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73章 揭秘:神皇的来历!
    这一手狗粮撒得真是让人猝不及防,陆鸣想不吃都不行。

    不过陆鸣对此表示理解。

    人家时隔好几百年才重新在一起,自然是你侬我侬,情意绵绵,恨不得长在一起。

    现在只是牵个小手,说句情话,眉目传个情,已经算是相当低调了,够给他面子的了。

    人得儿知足……

    陆鸣轻咳一声,笑着说道:“我相信以倭建大哥的能力,修为恢复是早晚的事情,小弟就不打扰你们夫妻团圆了!”

    说完,他向宫箦媛和倭建拱了拱手,便欲离开。

    这点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不过还没等他转身,就被倭建拦了下来。

    “哈哈,让陆兄弟见笑了,我们夫妇以后有的是时间,不在这一时,我还有些重要的事情与你说!”倭建爽朗一笑,而后突然一脸凝重地说:“陆兄弟,你灭了影武神社,又杀了热田,徐三寿是不会放过你的,虽然我知道你实力非凡,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小心徐三寿!”

    “哦?”陆鸣正好也想多了解了解那个自称神皇的家伙,好奇道:“倭建大哥,你很了解他?”

    倭建叹了口气,唏嘘道:“虽然彼此敌对,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陆鸣没想到他会对徐三寿有这么高的评价,越发好奇了。

    倭建眸中泛起回忆之色,继续说道:“我不是很了解他,因为在我出世之前,他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我之所以会那么评价他,是从我师父那里听说的。因为我师父和他,都是神武天皇的义子,而且,我师父曾经和他是最好的兄弟!”

    “当年神武天皇来到日本,带来了数千童男童女,在其中,有几百人拥有修行天赋,而我师父,徐三寿,还有另外七个小孩儿,是那几百人中修行天赋最好的,所以被神武天皇收为义子义女,依据各自的情况,传授无上神法,我师父年纪稍长,性格又沉稳淳厚,故排行老大,而徐三寿,由于年纪最小,所以排行老九。”

    “但当他们九个长大成人,排行最后的徐三寿却表露出远超他人的修行资质,一跃成为九人中修为最高的那个,而且由于年纪最小,最为聪慧,也最为可爱,所以另外八人都十分宠爱他,什么琐事都不让他做,只让他安心修炼,一致认为他是最有希望真正继承神武天皇衣钵的传人,但是……”

    说到这里,倭建感慨道:“当神武天皇准备离开日本,追寻真正的长生之道时,却没有带他离开,反而带走了最为愚笨的五姐和八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然,也出乎了徐三寿的意料。当时我师父急忙向神武天皇求情,希望神武天皇能带上徐三寿,但被神武天皇拒绝了,说他不适合自己的道,然后毅然决然领着两个义子义女离去了,也就从那一天起,原本生性活泼的徐三寿变得沉默寡言,开始疯狂修炼,虽然他没说,但我师父能够看得出来,他是想证明给神武天皇看,他才是神武天皇最佳的传人。”

    “我师父见怎么劝说都没用,便只能任由他这么修炼下去,希冀有朝一日神武天皇回来能够回心转意,也希冀他能早日想开。过了几百年后,徐三寿突然离开,留下字条说是出去历练,之后在日本便出现一个行侠仗义、实力非凡的剑客,被当世人尊称为剑神,我师父一猜那个剑神就是他,老怀甚慰,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当神武天皇回来之时,却是他们兄弟反目,神武天皇出手镇压徐三寿之时。”

    “我师父觉得徐三寿会从一个人人崇拜的剑神变成欲图颠覆整个日本的刽子手,完全是自己的责任,所以恳求神武天皇放徐三寿一条活路,自己愿意替徐三寿承受罪孽,见我师父以死相逼,神武天皇最终放了徐三寿,废了他的修为,将他囚禁在一处地方,然后带着剩余还活着的几名义子义女再次离开,而我师父为了他,选择留下来,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战死沙场的!”

    这时,倭建俊朗的脸庞顿时浮现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几百年后,徐三寿不但恢复了修为,还更上一层楼,神不知鬼不觉蛊惑了无数人,再次发动叛乱,而且手段更加血腥,甚至连最疼爱他的长兄,也就是我的师父,也被他亲手杀死了,真是猪狗不如!”

    静静听完倭建的讲述,陆鸣心中泛起滔天大浪,久久难平。

    不是他不够沉稳淡定,实在是倭建的话太有冲击力了。

    徐福居然有九个义子义女。

    徐三寿曾经是日本的第一代剑神。

    而徐三寿之所以能活下来,竟然是因为倭建的师父求情。

    ……

    随后,陆鸣皱眉道:“倭建大哥,既然你那个时候就已经战死了,那后来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未等倭建回答,宫箦媛叹道:“是我告诉夫君的!”

    陆鸣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徐三寿杀了倭建大哥的师父?你亲眼所见?”

    宫箦媛摇了摇头,道:“并非臣妾亲眼所见,但当时师父得知叛乱的源头来自徐三寿,便立刻动身前往囚禁之地准备制止徐三寿,可那之后,师父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了,而整个日本则成为了徐三寿的囊中之物,如果不是他杀了师父,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陆鸣沉默片刻,又说出了心中疑惑:“那徐三寿为什么没有杀了你?为什么没有彻底毁坏倭建大哥的肉身?”

    “这……”宫箦媛一时语塞,猜测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他良心发现,觉得对不起师父,所以才没有对我们夫妇彻底下杀手吧!”

    倭建似想到了什么,激动道:“陆兄弟,你的意思是说,我师父并没有死?”

    陆鸣叹道:“如果徐三寿真的杀了你师父,你们觉得他还会放过你们吗?当然,也有可能真如宫夫人所言,但这些都只是猜测,我也不好下定论!”

    听他这么一说,倭建和宫箦媛彼此看了一眼,皆是恍然大悟。

    是啊,如果徐三寿真的连至亲之人都下得去手,又怎么会放过自己?

    难道,师父真的没死?

    第二更奉上!!!求支持,谢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