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9章 因为你是陆鸣!
    只扫了一眼茶几上的照片,陆鸣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惊怒道:“金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调查我?”

    “陆老弟别动怒嘛,一得知陆老弟买走了那枚碎片,我就派人调查陆老弟的身份,但没有任何恶意,毕竟此事事关重大,而我对陆老弟之前又不了解,为了更好的合作,我就只能出此下策了,还请陆老弟别见怪!”

    金老板满脸堆笑地解释完,话锋突然一转,故作惊讶道:“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陆老弟居然刚刚从日本回来,还去了号称拥有真正的‘草雉剑’的热田神宫,再加上陆老弟今晚买走那枚碎片,我想不联想到一些事情都不行啊,陆老弟,你说是不是?”

    陆鸣深深看了这个笑面虎一眼,随手将照片扔到茶几上,冷冷道:“我只能说金老板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无论是草雉剑,还是八咫镜,我都没有,看来让金老板失望了啊!”

    “陆老弟,我诚意这么足,你居然还不肯说实话,那就太没意思了!”金老板故作不悦地说:“我可是听说放在热田神宫宝物楼的草雉剑失踪了,而且是在陆老弟去过热田神宫之后!”

    陆鸣当即否认道:“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我根本不知道草雉剑失踪的事情,跟我无关!”

    紧接着讥笑道:“而且金老板那么聪明的人,岂能想不到放在热田神宫宝物楼供人参观的草雉剑是赝品?草雉剑可是日本三大神器之一,就算日本人不知道草雉剑的真正来历,就以神器的名头来说,也会好好藏着,怎么可能放在明面上?金老板,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

    “陆老弟分析得很对,起初我也是那么想的,所以压根就没注意宝物楼的那柄草雉剑,但如今想来,貌似凡是带点脑子的人,都会那么想,但如果人家反其道而行,就把真品放在那里,那所有惦记草雉剑的人,岂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金老板啧啧称奇道:“藏起来,那是小聪明,放在明面上,让大家以为真的是假的,那才是真正的聪明啊!”

    陆鸣玩味一笑,道:“这么说,金老板认为那柄草雉剑,不是赝品,而是真货了?”

    “有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金老板颇为遗憾地看向陆鸣,说道:“但现在想明白也晚了,草雉剑已经被你先下手为强了,不过好在你来了韩国,让我有幸见到你!”

    “你就这么笃定草雉剑在我手上?”

    “陆老弟,现在还不承认,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陆鸣和金老板彼此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一起笑了。

    “哈哈,金老板,既然八坂琼曲玉在你手上,能否让小弟见识见识呢?”陆鸣笑问道。

    “当然可以,但在此之前,哈哈,陆老弟能不能先让老哥看看草雉剑呢?”金老板同样满脸堆笑。

    “金老板说笑了,那等宝物,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呢,而且你看我这一身行头,像带着草雉剑吗?”陆鸣苦笑道:“如果金老板不放心,我可以回去取草雉剑,然后再来见金老板,如何?”

    陆鸣两袖清风,金老板自然早就注意到了,旋即极为热情地笑道:“陆老弟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作客,怎能不多待一些时日呢,取东西这种小事,我让下人去办就行,咱们哥俩一见如故,自然应该好好亲近亲近,也让我这个主人尽尽地主之谊!”

    虽然金老板表现出一副很热情的模样,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陆鸣不是傻子,所以听出来了。

    “金老板,怎么,你这是准备扣下我吗?”陆鸣眼眸微寒,冷冷问道。

    “怎么可能,只是想让陆老弟留下做客而已!”金老板摸了摸浑圆的肚皮,笑容灿烂。

    “那如果我非要自己去取呢?”

    “小子,我一口一个陆老弟的叫着,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瞧见陆鸣现在还跟自己打太极,金老板的耐心终于磨掉了,虽然依旧在笑,但却是阴狠的笑容。

    “呦,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装下去呢,啧啧,现在就露出真面目了,真没意思!”

