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9章 雀灵秋的科普、宫箦媛的现身!
    雀灵秋翻了一个美美的白眼,“你觉得,我有必要,有闲工夫骗你吗?”

    陆鸣连忙讪讪一笑,解释道:“神女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有点不敢相信而已,嘿嘿!”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雀灵秋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随后话锋一转,道:“不过看来你们这颗名为‘地球’的星球,万年前确实是不错的修行大星,要不然也不会有神境大能锻造出天级九品的至宝!”

    “神境?”陆鸣一愣。

    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雀灵秋嗤笑道:“你不会认为本神说的神境,是你现在武道的境界吧?”

    没等陆鸣回答,雀灵秋就鄙夷道:“就你现在武道这个境界,也敢自称神境,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可笑之极,如果真被神境的武道大能得知,人家吹一口气,就能分分钟教你做人!”

    陆鸣顿时无语之极,“神境”又不是我说的,跟我有毛关系,你用得着这么讽刺我吗?

    如果实力够,陆鸣一定要教她怎么做人,不用分分钟,而是秒秒钟。

    陆鸣讪讪笑道:“嘿嘿,神女姐姐,那我现在是什么境界啊?”

    “你?”雀灵秋懒洋洋回道:“你不过刚刚能称为武修而已,境界划分嘛,应该是武徒!”

    武徒?

    陆鸣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直接从神境变为武徒了?

    这差距也忒大了吧?

    “你现在只是打破了人体桎梏,真正踏入武道一途成为武人,但在武道上算是刚刚起步,叫你武徒,不对吗?”雀灵秋冷笑道:“你距离真正的神境,也就是武神,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而灵修所谓的神境,名为神游境,天人之后,是神虚、神我、神游,虽然这三个小境界是相连的,统一称为神游境,但只有达到了真正的神游境,才配称为神灵,你修为结丹,也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被神女姐姐这么一科普,陆鸣双目大睁,这才明白自己还是那么的弱小,而无论是武道还是灵道,皆是永无止境。

    突然,陆鸣似想到了什么,诧异道:“那这么说,神女姐姐,您是神游境?”

    雀灵秋下巴微扬,傲然道:“神游境,呵呵,本神全盛时期,早就突破了神游境,只不过我习惯自称‘本神’,懒得换了而已!”

    嘶!

    陆鸣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她的目光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敬了。

    超过神游的境界,那会是什么境界?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个境界,绝对是他想象不到的存在。

    “之后的境界,你暂时不用知道,还是老老实实修炼吧,你现在的修为,也就在这颗没落的星球还算有自保之力,如果出了星球,进入宇宙,呵呵,你真如蝼蚁一样,屁都不是了,当然,除非你达到神虚境,否则也进入不了宇宙!”

    雀灵秋冷冷一笑,又说了句“这把剑不错,好好温养吧”,便从陆鸣的眼前消失了。

    陆鸣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但拜托,能不能好好说话,非得开启嘲讽模式吗?

    也懒得抱怨了,陆鸣立马换上一副笑脸,轻柔抚摸着天丛神剑,自信说道:“天丛,虽然我现在还很弱小,但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绝顶强者,不会辱没了你‘天丛神剑’曾经的威名!”

    天丛神剑顿时剑尖弯折,宛若点头,然后在陆鸣猝不及防之下,划破陆鸣的手指,吸收了陆鸣的一滴鲜血。

    下一瞬,一股和天丛神剑水乳交融的亲切感在陆鸣心中油然而生。

    滴血认主!

    陆鸣瞬间明白了天丛神剑的举动。

    但紧接着,天丛神剑化为一道流光,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径直冲向他的腹部,然后消失不见。

    陆鸣一惊,急忙内视己身,赫然在自己的丹田内,九层灵台最顶端的灵台,看到了天丛神剑。

    天丛神剑明明是实物,怎么跑到自己的灵台内了?

    灵台不是蕴养道法的地方吗?

    难道说,天丛神剑,自带道法?

    陆鸣不明觉厉。

    呼唤了一番,但天丛神剑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依旧静静躺在第九层灵台,压根就不搭理他,仿佛大爷一般,陆鸣顿时哭笑不得。

    看来,自己又请了一尊大爷啊!

    不过陆鸣没有丝毫不乐意,虽然天丛神剑不复往昔,但怎么说当年也是天级九品的至宝啊,这样的大爷,他还真希望多养几个。

    随后,陆鸣悄然离开了热田神宫开放的景点,和小泽玛丽返回特别调查局在名古屋的临时驻点。

    …………

    …………

    一路无话,二十分钟后,陆鸣二人回到了别墅。

    不过刚到别墅门口,陆鸣就感知到了什么,双目一沉,停住了脚步。

    小泽玛丽不明白陆少为什么突然不走了,但也是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道酥麻的声音幽幽传来,解答了小泽玛丽的疑惑。

    “陆公子,怎么不进来了,妾身可是恭候多时了!”

    陆鸣闻言不再停留,推开院门,和小泽玛丽走了进去。

    进入别墅,陆鸣便看到三个穿着金色长袍、剃着光头、宛若和尚般的枯瘦老者和三名穿着纯黑祭司服、头戴道冠、面容慈善的老头分立两侧。

    而一位面容娇美、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美妇穿着日本古代的服饰坐在中间,正笑吟吟地打量了他,眸光有秋波流转,笑容明艳动人,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自然而然散出。

    看到她的第一眼,陆鸣脑海中不由浮现四个字:风情万种!

    不过当陆鸣看见昏迷不醒的徐向阳、佐佐木兰和白若溪后,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说道:“你是何人?为什么绑架我的朋友?”

    “绑架?咯咯,妾身怎么可能做出那么不美的举动,妾身只是让他们睡一个好觉而已!”美妇娇笑一声,而后站起身,略一施礼,用华夏语自我介绍道:“臣妾名为宫箦媛,陆公子,你可以叫臣妾宫姐姐或者小媛,随你!”

    说完,宫箦媛娇嗔地看了陆鸣一眼,秋波浪浪,媚意十足。

    第二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