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0章 想跑,问过我了吗?
    陆鸣并不知道自己的发现让洪常青和皇极天忧心忡忡,也不知道藏在那座活火山下的魔族巨擘疑似万年前杀戮无边的元虚魔祖,就算知道,他此刻也没能力、没心思管这些,他正火急火燎地朝叶白霜下榻的五星级酒店赶去。

    因为就在他进入首尔的那一刻,他便通过自己与小泽玛丽之间的主仆契约感知到小泽玛丽受了伤,而且是重伤。

    小泽玛丽如今可是天忍,实力相当于半步武道宗师,居然都生命垂危,可想而知袭击她的人至少也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

    而她是奉命保护叶白霜的,她都这样了,那么叶白霜……

    不用想,那些歹徒的目标就是叶白霜,至于为什么针对叶白霜,那就更不言而喻了!

    但无论因为什么,陆鸣都绝对不能让叶白霜出事。

    要不然他没法像陈毅和叶青岚交代,也没法向自己交代。

    所以他不惜继续耗损自己的气运,施展天术神足通,几秒钟的时间,他便出现在叶白霜所住的五星级酒店,灵念毫无保留地扩散而出。

    下一瞬,他眼中寒光冷冽,杀意滔天!

    只见在叶白霜所在的房间内,小泽玛丽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双手双脚皆被打断,而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正一脸淫|笑地站在床边,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小泽玛丽凹凸有致的身形和凄美的脸庞,随后喉咙动了动,舔了舔嘴唇,用韩语狞笑道:“啧啧,身材这么好、脸蛋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就那么杀了,真是可惜了,只要你答应我,愿意成为我的女人,我不但可以放了你,还能让你有机会成为武道宗师,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怜香惜玉?”

    呸!

    小泽玛丽当即吞了口唾沫,脸色决然地骂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你,你这个老色胚,死了这个心吧!”

    高大老者轻松躲开小泽玛丽的口水,也不生气,笑吟吟地说道:“在我面前,就算你想死,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日本女人,我很纳闷,你一个日本天忍,为什么要保护一个华夏女人?难道不是因为叶白霜,而是那个叫陆鸣的华夏人?”

    小泽玛丽虚弱喊道:“如果你们敢动叶小姐一根毫毛,主人一定会将你们全部杀光!”

    主人?

    “哈哈,你居然认一个华夏小子当主人,真是给日本忍者丢脸啊,如果要是让你们日本忍者家族知道有你这么个叛徒,你猜他们会怎么对你?”高大老者大笑道:“那个陆鸣,听说实力确实不错,应该达到了我们这一级别,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但那又怎样,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注定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难道你要陪他一起死吗?很可惜啊,我没机会亲手杀死他,要不然我还真想会会他,亲手了解一个武道天才,那一刻该有多么美妙啊,哈哈,哈哈哈!”

    纵然身体被控制,但小泽玛丽凄美的脸上还是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鄙视道:“就凭你也想杀主人,主人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你!”

    高大老者没想到事到如今这个日本小美女还这么嘴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厉喝道:“能够成为本宗师的女人,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再问你一句,到底答不答应?”

    小泽玛丽没有回答,一脸的决然。

    “敬酒不吃吃罚酒,哼,你不答应也不成,我现在就先尝尝你的味道,以后再慢慢调教你,我就不信,以我的手段,你会一直这么倔强!”

    高大老者冷哼一声,随后一边解着衣服上的纽扣,一边朝小泽玛丽走去,苍老的脸上布满了色笑。

    小泽玛丽没有像无助的小女人那般闭上眼睛,反而死死瞪着高大老者,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那么高大老者早就碎尸万段了。

    虽然一脸的无所畏惧,但小泽玛丽内心还是很悲痛。

    倒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即将被一个老色棍给玷污,而是因为她没有完成陆鸣的任务,不但没能保护好叶白霜,自己还任人鱼肉。

    她对自己好失望,感觉很对不起陆鸣。

    “主人,对不起,小泽没脸再见你了!”

    小泽玛丽嘴里喃喃着,两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高大老者身为武道宗师,即使小泽玛丽喃喃的很小声,但还是清楚听到了,一股怒火蹭蹭上涨。

    “你个臭表子,这个时候还敢想着别人,特么的,我一定将那个陆鸣的尸体扔在你面前,然后在他尸体面前玩弄你,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想他!”

    骂着,高大老者扬起手臂就要扇小泽玛丽,但就在这时,一只手突兀出现,攥住了高大老者的手腕,阻止了高大老者的暴行。

    还没等高大老者反应过来,一个响亮的耳光骤然响起。

    啪!

    几乎同时,高大老者倒飞了出去,身体狠狠撞在了墙上,一口鲜血夺嘴而出,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而另一半脸则惨白如纸,体内更是气血翻腾,明显受了重创。

    紧接着,一道肃杀之音随之响起,让高大老者惊恐莫名。

    “凭你也想杀我,你配吗?”

    瞧见一个青年如鬼魅般出现在床前,高大老者瞳孔骤然一缩,哪能还不知道这个青年是谁,不可置信地吼道:“你……你是陆鸣?你……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

    陆鸣没有理会这个必死之人,转头看向同样目瞪口呆的小泽玛丽,眼神随之柔和下来,大袖一挥,便将小泽玛丽身上的禁制去除,而后将一片九命花花瓣送入小泽玛丽的口中,方才歉意道:“是我回来晚了!”

    小泽玛丽怎么也没有想到主人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出现,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哗哗地流,连忙摇头,道:“不晚,是小泽没用,请主人惩罚!”

    陆鸣揉了揉小泽玛丽的秀发,柔声道:“你做的已经够好的了,我回来了,后面的事情交给我!”

    随后,陆鸣猛地看向借机疯狂逃跑的高大老者,面色骤冷,轻蔑一笑:“想跑,问过我了吗?”

    刹那间,一抹剑光从他身旁掠出,一闪而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