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5章 囚牢?
    一上来就跟你说咱们能成为朋友,然后兴致勃勃讨论游戏,最后把你当成等待许久的知己,但前提是你俩是敌人,而且马上就要打生打死了,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

    陆鸣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但他一定会认为徐三寿疯了,因为他百分之二百确定自己没疯。

    不过要是再继续听徐三寿的胡言乱语,陆鸣真怕自己也会疯。

    所以陆鸣当即打断了徐三寿的自我陶醉,冷声道:“徐三寿,我不知道你是真疯了,还是故意装傻充愣,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咱们现在是敌人,也只能是敌人,我这次来,不单单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成千上万被你残害的普通人,动手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徐三寿一脸心痛地说道:“本皇没疯,本皇也没有装傻充愣,本皇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你怎么能跟那些庸人一样想本皇呢?你可是本皇苦等的那个人啊?”

    奶奶个腿,没完了是不?

    陆鸣实在忍不了了,立刻呼唤雀灵秋,准备让神女姐姐将这个话唠的疯子干掉。

    但下一瞬,他心头大震,因为雀灵秋没有任何回应。

    按照常理来说,以雀灵秋的火爆脾气,早就忍不住爆粗口,主动出来收拾徐三寿了,怎么可能在自己呼唤后,还一点动静没有?

    这不科学啊!

    连忙再次呼唤雀灵秋,但结果依旧。

    这回陆鸣脸色异常凝重,因为他的灵念无法进入五行珠世界。

    也就是说,不是雀灵秋不出来,而是他与雀灵秋断了联系,仿佛五行珠世界被完全隔绝了,雀灵秋不但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也出不来。

    但这怎么可能?

    不过很快,徐三寿就给了他答案。

    “陆小友,你不用尝试联系那位天凤族的天外来客了,当你踏入这间屋子的那一刻起,不单单是你的灵念,就算是你的神念,也彻底无用,哦,本皇差点忘记了,你才结丹境,还没有神念呢!”

    徐三寿笑吟吟地看向陆鸣,说道。

    阵法!

    一瞬间,陆鸣猜到了关节所在。

    但随着视线扫向四周,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并没有感知到阵法之力,哪怕一丝。

    可不是阵法之力,那徐三寿是怎么办到的?

    而且徐三寿不但知道雀灵秋的存在,还知道雀灵秋是天凤族的天外来客,他是怎么知道的?从何时知道的?

    他怎么可能知道?

    陆鸣猛地瞪向徐三寿,脸色变得无比忌惮,喝问道:“你究竟搞了什么鬼?”

    徐三寿耸了耸肩,很无辜地回道:“不是本皇搞的鬼,而是我的那个义父搞得鬼,因为这里,就是本皇的囚牢!”

    囚牢?

    陆鸣双目一震,不容分说,身形一晃,便欲离开。

    但下一刻,一道光幕突兀浮现,直接将他弹了回去。

    换了个方向,依旧如此。

    这时徐三寿唏嘘道:“陆小友,不用试了,就算你是神境修士,也别想离开这里,哦,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的那个好义父,不但是神境巅峰修士,还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九品巅峰阵法圣师,他为了囚禁本皇,不惜动用了九品阵法,即使你的那位天凤族的前辈能够出来,恐怕也难以破解,更别说你了,还是歇歇吧!”

    陆鸣闻言顿时震撼莫名,他怎么也没想到,徐福不但修为高深莫测,在阵法一道更是达到了顶级境界,随后释然。

    “我说我怎么感觉不到丝毫的阵法之力,不是不存在阵法,而是阵法品阶太高了,高到以我的阵法天赋也没资格觉察得到。”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在陆鸣心中油然而生。

    那可是九品阵法啊,他怎么可能破解呢?

    “虽然那个老不死的尖酸刻薄,睚眦必报,不是什么好人,但本皇不得不承认,他在修行上面的造诣确实厉害,不服不行!”

    徐三寿感慨一声,随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朝陆鸣摆了摆手,笑道:“反正你暂时是出不去了,不如坐下来喝杯茶,聊聊天!”

    陆鸣深深看了十分平静的徐三寿一眼,质疑道:“我不信没有出去的办法,如果你离不开这里,怎么发动的叛乱?”

    “叛乱?”徐三寿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应该叫拨乱反正才对,而且区区一个弹丸之地,区区一众庸人,即使本皇困在这里,想统治他们,完全不需要亲自动手,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有一点你倒是猜对了,我确实能放你出去,但本皇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值得说话的人,本皇怎么可能轻易让你离开呢!”

    徐三寿说得轻描淡写,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自信。

    陆鸣戒备道:“你究竟想怎样?”

    徐三寿一边斟茶,一边苦笑道:“本皇不是说了嘛,想跟你聊聊天、喝喝茶、交个朋友,可你就是不信啊!”

    “你应该清楚,我这次来是要杀你的!”

    “我知道啊,但你最大的底牌不能用了,你还拿什么杀本皇?”

    “我杀了你好几个手下,你难道不想杀我?”

    “你把他们全杀光了最好,反正我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过,倒是清净了!”

    “我救了宫箦媛,倭建,现在你的统治岌岌可危,你不担心?”

    “一个弹丸之地,一众庸人,本皇有什么好统治的?而且压根就不是本皇要统治他们,是他们主动要本皇统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本皇就当这个狗屁神皇大人了,玩玩而已!”

    ……

    一问一答,陆鸣很快就不淡定了,因为这和他知道的信息完全不一样。

    最主要的是,徐三寿回答的那么坦然,完全不像在说谎,而且也没那个必要。

    但宫箦媛和倭建等人说的也是实话,奶奶个腿,这到底是咋回事?

    陆鸣彻底懵逼了。

    随后,陆鸣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他们都说是你杀了你的大哥,是真是假?”

    闻言,徐三寿喝茶的动作陡然一僵,缓缓抬起头,看向陆鸣,原本十分淡然的神色变得阴沉无比,一股绝强的杀意更是不受控制地逸散而出,眯缝着眼反问:“你说呢?”

    第二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