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9章 白嫣然!
    白嫣然见他没有反驳,暗松了口气,她还真怕他不承认,那就相当尴尬了,毕竟她以前也没见过他,于是笑着说道:“咱们今天下午的时候见过,在燕京机场的通道!”

    “我记得!”陆鸣点了点头,不过随后话锋一转,奇怪道:“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貌似咱们在燕京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并没有说过话吧?”

    “我叫白嫣然!”白嫣然伸出手,解释道:“燕京白家的人,白笑笑是我的表妹,而白若溪,则是我的亲妹妹!”

    陆鸣闻言差点没把口中的香槟吐出去,这尼玛敢不敢再巧些?

    白笑笑是白步仁的女儿,在隆城和他有很大的交集,说是他的一个追求者都不为过。

    而白若溪那个大明星,虽认识没几天,但同样“虐缘”深重,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笑笑和白若溪,还有她,居然同属一个家族,而且血缘关系那么近……

    “我说当时她看见我很是惊讶,原来她是白笑笑和白若溪的姐姐!”

    陆鸣这才释然,而后礼貌性地跟她握了握手,颇为尴尬地笑道:“世界还真是小啊,没想到你竟然是……,哈哈,她们俩可好?”

    白嫣然深深看了陆鸣一眼,然后玩味一笑,道:“一个每天魂不守舍地想着你,一个一提到你就恨得牙痒痒,我也不知道她们这算好,还是不好,你觉得呢?”

    陆鸣从白嫣然的语气中听到了很深的怨念啊!

    这是要替妹妹们打抱不平的节奏?

    陆鸣顿时悻悻然一笑,这话让他咋接?

    没法接。

    白若溪的反应,倒在他的意料之中,任谁被人敲闷棍送回国,恐怕都会心生不满,但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时隔一年之久,白笑笑竟然还……

    瞧见他一脸的尴尬,白嫣然莞尔一笑,安慰道:“好啦,我不是找你兴师问罪来了,我就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把我那两个眼高于顶的妹妹迷得神魂颠倒,常常挂在嘴边。”

    陆鸣立马正色道:“白小姐,我和她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白嫣然反问道:“那如果她们是想和你有那种关系呢?”

    陆鸣一愣,旋即苦笑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白嫣然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而后指了指远处的叶白霜,调侃道:“你既然有女朋友,那怎么还陪着一个单身漂亮的女人来这里,你别告诉我叶小姐就是你的女朋友孙香?”

    陆鸣双眼微眯,一眨不眨地盯着白嫣然的好看眼睛,脸色骤冷,反问道:“你怎么肯定我是陪她来的?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女朋友叫孙香?”

    被陆鸣这么盯着,白嫣然莫名感觉一股冷意袭身,但她依旧谈笑风生地说道:“你别忘了,笑笑曾在隆城住过,我不需要调查你的,而且,你的背景又不是什么秘密,不是吗?至于叶小姐嘛,我亲眼看到你们从一辆车上下来,这个理由充分吗?”

    听见她这么说,陆鸣脸色放缓,同样解释了一句,道:“我和叶小姐是朋友关系!”

    随后,陆鸣似想到了什么,又问:“你的那个长得挺帅的男朋友呢?没和你一起过来?”

    “他叫陆凡,是燕京陆家的大少爷!”白嫣然回道:“我们白家在韩国产业很多,而我是这边的负责人,这么重要的酒会,我自然要来了,而他嘛,比我还忙,自然没有功夫陪我了!”

    说到这儿,白嫣然突然说道:“我怎么感觉,你似乎对陆凡很感兴趣?”

    陆鸣闻言心中一禀,没想到她这么敏感,连忙若无其事地解释道:“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你男朋友出行的阵仗那么大,我不想记得都不行!”

    “他喜欢那样,我劝过,他不听!”白嫣然无奈一笑,随即剜了陆鸣一眼,娇嗔道:“你还真会转移话题,差点被你带跑偏了!”

    “我哪有!”陆鸣嘿然一笑,不过“燕京陆家”、“大少爷”、“陆凡”这三个词,被他深深记在了心里,而后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过来,不会真就只是想看看我吧?”

    “我原本是想警告你离笑笑和若曦远点,毕竟你已经有女朋友了,但看你对她俩的态度,也就没那个必要了,而且以你如今的能量,我一个小女子,也不敢。”白嫣然笑了笑,道:“没有了那种担忧,我现在则想跟鼎鼎大名的陆鸣交个朋友,作为诚意,我悄悄告诉你,叶白霜可能会有麻烦,你得有所准备!”

    在陆鸣耳边轻声说完,白嫣然微微欠身,便转身离开了,留给陆鸣一个美丽的背影。

    但陆鸣可不相信她会那么好心,因为短短的几句交谈,他就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十足的精明。

    而且,陆鸣看到她旁边跟着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女子,而那个中年女子,便是陆鸣感知到的几名武道宗师之一。

    这个看起来像个花瓶似的白嫣然,并不是那么简单。

    而燕京白家,也同样不简单。

    似感应到了陆鸣的目光,那名中年女子朝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陆鸣没有闪躲,大大方方朝那名中年女子举起酒杯,微微一笑,但换来的却是冷漠的目光和无视。

    “灵觉挺敏锐的,就是太没有礼貌了!”

    陆鸣翻了个白眼。

    一时间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陆鸣也就不再去想,继续大快朵颐,但大脑不知怎么的,总会出现那个叫陆凡的男人。

    与此同时,回过头的中年女子沙哑说道:“小姐,那个陆鸣很危险,您最好离他远些!”

    白嫣然瞥了一眼正在狼吞虎咽的陆鸣,好笑道:“有多危险?”

    中年女子沉默了下,如实回道:“我看不出他的深浅,但我敢肯定,他的实力至少不在我之下!”

    “他可是陆鸣,货真价实的灵武者,曾经斩杀过好几个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当然不在庆姨之下了!”白嫣然淡笑道:“庆姨,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陆鸣是个孤儿,陆凡、陆鸣、陆家,难道……”

    白嫣然这般想着,好看的眸子中渐渐有异样的神采浮现。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