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2章 不祥之地 二 !
    辛雄立眼珠子不停转动,分析利弊。

    随后,他假装认命般,无需陆鸣发问,便将他知道的辛家秘密说了出来。

    不过最后他咬牙看向陆鸣,决然说道:“我们辛家的另一个秘密基地在哪,只有我知道,只要你能将我平安带出去,并且答应放了我,我才能告诉你,否则就算你修为通天,也休想找到辛雄天他们!”

    这是他认为能牵制住陆鸣的最重要一点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信息,恰恰是陆鸣最不需要的,因为陆鸣早就在他们身上留了气运标记,就算他们逃到天涯海角,陆鸣也能轻松找到。

    “你敢威胁我?”确认他说的都是真话,陆鸣好笑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啊!”

    “我没有威胁你,而是在陈述事实,要是我全都告诉了你,你杀人灭口怎么办?”辛雄立连忙解释道:“这是一桩很公平的交易,我只是为了活命而已,你应该清楚,就算我活着,对你也够不成任何威胁,如今这个局面,合则两利,你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他相信,陆鸣一定会答应的。

    “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不过……”陆鸣笑吟吟地看向他,旋即话锋一转,戏虐道:“我没有和敌人合作的习惯,而且你这种人族败类,有什么资格和我合作?”

    闻言,辛雄立原本志在必得的神情顿时一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鸣会拒绝!

    怎么能拒绝?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白痴不成?

    难道陆鸣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逃出这个不祥之地吗?

    开什么玩笑?

    辛雄立急忙喊道:“你……”

    不过他刚吐出一个字,一抹寒光就一闪而逝。

    辛雄立双眼骤然大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直挺挺地倒下,死不瞑目。

    直到死他都不明白,自己的提议明明对陆鸣最有利,可陆鸣还是杀了自己。

    为什么啊!

    “因为那些被你们害死的人,你不死,他们何以瞑目!”

    陆鸣仿佛在回答他的疑惑,冷冷说完,一个弹指,便将他的尸体焚毁,而后将视线重新投向那座诡异的宫殿,漠然道:“你还真够能忍的,无论你是什么东西,如果再不现身,我就离开,将你的这群走狗全部杀光,然后用阵法将这座山封印,无论你打着什么主意,都只能永远困在这里,不要怀疑我是在虚张声势,因为我是阵法宗师!”

    说着,陆鸣从天机令中取出一堆阵旗,抬手一挥将阵旗射入不同的方位。

    下一刻,这片天地突然恢复了本来面目,无论是来路,还是隐蔽的出口,尽皆无所遁形。

    但即使是这样,那座宫殿依旧毫无反应,仿佛真就只是一座宫殿,里面什么都没有。

    陆鸣见状眯了眯眼,果断转身朝来路掠去。

    不过就在这时,整片天地骤然一黯,滚滚雾气宛若凭空出现般,再次将所有去路吞没,紧接着一道沙哑的笑声从宫殿内幽幽传出,说不出的瘆人。

    “打扰了本王的沉睡,就想一走了之,呵呵,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终于忍不住了!

    陆鸣身形一顿,霍然转身,便看到一道身影从宫殿内缓缓走了出来,最开始只是一团雾气,直到走到门口,方才彻底化成一个身穿血色长衫,身高两米,留着一头灰白长发,面露威严的中年男子。

    而在这位中年男子的胸前,绣着一个跟狼头差不多的图案,栩栩如生,看一眼,便给人一种仿佛有一头巨狼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扑来的恐慌感,为这位中年男子的阴狠气质又添了一抹戾气。

    打量了一眼这个一身上位者气息的男人,陆鸣双眼一凝,冷漠道:“你是何人?不,应该说你是什么东西?魔族?”

    中年男子同样在审视陆鸣,嘴巴没动,却有一道傲然的声音传了出来:“本神乃是幽冥族的冥王耶鲁冷,不是虚伪的魔族!”

    幽冥族?

    陆鸣原本以为这货是魔族,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心头不由一震。

    他现在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他早就从修仙传承记忆中了解了很多宇宙种族,而幽冥族,便是宇宙中赫赫有名的大族,地位丝毫不弱于魔族。

    只是,幽冥族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敢自称冥王,说明这货至少是天人境的强大修士,因为只有达到天人境,幽冥族的人才有资格称王!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从这个耶鲁冷身上感受到一丝天人威压,如果感知这里有个天人境的强者,他怎么可能敢留在这里撒野?

    一瞬间,陆鸣猜到了一些事情,旋即不卑不亢地问道:“既然你是幽冥族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地球?”

    耶鲁冷一双眸子完全呈灰白色,有些意外地看着陆鸣,道:“你居然知道幽冥族,看来你不是普通修士!”

    而后语气一冷,喝道:“说,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地打扰本王的沉眠?”

    这家伙是故意岔开话题啊!

    陆鸣笑了:“地球是我们人族的地盘,我自然想去哪就去哪,倒是你,一个幽冥族的冥王,居然悄悄躲在我们的地盘,不得不让我怀疑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耶鲁冷脸色一冷,怒斥道:“大胆,你一个区区结丹境的修士,居然敢质问本王,信不信本王一巴掌拍死你?”

    “那你倒是拍死我啊?你都说我打扰了你的沉睡,居然还跟我说这么多废话,为什么不直接拍死我呢?”陆鸣笑容玩味:“你不会是没那个实力拍死我吧?”

    耶鲁冷闻言灰白眸子不由一缩,满脸怒容。

    如果放在以前,修为如此低的修士,只要知道自己冥王的身份,定会吓得毕恭毕敬,哪里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但这个人族小子不但不害怕,反而如此挑衅,真的胆大包天。

    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耶鲁冷心中一禀,越发觉得这个人族小子不简单了。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