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3章 白衫青年!
    面对元成和元烈,金老板还敢顶撞几句具,但面对魔帅元魔,他却不敢有任何不敬的念头,不单单是因为修为,更是来自血脉的压制。

    妖族讲究血脉论,魔族也不遑多让,甚至从某一角度说,魔族对血脉的重视,更为严苛。

    而金老板,也就是元杰,是半人半魔,连正宗的魔族都算不上,更别提血脉高不高贵了。

    所以在魔帅元魔面前,金老板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一五一十将之前的遭遇讲了出来。

    听完,元魔眸光深邃,没有开口,不知在想着什么,反倒是站在一旁的元成讥笑道:“呵呵,居然被一个人族小子逼得分裂魔魂,像个丧家之犬逃了回来,你可真是给我们魅魔族涨脸啊!”

    金老板只是瞪了元成一眼,没有像刚才那般反驳,权当做耳旁风,静等魔帅发话。

    几秒钟后,魔帅元魔淡漠道:“你确定那个人族小子,就是在雷泽教坏了力魔族和始魔族好事的年轻人?”

    金老板连忙回道:“正是!”

    元魔又问:“你确定他拥有另外两件神器?”

    金老板恭敬道:“属下只确定他拥有草雉剑,至于八咫镜,属下不知!”

    深深看了一眼金老板,元魔命令道:“元成、元烈,你们走一遭,将那个人族小子擒来见我,记住,要活的!”

    “魔帅放心,属下必定完成任务!”

    元成和元烈抱拳一拜,冷笑着看了金老板一眼,随后化为两道流光,朝海面掠去。

    见魔帅没有提及自己,金老板不禁心惊胆战,当即叩首道:“属下办事不利,还请魔帅大人责罚!”

    “起来吧!”

    “是!”

    金老板起身,但不敢抬头,心里七上八下,脸上忐忑不安。

    瞧见他这副模样,元魔内心不屑,不过嘴上却安抚道:“那个人族小子既然能坏了力魔族和始魔族的好事,说明不是泛泛之辈,你一时大意着了他的道,也算情有可原,不怪你,他的事,交给元成、元烈办即可,本帅现在交给你另一项任务……”

    “只要把这件事办好,本帅不但会对你委以重任,还会替你净化魔魂,让你彻底成为咱们魅魔族的一员,但你若办不好,就别怪本帅手下无情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明白吗?”

    金老板心中一禀,激动道:“谢魔帅开恩,属下一定不负魔帅所托!”

    元魔满意地点了点头,将一缕本源魔气打入金老板的体内,方才挥手道:“去吧!”

    那缕本源魔气一入体,金老板不但伤势痊愈,修为更是精进了几分。

    他没料到自己不但没有受到责罚,反而因祸得福,激动不已,再次朝魔帅抱拳一拜,方才满怀感激地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元魔冷冷一笑,道:“一个杂种,也想草鸡变凤凰,成为真正魔族,呵呵,真是痴心妄想!”

    话音刚散,元魔的身影渐渐消失,回到了火山内。

    …………

    …………

    陆鸣不知道海底发生了什么,当他将大阵布置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心生感应,立刻隐去身形,将目光投向一处。

    紧接着,一个身着白衫、长相俊逸的青年凭空出现在海面,凌空而立。

    似随意地扫了一眼四周,俊逸青年脚下突兀幻化出一根翠绿笛子,然后踏笛冲天而起,犹如一道流星,眨眼间消失在陆鸣的视野。

    “他是谁?”

    确认那个俊逸青年真的离开,陆鸣方才显现出身形,望着那个俊逸青年离去的方向,眉头微蹙。

    这里是魔族的一处巢穴,而这个俊逸青年从魔族巢穴出来,很显然,必定与魔族有着莫大的关系。

    但让陆鸣不解的是,他并没有从这个俊逸青年身上觉察到一丝一毫的魔族气息,难道,这个俊逸青年,不是魔族中人,而是人类?

    “能够凌空而立,游刃有余地踏笛而去,修为应该不亚于我,起码是结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看相貌也就二十多岁,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看来这个青年如果不是魔族,而是人类,那么来头肯定不小,可是一个人类,怎么跟魔族有关联?”

    陆鸣眉头皱得更紧,越发觉得即将有大事发生。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跟踪那个俊逸青年一探究竟之时,又有两道气息进入了他的灵念范围。

    他连忙隐匿起来,几乎同时,两道高大身影渐渐在海面凝聚,正是元成和元烈两位魔将。

    离开魔巢,元成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傲然之色,随意问道:“元烈,你说魔帅会不会将那个杂种处死?”

    元烈不屑一笑,道:“谁知道呢,区区一个杂种,注定只能成为炮灰,早死晚死,下场都一样!”

    “别管他了,咱们兄弟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是先完成任务,然后在世俗好好放松放松,别看人类低贱,但人族中的漂亮女人,还是很不错的,好长时间没享受了,真有些怀念啊!”

    “那个叫陆鸣的卑贱人类,能够在雷泽教兴风作浪,想必有不小的机缘造化,等咱们兄弟擒下他,可要好好审问审问,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呢!”

    元成和元烈二人彼此看了一眼,皆是奸诈一笑,然后化成两团魔气,朝韩国方向飞掠而去。

    但几秒钟后,他们俩又出现在原地。

    看了眼四周的景象,元成纳闷道:“怎么回事?按理说以咱们的速度,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陆地,怎么还在海上?而且,我怎么感觉咱们俩还在魔巢上方?”

    元烈瞅了一眼脚下,沉声道:“没错,咱们确实还在魔巢上方!”

    说着,元烈悄悄朝元成使了个眼色,手中随之浮现一杆通体漆黑的方天画戟,魔念更是毫无保留地扩散开来。

    元成会意也是警惕地看向四周。

    这时,一道轻笑声突兀响起,顿时让元成和元烈脸色凝重无比。

    “你们不是想要对付我吗?我怕你们找不到我,就亲自过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下一瞬,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元成和元烈的不远处,不是陆鸣,还能是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