

    这特么还让别人怎么玩?

    饶是机缘不断的陆鸣,此刻也不禁生出嫉妒的心绪,忍不住想爆粗口啊!

    真特么是绝世身体,怪不得连雀灵秋都要羡慕……

    似乎感受到了陆鸣的郁闷心情,雀灵秋恢复了往日高高在上的慵懒语气,笑道:“是不是感觉很不公平?你历经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东西,人家却唾手可得,不,还没等人家想,东西就到手了,但这就是命啊,不过说天道不公也不准确,虽然大梦虚体是逆天的修行体质,但想要觉醒这种体质,却是千难万难,因为在本神的记忆中,拥有大梦虚体并且成功觉醒的例子,数十上百万年来,不超过一手之数,纵然拥有逆天体质,但无法觉醒,也是白搭,甚至还不如一个资质平平的修士,所以啊,你小子也不用气馁,毕竟这种宇宙级天才还是极少的,修行界最多的,就是你这种天赋一般的修士了!”

    听前半句的时候,陆鸣还惊讶雀灵秋怎么突然改性了,居然安慰起自己来了,但还没等他感动,听完雀灵秋的后半句,他就无语了。

    这不是变相说自己资质平平,没资格跟那种宇宙级天才相提并论吗?

    这特么是安慰人吗?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陆鸣眼神无比幽怨,不过他也清楚雀灵秋的性格,虽然说话依旧那么打击人,但能表达出安慰的意思,已经很不错了,所以陆鸣也就没斤斤计较,担忧道:“神女姐姐,既然大梦虚体觉醒非常困难,那白霜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没危险,其实本神也只是提供一个引子,至于她能不能成功觉醒,还得看她自己!”

    雀灵秋回答了一句,然后不耐烦地说:“好啦,本神还有正事要忙,没时间跟你闲扯淡,本神现在就告诉你办法,你自己帮她吧!”

    一段信息进入陆鸣的大脑后,雀灵秋便消失了,真是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这时叶白霜娇嗔的声音将陆鸣唤醒。

    “你好了没有?”

    陆鸣睁开眼,瞧见叶白霜俏脸绯红,眼神幽怨,顿时好奇她怎么娇羞上了,不过当他发现自己的手掌一直按在叶白霜平缓光滑的小腹上时,他立马明白过来。

    貌似自己的手掌放在上面的时间有点太长了……

    陆鸣悻悻然收回手掌,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她现在是自己的女人,就算自己放上面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妥啊?

    于是乎陆鸣又重新将手掌盖在叶白霜的小腹,一边轻轻抚摸,一边用手指勾动,贱贱地笑道:“没呢,恐怕一辈子都好不了!”

    叶白霜没想到他竟敢使坏,不由剜了他一眼,一巴掌打掉他的咸猪手,无语道:“你好能再贱点吗?”

    陆鸣嬉皮笑脸地回道:“能!”

    “……”

    …………

    …………

    “你检查出什么了?”叶白霜紧张问道,美眸中隐隐有期待之色。

    以她对陆鸣的了解,如果自己有病或者注定无法修行,那么陆鸣绝对不会这幅表情,更不会有闲心使坏,所以她现在很紧张。

    陆鸣自然看出了她的紧张,嘴角一勾,道:“你有病!”

    叶白霜双手下意识攥拳:“什么病?”

    陆鸣故作难过的叹了口气:“咳,富贵病,得治啊!”

    叶白霜顿时懵了,富贵病?还有这种病?

    不过没等她发问,陆鸣脸色就由阴转晴,笑嘻嘻告诉她,她不但没病,还能修行,而且拥有一种世俗罕见的修行宝体。

    但叶白霜更懵了,过了好半晌,才不可思议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之前一直不能修行,就是因为这个什么大梦虚体?”

    陆鸣点点头,酸溜溜道:“咳,原本还想以后保护你的,看来不久的将来,我只能让你罩着了,白霜姐,求罩啊!”

    叶白霜此时完全没听到陆鸣的调侃,全身心都放在陆鸣之前的话语上,美艳的脸庞渐渐绽放笑容,不过美眸中却有大滴大滴的泪珠掉落。

    笑了,也哭了!

    笑,是激动的笑,是喜悦的笑,是百转千回柳暗花明的笑。

    而哭,则是对过去的宣泄,是对苦尽甘来的诠释,同时也是喜极而泣。

    如果她能早些知道自己的情况,那么自己就不会经历那些悲惨的遭遇,那么她,也就不会成为现在她。

    看见她如此模样,陆鸣哪里能猜不到她曾经因为不能修行遭受过什么,不由十分心疼,旋即轻轻将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从现在起,我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相信我!”

    “谢谢你,谢谢你……陆鸣!”

    叶白霜紧紧搂住陆鸣,脸颊紧紧靠在陆鸣的肩膀,大哭起来。

    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心安,也前所未有的幸福,仿佛陆鸣的怀抱,便是她的家,便是她一直向往却不可得的避风港。

    此生有他,足以!

    …………

    …………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