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9章 坑爹的女儿操心的爹!
    虽然早就习惯了被雀灵秋用鄙视、不屑、甚至略带侮辱性的语气训斥,但陆鸣是真的很不爽。

    不是因为雀灵秋的犀利言辞,而是因为她说的那些,基本等于废话。

    如果陆鸣拥有雀灵秋的实力,就算八大神社的势力齐聚,他也不会怕。

    但他没有!

    他不是懦弱的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洗礼,他早就看破了生死,但他不会蠢到主动送死。

    一个影武神社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再加上一个更加强大的热田神宫,他没底气不是很正常吗?

    他只是一个人啊!

    似乎感知到他的心绪起伏,雀灵秋嗤笑一声,道:“本神又没让你傻乎乎站在人家门口叫嚣,硬撼所有人,遇到没有把握的敌人,力敌不成,可以智取嘛,动动你那榆木脑袋好不好?”

    “……”陆鸣一脑门子的黑线,你特么真是说的轻松啊!

    而且我正在想辙呢,又没说退缩,你一上来就来那么一句,怪我喽?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能想想,不过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他?

    “神女姐姐,我不正想办法呢嘛!”陆鸣委屈道。

    这就是他的三分土性……

    “放心,适当的时候,本神会出手!”雀灵秋懒懒说完,便从他的识海消失了。

    “神女姐姐,你真好!”陆鸣知道雀灵秋回到五行珠了,但还是拍了一个马屁,因为他要的就是雀灵秋的这句话。

    不过以雀灵秋的脾性,除非是遇到生死危机,否则她是轻易不会出手的,所以怎么才能在热田神宫驰援之前解决掉影武神社,而且还不暴露身份是关键。

    看来真得好好研究下了!

    片刻后,陆鸣看向小泽玛丽,问:“你有办法带我偷偷潜进影武神社吗?”

    小泽玛丽想了想,回道:“明天是影武神社每月的祭祀大典,我可以将陆少带进去,就是……”

    “但说无妨!”

    “就是到时候热田神宫会派神祭司过来,而且还会开启阵法,我怕……”

    陆鸣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道:“你将影武神社的内部情况跟我说说,越详细越好!”

    小泽玛丽点点头。

    听完,陆鸣沉吟片刻,拿出一些阵旗递给小泽玛丽,吩咐道:“……”

    …………

    …………

    待待小泽玛丽离开后,陆鸣返回了别墅。

    不过刚进入别墅,他就听到徐向阳严厉的训斥声。

    “陆先生是怎么跟你下的命令?啊?你不但不遵从,反而阳奉阴违,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如果白小姐发生什么不测,陆先生就算杀了你,也不为过!”

    陆鸣走进一楼大厅,瞥了眼紧咬牙关低头不语的佐佐木兰和气急败坏的徐向阳,皱眉问道:“老徐,怎么回事?”

    见他回来了,徐向阳先是一惊,随后自责道:“陆先生,是我办事不利,让白小姐一个人离开了!”

    佐佐木兰闻言连忙辩解道:“是我放走了白小姐,跟老徐没关系!”

    陆鸣玩味地看向佐佐木兰,“你为什么要放她走?”

    佐佐木兰不假思索地回道:“她要走要留,是她的自由,我们无权干涉!”

    陆鸣语气骤冷,“你应该记得我离开前跟你说的话吧?”

    佐佐木兰硬气道:“记得,是我违反了命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怎么跟陆先生说话呢,还不道歉!”徐向阳见状不由呵斥一声,然后朝陆鸣劝道:“陆先生,她纯粹是被我惯坏了,您就别跟她一般见识,如果要罚,就罚我,而且我已经派人去找白小姐了,我相信白小姐一定会没事的!”

    陆鸣抬手示意徐向阳闭嘴,而后冷笑道:“呵呵,你还真是白若溪的脑残粉啊,居然不惜违抗我的命令也要听她的话,但你以为这是对她好吗?你知不知道她身上没钱、没卡、更没电话?如果她找不到这里,你让她怎么活?”

    佐佐木兰双眼一震,惊呼道:“她身上怎么可能没钱?她可是大明星啊?”

    “脑残粉,无药可救!”陆鸣冷冷说完,转头看向徐向阳,问道:“白若溪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我会把她带回来,我让你找的资料,找到了吗?”

    徐向阳点点头,连忙将桌子上的文件袋递给陆鸣。

    “老徐,这种蠢货,你是怎么招进来的?我回来后,不想再在这里看到她!”

    陆鸣说完,看都没看佐佐木兰一眼,离开了别墅,根本没给徐向阳解释的机会。

    望着陆鸣离去的背影,徐向阳重重一叹,而后指着愣在原地的佐佐木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不让我操心啊!”

    瞧见徐向阳大失所望的表情,佐佐木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抽泣道:“对不起,老徐,我也不知道……,我……我就是想帮偶像一次,我也没想到……,呜呜呜,老徐,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傻孩子,那个白若溪追到这里,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她和陆先生的关系吗?如果白小姐真发生什么意外,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啊!”

    徐向阳痛苦说完,摸了摸佐佐木兰的头,内疚道:“别哭了,也怪我,怪我这些年太惯着你了!不过你放心,如果陆先生真的责怪下来,我会替你担着的!”

    说到这儿,徐向阳一脸的决然。

    哭成泪人的佐佐木兰一头扑进徐向阳的怀里,哽咽道:“爸,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你了!”

    几乎没人知道,他们俩其实是父女,只不过佐佐木兰……随了母姓。

    但现在,多了一个人知道。

    站在别墅院墙外的陆鸣这才释然,收回灵念,迈步离去。

    用了大约十分钟,陆鸣就在一间咖啡馆里找到了白若溪。

    看见陆鸣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白若溪故作惊讶地喊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陆鸣早就在她身上留了灵念标记,自然能轻而易举找到她了,之所以在别墅那么训斥佐佐木兰,只是想好好敲打佐佐木兰一番而已。

    “别装了,你不就希望我找到你吗?”陆鸣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陆鸣,你不会真是妖怪变的吧?”心思被拆穿,白若溪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摘下墨镜,将脸庞凑到陆鸣近前,睁着大大的眼睛,啧啧称奇道:“要不然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

    …………

    …………

    第三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