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20章 坐而论史!
    八点整,当宴请的宾客尽数到席,今晚的酒会正式开始。

    按照惯例,作为本次酒会的发起者,李成泰上台致辞,首先感谢众人的捧场,寒暄了一句,然后向众人隆重介绍叶白霜,最后将舞台让给叶白霜。

    叶白霜这种场面见多了,自然毫不怯场,含笑表达了来韩国的目的,又说了一些客套话,便接受了李成泰的邀请,跳起第一支舞。

    随着音乐声响起,今晚的酒会算是真正开始了。

    陆鸣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真正上流社会的酒会,看见那些人在大厅内一边跳着舞,一边有说有笑,他也是第一次知道上流社会的酒会原来是那么的无聊。

    因为他不会跳舞,也对跳舞没兴趣。

    所以他只能用美食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没过一会儿,白嫣然又走了过来,含笑说道:“陆鸣,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陆鸣不想与她有过多的接触,直接拒绝道:“我不会跳舞,你还是跟别人跳吧!”

    但白嫣然好似不死心一般,俏皮一笑,道:“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陆鸣心里不由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挺执着,道:“没兴趣!”

    白嫣然佯装不悦地说:“喂,正常都是男士请女士跳舞,我却反过来请你,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陆鸣无奈耸了耸肩,“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真不会,也真没兴趣!”

    见她很是幽怨地看着自己,陆鸣玩味道:“你跟我在这儿耗什么,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喜欢上我了,我可没有给人当小三的习惯!”

    “自恋,懒得理你!”白嫣然闻言顿时剜了他一眼,愤然离去了。

    陆鸣才是真的懒得搭理她,用餐盘装了一些点心,端着一杯酒来到僻静的角落坐下,默默关注着跳舞的人群。

    别看他们表明上一个个绅士淑女,但交谈的内容却是那么的不堪入耳,着实让陆鸣见识到了什么叫“道貌岸然”。

    “这就是上流社会啊!”

    听着那些粗鄙不堪的交易,陆鸣感慨万千。

    然而就在他百无聊赖的时候,一道略带磁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偷听。

    “是不是觉得他们很虚伪?”

    陆鸣偏过头,便看见一个身材高大,但相貌很普通的青年很随意地坐在了自己旁边,含笑看着自己。

    很明显,问的是他。

    打量了对方一眼,陆鸣点了点头。

    高大青年笑着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在笑,但却是讥笑。

    陆鸣好奇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高大青年不答反问:“你呢?”

    陆鸣叹道:“不得不来!”

    高大青年笑道:“我不是不得不来,而是不请自来!”

    “哦?”陆鸣闻言来了兴致,其实他也是不请自来的。

    高大青年突然问道:“你不是韩国人吧?”

    陆鸣更惊讶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你说着一口流利的韩语,但你不是韩国人,因为你不认识我!”

    “就因为我不认识你,你就判断我不是韩国人?”

    高大青年点了点头,笑道:“我叫李成敏,很高兴认识你!”

    陆鸣若有所悟,道:“你是李家的人?”

    李成敏指了指正和叶白霜跳舞的李成泰,回道:“我是他的哥哥,亲哥哥!”

    陆鸣这才释然,也想起了身边这个很自来熟的高大青年是谁。

    李成泰在李家排行老二,而这个高大青年是李成泰的亲哥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高大青年,是三星李家的长子。

    “我说他怎么如此说,原来他是三星李家的继承人!”

    陆鸣诧异地看了李成敏一眼,然后笑道:“失敬!”

    见他得知自己的身份还是那么的平静,而且不是装的,李成敏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不知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陆鸣没有隐瞒,吐出五个字:“陆鸣,华夏人!”

    “陆鸣……”李成敏喃喃道:“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陆鸣打断了李成敏的思考,笑道:“我就是个无名小卒,李大公子就没必要细想了,相逢是缘,何必深究来历呢!”

    李成敏先是一愣,然后大笑着说道:“好一句‘相逢是缘’,哈哈,一见到你,不知怎的,我就有种感觉,感觉咱们能成为朋友,没想到你还真对我的脾气,哈哈,原本以为是趟无聊之行,没曾想居然有了意外之喜,妙哉啊!”

    陆鸣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说的是华夏语,而且还这么流利,不由称赞道:“你的华夏语也挺不错!”

    李成敏感慨道:“我一直对华夏有非常浓厚的兴趣,我偷偷告诉你,在我年少时,曾经隐姓在燕京留学过一年,而且游历过很多个华夏城市和诸多名胜大川,越是了解,就越是对华夏的文化和历史着迷,我的华夏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

    说着,李成敏的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似乎对那一年的华夏之行,难以忘怀。

    陆鸣没料到他居然在华夏留学了一年,还这么崇尚华夏的文化和历史,更是把这么私密的**告诉了自己,一股莫名情绪涌上心头,叫做——骄傲。

    同时也对这个即将继承千亿家产的超级富二代有了好感。

    “你跟我想象中的韩国人,不一样!”陆鸣笑道:“在我的印象中,韩国人是那种数典忘祖,喜欢偷东西的人,韩国是由高丽国演变而来,而高丽国,曾是古华夏的附属国,但如今的韩国人,不但不承认历史,居然还声称古华夏的名人、瑰宝是你们的,恨不得华夏都是你们的,更是跟美国沆瀣一气,掉过头来对付我们华夏,真是叫人又气又恨啊!”

    “你这么评价我的同胞,也是让我有些为难啊!”李成敏尴尬一笑,旋即认真解释道:“但实话实说,如今的韩国,确实是有那种不太好的风气存在,毕竟我们国家的历史太过短暂,而以前的历史,又不太好,所以一些有心人就会想些歪门邪道,蛊惑国民,不过从某一角度说,这对我们国家是好事,只不过方法用的不对而已,而且那些人,只占少数,绝大多数的韩国人,还是很尊重历史的,无论历史是好,还是不好!”

    说到这儿,李成敏看向陆鸣,唏嘘道:“但正是由于你们华夏的历史文化正在流失,而且很严重,方才给了别人有机可乘,对于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