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7章 略懂!
    这个人族小子,明明才结丹修为,即使是半步元婴,那也是结丹境,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堂堂元婴境的魔帅?

    元魔感觉不可思议,但更多的却是不相信。

    “这一定是幻觉,是错觉!”

    元魔眸光发狠,非但没有撤回手指,反而加大了力度。

    几乎瞬间,一指、一拳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声和惊天动地的威势,甚至连闷响都没有,一指、一拳就那么定格在了半空,时间,也仿佛静止住了。

    不过几息后,咔擦咔擦的声音骤然响起,一条条虚无裂痕在二人中间凭空生出,一道道仿佛可以绞杀一切的虚无气息从裂痕向外弥漫,寂静中透着无限杀机。

    似乎感受到了那些虚无裂痕蕴含着的凶险,陆鸣和元魔不约而同爆退。

    也就在这时,裂痕密布、虚无破碎,一个虚空黑洞出现,将他们二人方才所在的区域吞噬,然后,消失。

    随着虚空黑洞消失,他们二人刚才所站的区域,赫然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形坑洞,有岩浆从地底窜出,火光四溅。

    竟然打穿了活火山,可想而知他俩这一次对轰的威力多么恐怖。

    恐怖如斯啊!

    但无论是陆鸣,还是元魔,都没有关注这个坑洞,而是望向彼此,目不斜视。

    不知过了多久,噗的一声,陆鸣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脸色随之惨白,显然刚才那一击,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与此同时,元魔也绷不住了,面色一白,而刚才出手的那根手指,早已黑血直流,弯曲得不成样子,甚至那只手掌,也布满了裂纹,只不过背于身后,陆鸣没有看到罢了。

    一边用魔气恢复手上的伤势,元魔一边沉声道:“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拳法?”

    陆鸣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连忙从天机令中取出一片九命花花瓣吞服,方才冷冷道:“你不配知道!”

    元魔双眼顿时一沉,杀机迸射:“我不得不承认,你刚才施展的拳法,很强,非常强,但若我所料不错,刚才的拳法,以你如今的修为,不可能施展出第二次,而且,那已经是你的最强手段了,虽然伤到了我,但也只是伤到而已,你的最强手段也只能伤到我,还不能再次施展,你现在还拿什么跟我抗衡?嗯?”

    元魔猜得没错,斗战圣拳第四式撕天,确实是陆鸣现阶段的最强手段,但不是唯一,而是其中之一。

    他还有凤斩,还有阵法,还有窃天术,更有雷泽教先贤凌前辈留在他体内的三缕剑气,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那三缕剑气的,而且既然斗战圣拳能够伤到元魔,就意味着局势远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甚至,让他战胜元魔的信心大增。

    见陆鸣默不作声,元魔冷冷一笑,继续说道:“呵呵,无言以对了,不过你以结丹境的修为能够伤到本帅,也算是死无遗憾了,也配称得上对手,为了尊敬你,我会动用全力,但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你小小年纪能有如此高的成就,必然有大气运、大机缘,而且还有本帅需要的东西,我怎么忍心杀了你呢,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耽误我恢复修为的时间,我要让你受万魔噬魂之苦,我要将你活活炼成魔仆,哈哈,能够成为本帅的魔仆,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哈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元魔癫狂大笑,仿佛已经看到了陆鸣成为自己掌中玩味的那一幕。

    这时,陆鸣突然笑了,道:“元魔,咱们打得如此激烈,但你的属下,却没有一个过来,难道你不感觉奇怪吗?”

    元魔笑声戛然而止,如果陆鸣不提这茬,他还真忽视了这点。

    未等他发问,陆鸣继续笑道:“你说的没错,刚才那一拳,确实是我的最强手段,但并不是唯一,下面,我就会让你瞧瞧我的另一最强手段,希望你能喜欢!”

    说着,一道道阵法气息陡然生成,几乎眨眼间,便将整座活火山范围笼罩。

    元魔此刻自然感受到了阵法的气息,双目一震,惊愕道:“你居然还懂阵法?”

    陆鸣很不合时宜地腼腆一笑:“略懂!”

    元魔:“……”

    你特么腼腆个屁啊!

    “你一个区区结丹境修士,而且才二十几岁,就算懂阵法,难道以为凭借阵法,就能对付一位魔帅吗?”

    元魔嘴上这般奚落,但心里却谨慎非常,魔念早已扩散开来,试图查出阵法的虚实。

    “如果我说我的阵法造诣比我的修为还要厉害,你会相信吗?”

    经过九命花的滋补,陆鸣的身体恢复了七七八八,笑吟吟地看向元魔,玩味道:“虽然你重伤未愈,但却是实打实的元婴老怪,以我如今的修为,我确实很难正面击败你,这点我不可否认,不过,你觉得如果没有依仗,我会明知道你是元婴老怪还主动打上门来吗?”

    元魔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我是阵法宗师,因为我能布置连元婴老怪都感觉棘手的六品阵法,这便是我的依仗,所以,好好品尝一下六品阵法的滋味吧!”

    陆鸣傲然说完,打了一个响指。

    几乎瞬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元魔的眼前,紧接着一股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取而代之,充斥这片空间。

    那危险的气息,纵使元魔是元婴老怪,此刻也感觉头皮发麻,更何况他一直有伤在身,不复巅峰。

    特么的,你是阵法宗师,能够布置六品阵法,你还说你略懂,这也叫略懂?

    元魔脸色顿时像吃了屎般难看,他从陆鸣那里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更有震惊。

    虽然他不会阵法,但不代表他不了解阵法。

    阵法和炼丹、锻造一样,需要非常高的天赋,不是谁都能修炼的,而想要达到一定的高度,那需要的天赋和机缘,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陆鸣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类,在这个灵气几乎枯竭的地球,不但会阵法,竟还小小年纪达到了阵法宗师的高度,如果不是他亲身感知到身处的阵法确实是六品级别,他打死也不信。

    就算现在,他也不敢相信,如果陆鸣真的是阵法宗师,那陆鸣在阵法一道的天赋得有多么逆天啊?

    “我不信,我不相信你是阵法宗师!”

    元魔几乎咆哮着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