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0章 把大明星训哭了!
    如此近距离看着一张充满朝气的漂亮脸蛋,陆鸣不得不承认,白若溪确实是个美人胚子,尤其是那双眼睛,十分灵动,充满灵性。

    就是她问的问题有些蠢,拉低了她的颜值。

    所以陆鸣没有回答她的蠢话,而是笑着反问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佐佐木兰受到了处分,以后都不能为国效力了?”

    白若溪先是一愣,那双灵性十足的大眼睛旋即露出震惊之色,最后变成了怒意,“你把木兰怎么了?”

    陆鸣淡笑道:“她违抗我的命令,你说呢?”

    白若溪气愤道:“是我骗她帮忙的,跟她没关系!”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以为你是谁?”陆鸣不屑道:“你明知道她的身份,还让她违抗命令帮你,你就是这么对你粉丝的?我的白大明星,你可真是够大牌的啊!”

    白若溪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故意害她的,我就是……”

    但未等她说完,陆鸣就冷冷打断道:“无论你是不是故意的,你都已经害了她,你不是很聪明嘛,小心机一套一套的,当你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怎么没考虑到会给她带来什么后果?还是说你压根就不在意她会如何?”

    白若溪慌乱道:“我没有不在意她,我真的不知道会给她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说到最后,白若溪眼眶泛红,脸上满是自责。

    她当时满脑子都是陆鸣,真的没想那么多。

    “这回你知道了!”陆鸣此时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觉悟,在他看来,白若溪就是一个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围绕着她转的傲娇女,做事不计后果,全凭心意,这种人,就必须狠狠敲打一番,否则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她无心伤害。

    白若溪泪眼汪汪地看向陆鸣,哽咽道:“陆鸣,我求求你,放过佐佐木兰好不好?只要你能绕过她这一次,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真的!”

    陆鸣随口回道:“我让你陪我上床,你也干?”

    白若溪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过份的要求,本能地骂道:“臭流氓,你做梦!”

    “你看看,你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为了佐佐木兰做什么都行,现在事关自己,立马就现原形了,呵呵,我真替佐佐木兰感到不值啊,选谁当偶像不行,竟然选了你!”陆鸣嗤笑一声,十分毒舌。

    白若溪俏脸一白,脸上火辣辣的。

    “除了这个,其它的我都能答应你!”白若溪咬牙说道。

    “那帮我洗脚?”陆鸣顺口一说。

    “你……”白若溪顿时双眼喷火。

    “怎么,又做不到了?”陆鸣玩味一笑:“你就承认了吧,其实你就是只在乎自己的人,没什么可丢脸的!”

    “我不是,我不是你说的那种自私自利的人,我不是!”仿佛被陆鸣触碰到了逆鳞,白若溪近乎咆哮地喊道。

    “别那么激动嘛,在异国他乡,可别给咱们华夏丢人!”陆鸣扫了一眼周围看过来的顾客,无语道。

    “姓陆的,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为什么总是针对我?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呜呜,你根本不了解我,凭什么那么说我?呜呜,我恨你,我恨你!”

    从小到大,白若溪哪里被人这么讽刺过,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没想到这小妮子看着挺坚强的,居然这么不禁说,陆鸣更无语了。

    他最看不惯女人流泪,无奈道:“别哭了,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把你怎么地了!”

    白若溪一边流泪,一边死死瞪着陆鸣,“你就是把我怎么地了,你就是欺负我了,我就哭,你管得着嘛!”

    陆鸣满头黑线,没办法,只能威胁道:“只要你不哭,我就不追究佐佐木兰的失职之罪了!”

    “真的?”

    “真的!”

    下一瞬,白若溪胡乱抹了两把脸,真就止住了哭势。

    陆鸣目瞪口呆,这也行?

    瞧见眼泪还在她眼眶里打转,但她使劲不让泪水留下来,知道她刚才不是装的,而是真哭了,陆鸣犹豫了下,方才实话实说道:“我刚才只是想敲打你一下,毕竟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很多人,如果你做事不计后果,一旦喜欢你的人效仿,会坑很多人的,而且你那不叫敢爱敢恨、做自我,而是任性胡来、不负责任的表现,明白吗?”

    这回白若溪破天荒的没有怼陆鸣,噘嘴点了点头。

    看来这小妮子也不是无可救药。

    陆鸣对她的态度有些改观,而后问道:“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可能会有点危险,你敢不敢?”

    白若溪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敢!”

    陆鸣随即站起身,用稍微生涩但很纯正的日语喊道:“老板,结账!”

    …………

    …………

    坐在计程车里,白若溪一眨不眨地盯着陆鸣,问道:“陆鸣,你总这么教训人吗?”

    听见她这么说,陆鸣不由想起了冷雪,低沉道:“你是第二个!”

    白若溪追问:“那第一个是谁?是女人吗?漂亮吗?”

    陆鸣叹道:“是女人,比你漂亮,但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听到前半句,白若溪眼神一黯,但听完后半句,她双眼又明亮起来,不过她理解的“不在这个世界”,和陆鸣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这么说,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被你用那么刻薄尖酸的话语教训过的美女了?”

    “算是吧,但纠正一点,你充其量也就是个有点姿色的小女孩儿而已!”

    “那也是美女,美少女!”白若溪不服气地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不会被我训傻了吧?

    看见她在那儿傻笑,陆鸣嘴角扯了扯。

    大约半个小时,陆鸣和白若溪到了目的地——热田神宫,同时也是日本著名的旅游胜地。

    虽然时间将近傍晚,但这里依旧人很多,大部分是游客,也有到这里祈福的本地人。

    白若溪打量了一眼四周,没好气地说道:“这儿就是你说有危险的地方?这不是热田神宫嘛,你逗我呢?”

    陆鸣讶然道:“怎么,你来过这里?”

    早已恢复本色的白若溪下巴微扬,伸出三根手指,傲娇道:“来过不止一次,本姑奶奶都可以给你当导游了!”

    你是谁姑奶奶?

    陆鸣无语……

    第一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