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2章 元杰!
    金老板速度飞快,不多时便逃出去上千公里,远离海岸线,但即使认为自己脱离了危险,速度仍旧不减,继续朝大海深处飞掠而去。

    “难道它们的老巢在海上?”

    感知到留在金老板身上的印记的移动方向,陆鸣眉头微蹙。

    他原以为它们的老巢会在韩国境内,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必定不是了。

    突然,金老板从他的感知当中消失了,这让他很是惊讶。

    留在金老板身上的印记,是他施展窃天术留下的气运印记,他自信以金老板的实力根本觉察不到,但他确实与气运印记失去了联系,这怎么可能?

    不容多想,他顿时爆发出全速,几个呼吸间便出现在印记消失的方位。

    “阵法的波动!”

    陆鸣第一时间便觉察到了阵法的气息。

    看来是阵法切断了他与气运印记之间的联系!

    但这里除了碧绿的海水,什么都没有……

    灵念扫遍四周,陆鸣猛地低头看向下方的大海,难道,它们的老巢是在海底?

    一定是了,海面确实残留着阵法的波动,但海上却没有任何阵法,否则逃不过他的感知,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了:阵法不是在海上,而是在海里。

    有了答案,不过陆鸣没有立刻行动。

    一是怕打草惊蛇。

    二则是不了解里面的情况,他不敢妄动,毕竟牵扯到的是魔族,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如果这里只是魔族的一个小巢穴,那么以他的实力和诸多底牌,自然无惧。

    但如果是一个像芒山深处的那片厄难之地的魔巢,铁定会有至少天人境级别的魔王存在,面对那种狠角色,他的这点实力,可就不够看了。

    但来都来了,如果就这样畏首畏尾不敢进去,他心不甘。

    而且从之前和金老板的谈话中,他隐隐预感到将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很有可能涉及到整个地球,而在这里,极有可能获得重要的线索,所以即使这里是万分凶险之地,他也必须要闯一闯。

    有了决定,陆鸣立马在海面上布置起阵法来。

    闯肯定得闯,但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可不想因为大意将自己的小命撂在这儿,他的命金贵着呢!

    就在他布置后手的时候,他正下方的海底深处,存在着一座地下活火山,被强大阵法隔绝了海水,宛若自成一界。

    而从陆鸣手上逃脱的金老板,此刻出现在活火山的山脚下,平复了心绪,想好了说辞,方才迈步朝里走去。

    不过就在金老板即将走到活火山山顶的时候,两团魔气骤然从火山口中飙射而出,眨眼间便在金老板的身前凝聚出两道高大身影,挡住了金老板的去路。

    “元杰,你怎么回来了?”

    “难道你不知道没有得到命令,不能擅自回来吗?”

    两名魔将一边打量着金老板,一边用魔族语喝问道。

    真名叫元杰的金老板不卑不亢地回道:“元成、元烈,少拿规矩压我,难道我不知道规矩吗?”

    元成讥讽一笑:“呵呵,我看你魔魂不稳,显然动用了分魂**,怎么,你是被人打伤了逃回来的?”

    金老板没想到这货眼睛这么毒,故作镇静地回道:“不关你的事,给我让开,我有重要事情禀告魔帅,如果耽误了大事,就算你们是魔帅的亲信,也难逃责罚!”

    说完,金老板冷哼一声,作势朝里走去,但元成和元烈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魔帅正会见重要客人,已经吩咐我们不许打扰,就算你有天大的事儿,也得在这里等着,更何况你区区一个负责外事的底层人员,能有什么大事禀告,老师在这里呆着吧!”

    元成毫不掩饰自己对元杰的鄙夷,因为元杰并非纯正的魔族,而是魔族与人族生出的杂种,要不然也不会派元杰混在卑贱的人族当中。

    “杂种就是杂种,还妄想跟我们一样成为魔帅的心腹,呵呵,收起你那点小心思,省省吧!”

    元烈也是嘲弄一笑。

    “你们……”元杰当然清楚他们俩为什么这么对自己,虽然早就习惯了,但被元烈直接称为“杂种”,还是让他气愤不已,他最恨别人叫他“杂种”。

    元杰强压下怒气,恨声道:“给我让开,我有重要的事儿禀告魔帅,如果你们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哎呦,我倒真想看看你能对我们怎么不客气,别说你现在受伤了,就算你全盛时期,也不是我们哥俩的对手,居然还敢在这里叫嚣,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既然你不想活,那我们哥俩就成全你,正好抹除你这个杂种,省得你出去给我们魅魔一族丢脸!”

    元成和元烈笑容玩味地盯着元杰,浑身魔气燥动起来,散发出来的修为赫然达到了结丹后期的级别,差一步就到了后期大圆满。

    “是你们逼我的!”

    元杰本来就在陆鸣那里受了一肚子气,没想到回来禀告,竟还遭到这俩货的刁难,简直要气炸了,哪里还沉得住气,作势就要出手教训这两个瞧不起他的杂碎。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冷哼突然响起。

    “哼,不知道本帅正会见客人吗?还敢在门口大吵大闹,成何体统?”

    紧接着,两道身影幻化而出。

    一个身披魔甲的中年男子,正是坐镇此地的魔帅——元魔。

    另一个身穿白色长衫,长相俊逸的年轻人,则是元魔的客人。

    瞧见魔帅,元成和元烈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焰,连忙躬身一拜,诚惶诚恐地回道:“属下不敢,还请魔帅恕罪!”

    元杰也是立刻跪拜下来,恭敬道:“回禀魔帅,属下有要事禀报!”

    元魔没有理会三人,转头看向俊逸青年,尴尬一笑,道:“本帅管教不周,让少主见笑了!”

    俊逸青年不在意地笑了笑,道:“元叔,那件事,就拜托您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元魔连忙保证道:“少主放心,本帅必定完成任务,少主,我送送你!”

    “不必了,你忙你的!”俊逸青年说完,一步迈出,消失在几人的眼中。

    待俊逸青年离开,元魔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重新变得威严起来,瞪向元杰,冷漠道:“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你应该知道下场会是什么,说吧,什么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