    面对金老板的威胁,陆鸣不但不惊不恐,反而撇了撇嘴,露出一副我早就看穿你了的傲娇表情。

    “怎么,你以为自己是修士,还是华夏特别调查局的人,我就不敢动你?”金老板没想到陆鸣这个时候居然还有恃无恐,眯了眯眼,冷笑道:“呵呵,当你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如果你乖乖听话,我或许会给你个痛快,但如果你冥顽不灵,那等待你的,将是这世间最残酷的折磨。”

    “按你这么说,我怎么样都是个死了?”陆鸣一脸古怪地问道。

    “哼,装腔作势!”金老板冷哼一声。

    下一瞬,五道身影凭空出现,将陆鸣围住,其中一人正是负责接他的那位黑瘦老者。

    陆鸣扫了一眼这五个突然出现的老者,缓缓站起身,笑道:“金老板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居然有五位武道宗师为你效命,啧啧,这种待遇,连我都没有!”

    不过随后,陆鸣笑容变得嘲讽:“但你既然知道我是修士,那么区区武道宗师,你觉得我会放在眼里吗?”

    金老板鄙夷道:“都要死到临头了,还在虚张声势,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嘛,你只是一个结丹境的修士,最多结丹中期,或许一两个武道宗师不被你放在眼里,或许你有什么后手,他们五个一起上也不一定能把你怎么样,但你别忘了,还有我,而且我刚才说过,从你踏入这里的那一刻,你的生死就已经在我的一念之间了,如果你还不明白,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随着金老板话音刚落,一道道阵法气息顿时在整座庄园弥漫,尤以这栋别墅波动最为强烈,可想而知布置在这栋别墅的阵法多么恐怖。

    “阵法!”

    陆鸣心头微惊,随即感叹道:“我还真是小觑了你!”

    不但没能感知到这个死胖子是修士,还没觉察到任何阵法的气息,确实让陆鸣十分震惊。

    按理说修士可以用很多种办法屏蔽自己的气息,但阵法怎么可能被屏蔽?

    除非用隐匿阵法,或者品阶非常高的阵法,但那同样还是阵法啊!

    别人或许发现不了,但他可是在阵法一道拥有绝顶的天赋,而且对各种阵法不说了如指掌,也是耳熟能详,岂能看不破?

    奇怪,真是去怪!

    不过现在好了,这个死胖子既然把阵法暴露出来了,那他就有办法解决了。

    只一瞬间,他就知道布置在这栋别墅乃至整片庄园的阵法都是什么,虽然是阵中阵,布置的也很巧妙,但品阶最高才五品,对于他这个阵法宗师来说,想要破解,真就在一念之间。

    金老板肥胖的脸上此时浮现一抹得意,“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哈哈,我就喜欢看到别人突然绝望的神情,哈哈哈!”

    但很可惜,陆鸣没法让他如愿。

    就这种水平的埋伏,连让陆鸣害怕都办不到,更别提绝望了……

    陆鸣俊秀的脸庞依旧平静,嘴角勾起,甚至还带着丝丝嘲讽:“是挺意外,但打过才能知道会不会让我绝望!”

    “你比我想象得要坚强得多,就是可惜了,你是陆鸣,所以你只能死!”金老板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随后后撤一步,消失在陆鸣的视线内,紧接着一声冷漠的命令响起:“废了他,暂时要活的!”

    陆鸣眉头微蹙,觉得这个死胖子话里有话,但黑瘦老者五人没有给他疑惑的时间,命令一下,他们就各施手段,朝陆鸣围攻过去。

    “臭小子,老夫必定请求金尊者将你的肉身赐予老夫,将你炼成一具尸傀,看你还怎么喋喋不休!”

