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6章 突然变卦!
    宫箦媛美艳的脸上浮现一抹凝重之色,想了想,方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不如这样,咱们先假装没有抓住陆鸣,静观其变,毕竟咱们猜不透神皇大人的真实目的,只能先如此了!”

    热田大神沉吟片刻,点头道:“那就依你的意思,至于这个蝼蚁,就交给你处置,我现在正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一旦我神功大成,就算神皇大人真如你所言欲对我不利,哼,那就别怪本神不念旧情了!”

    冷哼一声,热田大神便欲离开,从始至终,就只看了陆鸣一眼,全然没把陆鸣放在眼里。

    但就在这时,被热田大神当作蝼蚁,一直默不作声的陆鸣,却突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宫夫人,还跟这个刽子手废什么话,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热田大神闻言猛然回头,铜铃般大小的眸子冷冷盯着陆鸣,一股滔天的威势随之席卷而出,厉喝道:“宫贵妃,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看的是陆鸣,但问的却是宫箦媛,而且称呼直接从“阿媛”变成了“宫贵妃”,显然对宫箦媛起了戒心。

    宫箦媛也没料到陆鸣会突然这么说,先是一愣,旋即朝陆鸣鄙夷道:“死到临头,还敢挑拨我和热田大神的关系,这么拙劣的手段,亏你想得出来?”

    热田大神顿时怒声道:“臭小子,信不信本神现在一巴掌灭了你?”

    见热田大神相信了自己的话,宫箦媛暗松了口气,不过心里还是莫名火大。

    明明已经商量好的计划,陆鸣却突然变卦,他到底想干什么?

    但宫箦媛还是拼命向陆鸣使眼色,她真怕陆鸣再干什么蠢事影响大计。

    陆鸣瞥了一眼宫箦媛,内心冷笑。

    他不知道宫箦媛为什么会那么计划,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也不在意,但他可没有把自己性命交托给陌生人的习惯,而且还是一个城府极深、所图甚大的老女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要逼宫箦媛出手。

    “宫夫人,你如果还想救你的夫君,就立刻动手,否则咱们的交易,就此作罢!”陆鸣一脸玩味地看着热田大神,缓缓笑道。

    “热田,你别信他的鬼话,我……”

    宫箦媛狠狠瞪了陆鸣一眼,连忙向热田大神解释,但话到一半,她的身影已然到了热田大神的背后,与此同时一拳狠狠轰向热田大神的后心,突下杀手。

    但热田大神从陆鸣开口的瞬间就开始提防宫箦媛,怎会被宫箦媛偷袭得手?

    就在宫箦媛出手的瞬间,热田大神已然闪躲到了远处,粗犷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惊讶和愤怒,反而露出“我早就料到了”的笑容,讥笑道:“呵呵,阿媛,你果然还是忍不住了!”

    “其实本神早就知道你有反心,但本神万万没想到这么多年你都忍了,居然会选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合作对付我?当年的你是多么的风姿卓卓、智谋超人、令无数英雄为之疯狂,但现在,啧啧,却被一个臭小子逼得亲自动手偷袭,如今的你,真是让本神好生失望啊!”

    说到此处,热田大神一脸的感慨唏嘘,更有浓浓的失望,仿佛亲眼看见自己曾经心爱的女神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那种天大的落差,令人太失望了。

    宫箦媛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此刻已经真正撕破脸,也就没什么好装的了,那张美艳的面孔除了浓浓的恨意,便是滔天的杀机,“热田,当年你霸占这里,害得我夫君不但没能苏醒,反而希望越来越渺茫,我就发下毒誓,誓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热田大神深情凝视宫箦媛,不甘道:“哦,原来还是为了那个短命鬼啊,本神真不明白,那个短命鬼有什么好的,他哪一点比得过本神?本神这么多年对你如何,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要不是本神喜欢你,你觉得你还会活到现在吗?”

    宫箦媛决然道:“你只不过是徐三寿的一条走狗而已,不配和我的夫君相提并论,无论是当年,现在,还是以后,我宫箦媛就算是死,也不会喜欢上你!”

    “你说这种话,真是太伤本神的心了,本神本来还对你心存一丝幻想,但现在看来,呵呵,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会成为本神的女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对你,我会每天在那个短命鬼面前玩弄你、折磨你、羞辱你,等我把你彻底玩腻了,再让最卑贱的凡人玩弄你,不过你放心,我是决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永生永世受尽折磨,让你永远不能和那个短命鬼在一起,哈哈,哈哈哈!”

    说着,热田大神似乎看到了宫箦媛受尽屈辱的画面,癫狂大笑,近乎歇斯底里。

    听见他那恶毒的话语,瞧见他那疯狂的笑容,陆鸣不禁有些感慨,恐怕这就叫因爱生恨吧!

    但宫箦媛丝毫没有被他的话语影响,娇喝道:“陆鸣,事到如今,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咱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杀了他,如果你没那个能力,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女人这么喜欢威胁人吗?

    陆鸣撇了撇嘴,道:“放心吧,他今日必死无疑!”

    “真是好笑,就凭你们两个也敢大言不惭说要杀了本神?你们凭什么?”热田大神好似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嗤笑一声,随即话锋一转,可惜说道:“虽然本神很想立刻灭了你们,但阿媛说的对,你暂时还有用,而阿媛,本神还得留着慢慢享用呢,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会将你折磨到只剩一口气再把你交给神皇大人,真是好多年没折磨人了,真是怀念那种乐趣啊!”

    但下一瞬,他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然在了宫箦媛的身前,伸出蒲扇般大的手掌,以极为霸道的姿态,朝宫箦媛的粉白脖颈抓去。

    至于陆鸣,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一个结丹中期的蝼蚁而已,他随手就能碾死。

    不过他绝想不到,自己的性命,就结束在他眼中的蝼蚁手上……

    第一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