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7章 臭男人
    陆鸣和黑瘦老者离开了首尔,但在首尔的一些人,今晚可就夜不能寐了。

    举办酒会的那处庄园,一声声咆哮在其中一栋别墅的二楼隆隆作响。

    “派去的人都死了,你们竟然还不知道是不是陆鸣动的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怎么没去死?啊?”

    辛明洛脸色狰狞地瞪着跪在地上的三名手下,愤恨不已。

    派去的那几人,可都是高手,是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拉拢过来的,属于自己的嫡系力量,就这么没了,他怎能不气愤?不心疼?

    “少爷,属下在追踪的时候,发现还有几伙人也在跟踪陆鸣,那些人中甚至有武道宗师的存在,属下怀疑,那个陆鸣,并不是化劲大师,而是武道宗师,也有可能是有武道宗师级别的帮手暗中助他……”

    说到这儿,那名手下不再说了,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辛明洛旁边的李成泰,意思不言而喻:李公子给的信息,不够准确。

    “特么的,是你们办事不利,还敢怀疑我兄弟,我特么废了你们!”

    辛明洛闻言作势就要动手,但被李成泰拦了下来。

    “你手下的猜测没准是正确的,毕竟咱们是仓促之间调查陆鸣的身份背景,难免会有遗漏,再者说,陆鸣敢在酒会上那么嚣张,必定是有什么依仗,看来,他的依仗,就是这些了!”

    李成泰劝慰了一句,而后看向那名把锅甩给自己的手下,严肃道:“那些人的身份你能确定吗?后来如何?”

    “属下实力低弱,不敢离得太近,所以不知,不过后来其中一位武道宗师莫名离开了,而陆鸣,则跟另一个武道宗师领衔的三人小队离开了,没有隐藏行踪。”

    那名手下如实回道。

    李成泰眉头微蹙,又问:“那你可认识那名武道宗师?”

    那名手下顿时摇头道:“没见过,我敢肯定,那名武道宗师,不是首尔人,也不是几大家族的供奉!”

    似想到了什么,李成泰摆了摆手,道:“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

    那名手下看了眼辛明洛,方才躬身一拜,转身离去,同时暗松了口气。

    幸好李成泰好说话,要不然就算不死,也得被辛明洛扒一层皮。

    不过那名手下没走出几步,一柄锋利的刀尖从他的胸口透出。

    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不断流失,那名手下艰难转过头,瞪向突然对自己下杀手的李成泰,想要说些什么,但随着匕首离体,好似抽走了他全身的力气,一头栽倒在血泊里,死不瞑目。

    他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是天使的李成泰转瞬间就变成了魔鬼……

    这突然的一幕,顿时让辛明洛目瞪口呆,“成泰,你这是……”

    “他知道的太多了,而且,还没人敢指责我做事!”李成泰随手将染血的匕首扔在地上,朝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状若无事地笑道:“这次是我的责任,害你没了那么多人,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陆鸣血债血偿!”

    辛明洛实在是被李成泰表现出来的冷酷一面吓到了,连忙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跟你没关系的,是那个陆鸣太狡诈了,不赖你,不赖你的!”

    李成泰看了眼窗外的夜景,沉默片刻,突然说道:“其实有个办法,可以很快将陆鸣抓住。”

    辛明洛闻言双眼一亮,“什么办法?”

    李成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辛明洛。

    辛明洛听完,惊愕道:“你真舍得……”

    “一个女人而已,更何况只要陆鸣一天不死,她就不可能为我所用!”李成泰眼泛寒光,随后拍了拍辛明洛的肩膀,笑道:“不过这件事不能我做,所以只能劳烦兄弟你了!”

    辛明洛激动道:“放心,既然你舍得,那我也豁出去了,干了!”

    看着他一脸亢奋的模样,李成泰心中冷笑连连……

    …………

    …………

    叶白霜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回到酒店,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按照以往的习惯,这个时候她会自夸几句,但现在,她脸上不但没有笑容,反而布满了愁容。

    全都是因为那个臭男人!

    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

    回想起这一晚上的经历,她就越发生气了。

    那个臭男人不但占自己的便宜,还到处惹事,恨不得与全天下为敌似的,都多大人了,还那么冲动?

    “看你回来老娘怎么收拾你!”

    她气得直接将手包砸在镜子上,然后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红着眼抽泣道:“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是我的小男人,没我的命令,你不许有事!”

    瞧见这一幕,隐藏在暗处的小泽玛丽叹息着摇了摇头,对她的反感,弱了那么几分……

    与此同时,一栋别墅的露天阳台上,白嫣然望着欲言又止的庆姨,不以为然地笑道:“庆姨,你放心吧,我不会玩火的!”

    庆姨忍不住再次劝道:“小姐,陆鸣绝对不简单,你可不能陷进去啊,而且,你是有婚约的人了!”

    她不是担心陆鸣会对小姐不利,而是怕小姐爱上不该爱的人,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白嫣然没想到庆姨会提起这茬,先是一愣,然后好笑道:“庆姨,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跟他……,哈哈,好啦好啦,你放一百个心吧,我之所以接触他,绝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真逗!”

    听见小姐这么说,庆姨这才真正放心。

    她可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她可不想小姐误入歧途。

    待庆姨下去后,白嫣然站在围栏前,俯瞰首尔美丽的夜景,不觉间笑了起来:“庆姨可真有意思,原来是怕我喜欢上他!”

    “能让庆姨如此忌惮,看来他远比我想象得要厉害得多,我该不该联系凡哥呢?”

    手指有节奏地敲着围栏,过了好一会儿,她眸光一定,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当电话接通,她立马甜甜撒娇道:“凡哥,你什么时候来啊,我一个人好无聊……”

    足足煲了一个小时的电话粥,她才挂断电话,嘴角随之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道:“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第一更,晕晕乎乎的码字,你们能想象得到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