    五人中属黑瘦老者对陆鸣的怨念最大,实在是这一路上被陆鸣的嘚吧嘚烦透了,恨声说完,猛地抛出一蓬蓬烟雾,与此同时那两句化劲巅峰的尸傀悄无声息出现在陆鸣的身后,没有袭击,而是直接朝陆鸣的双腿抱去。

    黑瘦老者显然是知道凭它俩的实力没什么卵用,顶多限制一下陆鸣的行动,但只要能起点作用,靠他们五个武道宗师,再加上阵法之力,必定能将陆鸣制伏。

    不过那两个化劲巅峰实力的尸傀在另外四人眼中却如同鸡肋一般,但他们都清楚黑瘦老者的谨慎性格,也就没说什么,齐力杀向陆鸣。

    而金老板则一直站在阵法的边缘,静观其变,随时做好致命一击的准备。

    面对如此险境,陆鸣仍旧面不改色。

    “我的修为确实只有结丹境,但可惜你们不知道的是,我还是一名阵法宗师,更是一名神境武者!”

    陆鸣嘴角一弯,猛然抬手一抹,身影便彻底消失在黑瘦老者五人的眼前,甚至连金老板都失去了陆鸣的踪迹。

    这怎么可能?

    金老板满脸惊骇,黑瘦老者五人同样目瞪口呆,但下一瞬,一股生死危机便齐齐在他们五人心中浮现,前所未有的强烈。

    来不及多想,黑瘦老者果断后撤,与此同时使出全力朝危险来临的方向一掌拍出。

    砰!

    紧接着黑瘦老者狂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但让他郁闷得还想吐一口血的是袭击他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同伴。

    黑瘦老者强行稳住身形,忍不住骂道:“你特么疯了吗?偷袭我?”

    同样被黑瘦老者伤得不轻的那名武道宗师此时也是双眼直欲喷火,怒斥道:“你竟然倒打一耙,要不是你偷袭我,我能打你?”

    两人话一出口,就立刻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绝对是陆鸣搞得鬼。

    他俩猜得没错,确实是陆鸣改动了阵法,才让他俩自相残杀,另外三名武道宗师几乎也是一个下场。

    就在这时,一声冷笑在黑瘦老者耳畔响起,让黑瘦老者悚然大惊。

    “你不是想把我炼成尸傀吗?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但这回没再给黑瘦老者反应的机会,一抹寒光从他眉心一闪而过。

    下一刻,黑瘦老者双眼睁得老大,直挺挺向后倒去,死不瞑目。

    几乎不分先后,另外四名武道宗师眉心处皆出现一个红点,跟黑瘦老者一样,死得不能再死了。

    堂堂武道宗师,居然被人一击五杀,拿了个,如果要是让武道界的人知道,能翻天!

    但作为始作俑者,陆鸣却没有半点自得,以他如今的实力,武道宗师和化劲大师甚至是内劲武者没什么太大区别,更何况他还有天丛神剑这等神兵,简直如虎添翼。

    “先留在这里!”

    陆鸣瞥了一眼真正的杀人凶手天丛神剑,随后一步迈出,离开了阵法,出现在惴惴不安的金老板身前。

    从陆鸣出手到杀死五名武道宗师,只不过用了不到三息的时间,所以当陆鸣突然出现在金老板的眼前,金老板本能地运转修为,同时身形爆退至这栋别墅的阵眼,那速度,跟臃肿的身体完全不匹配。

    虽然心里惊恐莫名,但金老板面色不显,佯装不惧地喝道:“是我小觑了你,没想到你还懂阵法!”

    在他看来,自己之所以突然看不见阵法内的景象,陆鸣会突然从阵法中出来,完全是因为陆鸣懂阵法将黑瘦老者五人困在了阵法当中这才脱身而出,想要擒贼先擒王。

    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五名得力手下已经被陆鸣了,估计他说什么也不会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早就撒丫子跑路了。

    但很可惜,他不知道,所以……

    “按理来说,我对你有大用,活着的我远比死了的我对你有帮助,但你却非要置我于死地,为什么?”

    陆鸣直接无视了金老板展现出来的结丹后期修为,淡淡问道。

    “因为……,你必须死!”

    吐出两个字,金老板浑身杀机骤然爆发,连拍数掌。

    一道道金灵气凝聚而成的掌印裹狭着威猛之势,铺天盖地朝陆鸣袭去。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陆鸣摇了摇头,手指微动,叹道:“所以,该罚!”

    话音未落,寒光乍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