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1章 入热田神宫!
    陆鸣是第一次来日本,更是第一次来热田神宫,既然有这么一个自告奋勇的免费向导,不用白不用。

    而终于发现有一样比过陆鸣的白若溪自然兴高采烈,一边领着陆鸣观光,一边将热田神宫的历史娓娓道来。

    “热田神宫是日本最古老和地位最高的神宫之一,传说是在3世纪时由日本武尊倭建的妃子宫箦媛所建,用以供奉倭建使用的草雉剑,就是日本三大神器之一的天丛云剑。

    传说草雉剑是被放逐的须佐之男取自八岐大蛇尾部,并献给天照大神,后来便作为三大神器之一赐给天照大神的子孙——日本天皇,供奉于伊势神宫,在景行天皇时期由皇子倭建的舅父倭姬交给倭建。

    关于草薙剑,在日本的史书和神话传说中都有很多记载,是日本人心中的神物。热田神宫大殿供奉武尊和宫箦媛、以及天照大神、素盏鸣尊、见稻种命五位神明,在日本历代都极受重视,在民间更是有着极高的威严。

    日本历代的当权者都以各种形式表达对热田神宫的尊敬,宫内的“信长屏“,就是织田信长所献的一面墙壁。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亦有大修神社之举,近年日本天皇和皇后还曾到此参拜。”

    说到这儿,白若溪得意一笑:“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便是这三件宝物乃是秦始皇嬴政的宝物,在徐福受秦始皇之命出海寻长生不老药之时被带走,到扶桑后流落,被日本人视为私有,你觉得,哪种更可信?”

    正打量着那几尊神像的陆鸣随口回道:“当然是第二种!”

    “一猜你就会这么说!”白若溪瞥了他一眼,而后笑道:“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日本不过是蛮夷之地,哪里可能制造那等宝物,而且我严重怀疑,如今的日本,实际上是徐福开创、发展而来的,嘻嘻!”

    陆鸣诧异地看向她,“没想到你懂的还挺多!”

    “那是,本姑奶奶什么不知道!”白若溪傲娇一笑,嘚瑟道:“没文化,真可怕!”

    “……”陆鸣不由瞪了她一眼,这小妮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笨蛋,其实这些网上都有的!”白若溪吐了吐舌头,二连击。

    “……”陆鸣无语之极,居然又被鄙视了。

    “我倒想看看所谓的日本三天神器之一的草雉剑,你知道在哪吗?”

    “当然知道啦,宝物自然放在宝物馆啦,笨蛋,走起!”

    白若溪蹦蹦跳跳地走出热田神宫正殿,全然不顾黑着脸遭受三连击的陆鸣。

    但就在她享受怼陆鸣的带来的满足感,陆鸣已然神不知鬼不觉做完了该做之事。

    其实当陆鸣刚踏入热田神宫的范围,他的灵念就感知到很多不弱的气息散布热田神宫的各处,虽然那些气息不算太强,但也相当于内劲武者了,这就更加让他相信小泽玛丽的判断:真正的热田神宫,就在这处景点。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内劲武者实力的人遍布四周,但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热田神宫的势力多么恐怖。

    不过陆鸣没敢探究热田神宫真正的入口在哪里,因为他本能感觉到这里有非常可怕的阵法,一是怕打草惊蛇,二则是他这次来,目标是影武神社,而不是热田神宫。

    跟着白若溪进了宝物馆,在一楼看到了很多陈列的古器物,但在他看来,这些根本不能称之为“宝物”,顶多算是旧物件,一丝灵性也没有,除了研究历史、纪念、欣赏,屁用没有。

    当然,不是他对历史不尊重,而是如今身份不同,眼界也就不同,他认为的宝物,现在起码是法器打底。

    宝物馆不但占地极广,而且足足有七层之高。

    天色渐晚,陆鸣没耐心一层层游览了,提议直接去放置草雉剑的那层,也就是顶层。

    其实看了这么多假“宝物”,陆鸣已经对那柄草雉剑毫无兴趣了,因为他猜测那柄供人欣赏的草雉剑,多半是假的。

    但当他到了宝物馆的顶层,不禁怀疑起了自己的猜测,居然有两名实力堪比化劲大师的强者伪装成安保人员守在门口,而且还用高科技仪器检查进出的游客。

    瞧见那他吃惊的模样,白若溪以为这是他没见过世面的表现,笑着解释道:“草雉剑虽然只是一柄破剑,但怎么说都是日本三大神器之一,对日本人来说意义重大,价值非凡,所以安保极为严格是很正常,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跟着我,别东瞧西看的,小心被人当作盗宝贼抓起来,丢咱们华夏人的脸!”白若溪揶揄一声,便意气风发地走了过去。

    “这小妮子还挺记仇的!”听见她用自己说过的话讽刺自己,陆鸣哭笑不得,跟了上去。

    经过起码十几道安检,陆鸣终于进入了安放草雉剑的房间。

    说是房间,却堪比宫殿般奢华,而草雉剑,就放在中央位置。

    “喏,这就是草雉剑了!”白若溪指了指安放在一根奇形怪状的柱子上头,被看似玻璃罩住的一柄布满锈迹的长剑,而后嫌弃道:“你看上面都生锈了,要不是被放在这里,我真怀疑是日本人拿一块破铜烂铁假装草雉剑呢!”

    但白若溪口中的“破铜烂铁”,在陆鸣眼中却宛若瑰宝。

    当陆鸣的目光投向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的一瞬间,他就敢断定,这柄破剑,必定是真的草雉剑无疑了。

    因为它正无时无刻散发着令人生畏的剑意,还有……灵气!

    但非剑道宗师级别强者,不能察觉,非修士,不能感知。

    陆鸣双眼一震,万万没想到热田神宫居然将真的草雉剑放在这里供人参观游览,这太……奢侈了吧?

    也太大胆了吧?

    以他的眼里,自然能够看出这柄草雉剑是攻击性的法器,而且至少达到了灵器的级别,要不然不会有灵气溢出,甚至更高。

    但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这里,难道他们不怕被人抢吗?

    下一瞬,当他想要接近草雉剑的时候,他身形陡然一僵,刹那知道热田神宫为什么敢这么做了。

    第一更奉上,昨天写着写着睡着了,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