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1章 意不意外?
    嗖!

    嗖!

    天丛神剑去而复还,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

    但剑身上却串着一个人,正是逃走的高大老者。

    不过此时的高大老者再也不像刚才那般狂傲,不但浑身染血,手筋脚筋也被挑断,双眼更是无神,显然出于神志不清、半昏迷状态,奄奄一息极了。

    其实以高大老者武道宗师的修为,本不会被天丛神剑如此轻易重创,实在是陆鸣之前那一巴掌打的太狠,不仅让高大老者受了重伤,也将高大老者的信心拍得粉碎,战意全无,这才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唰!

    天丛神剑刹那从高大老者的身上离开,带起一篷血雾,然后绕着陆鸣乱飞,并且发出几声短促的剑鸣,好似邀功一般,得到陆鸣的夸赞,这才心满意足地掠入陆鸣丹田内。

    但这就苦了高大老者,没了天丛神剑的支撑,高大老者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不过这一摔,反而让高大老者清醒了几分。

    觉察到自身的凄惨情况,高大老者悲愤莫名,猛地瞪向陆鸣,苍老的脸上布满狰狞之色,歇斯底里地咆哮道:“你……你竟然废了我的武道修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陆鸣一脸平静,准确的说是冷漠,蔑然道:“别说你现在废了,就算你没废,又能拿什么杀我?嗯?”

    说着,陆鸣踏前一步,一脚狠狠踩在高大老者的胸口,而后居高临下地喝问道:“说,是谁派你来的?叶白霜在哪?”

    被陆鸣用力一踩,高大老者顿时喷出一口鲜血,但他好似没有感觉一般,依旧狞笑道:“哈哈,那个华夏女人会死,你和这个臭表子也会死,你们都得死,哈哈哈!”

    陆鸣眉头微蹙,屈指一弹,一缕金色火苗便射向彰显高大老者性别的关键部位,厉喝道:“如果你不说,信不信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下一瞬,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在总统套房内响起,要不是陆鸣用阵法将此地隔绝,即使酒店隔音再好,恐怕这一层的所有人也能听见。

    那种痛,是个男人就会懂……

    感觉到胯下传来的疼痛,高大老者面孔顿时扭曲,想要伸手去扑灭胯下的火焰,但却被陆鸣踩在脚下,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簇火焰一点一点燃烧自己的命根子。

    这时,陆鸣再次喝道:“说,还是不说?”

    “杀了我,有种你就杀了我,啊,杀了我!”

    不得不说高大老者是个狠茬子,都到这份上了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杀你是肯定的,但我得先拿到我想要的,既然你不说,那我只能自己去拿了!”

    陆鸣没想到这个老家伙还是个硬骨头,他之所以攻击高大老者的命根子,是替小泽玛丽报仇。

    其实他还有更好的办法从高大老者那里拿到自己想要的,就是搜魂,但搜魂太过歹毒,一般被搜过魂的人,魂魄就会极度虚弱,极有可能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饶是这个高大老者是敌人,他也不想用。

    当然,对魔族余孽除外。

    但现在看来……

    陆鸣不再犹豫,救人要紧,当即修为运转,一手按在高大老者的天灵上。

    高大老者起初还很挣扎,但没过几秒钟,高大老者的眼神就开始涣散,原本狰狞扭曲的脸庞也随之变得木讷,仿佛感受不到胯下的疼痛了。

    当陆鸣的手掌离开,高大老者便如一个植物人般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瞥了一眼高大老者,陆鸣一指点出,将高大老者焚化,朝小泽说了句“在这里好好修养”,便一个闪身,离开了总统套房。

    快速将留在酒店的暗哨全部拔出,陆鸣满脸杀机地朝首尔郊区掠去。

    与此同时,首尔郊区的一栋别墅内,灯火通明。

    地下室内,辛明洛端着红酒,翘着二郎腿坐在木椅上,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坐在对面昏迷着的叶白霜,嘴角挂着色眯眯的笑容,眼中也泛着猥琐的笑意,好似要把叶白霜的每寸肌肤看透一般。

    等到叶白霜悠悠醒转,辛明洛笑道:“叶小姐,看到本公子,是不是很意外?”

    瞧见绑架自己的人是辛明洛,叶白霜双眼一闪,不过绝美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打量了一眼四周,这才将目光投向辛明洛,冷冷说道:“辛公子,你是在玩火!”

    “都这个样子了还这么镇定,不愧是叶小姐,本公子佩服!”对叶白霜的反应辛明洛很是意外,称赞了一句后话锋一转,笑吟吟说道:“不过叶小姐说我玩火,那就错了,我只是仰慕叶小姐的美貌和才情,这才请叶小姐过来做客,这是礼貌,怎么能说是玩火呢?你说对不对,叶小姐?”

    “呵呵,你们辛家请人,就是这个请法?”叶白霜冷冷一笑,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辛明洛站起身走到叶白霜的面前,俯下身,伸手摸向叶白霜的脸蛋,笑道:“没想到叶小姐还是个直性子,很合本公子的胃口,不错,既然叶小姐快人快语,那本公子也就不废话了,我要的很简单,那就是你!”

    “就凭你?”叶白霜扭头避开辛明洛的魔爪,讥笑道:“呵呵,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想要我?”

    辛明洛没有在意叶白霜的嘲讽,眯缝着眼看着叶白霜那张美艳至极的脸庞,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没错,我不算什么东西,但你现在却在我的手上,也即将成为本公子的妻子,无论你愿不愿意,结局都已注定,我这就凭这个,叶小姐,这个回答满意吗?”

    “就算我答应你,你觉得你背后的人,会答应吗?”叶白霜不怒反笑,目光瞥向门口,道:“李二公子,事情已经做了,就没必要藏着了!”

    话音刚落,吱呀一声,门打开,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普通的青年走了进来,赞道:“叶小姐不但长得倾国倾城,头脑也是数一数二,在下佩服之至,反倒是在下落了下乘,真是让我感到汗颜啊,而且叶小姐说的很对,明洛,你确实配不上叶小姐!”

    来人,不是李成泰,还能是谁!

    辛明洛闻言脸色顿时一沉,愤然道:“成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成泰扶了扶眼镜,笑看向辛明洛,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下一刻,还没等辛明洛说什么,一柄匕首突然从他的前胸刺出,让他双眼大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