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4章 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们放开我,如果你们再不放开,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我告诉你们,我可厉害了!”

    “别以为你们有枪就了不起,我要不是看在你们是陆鸣的同事,我分分钟就撂倒你们!”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居然敢无视我,你们完了知道吗?你们完了!”

    ……

    人未到,一声声娇喝便传进了别墅大厅,顿时让陆鸣一脑门子的黑线,丢人啊!

    “你的这个朋友,还真是……够活泼的!”徐向阳苦笑一声,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的词语形容了,只能用“活泼”二字。

    其实徐向阳觉得“泼辣”更为贴切。

    佐佐木兰则讥讽地瞥了陆鸣一眼,低声嘟囔道:“一丘之貉!”

    几秒钟后,两名外勤人员架着一个头戴墨镜、口罩,穿着嘻哈装的女人走进了大厅。

    这身装扮,不是白若溪,还能是谁!

    看见陆鸣,白若溪连忙喊道:“姓陆的,你还不让你的人把我松开!”

    陆鸣无奈摇了摇头,挥挥手,让他们松开白若溪,退了出去,而后好笑道:“你谁啊?”

    白若溪登时摘下墨镜、口罩,气愤道:“咱们俩刚刚分开,你就不认识我了?你敢再装点吗?”

    陆鸣佯装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原来是你啊,白大明星,不过你跟踪我干什么?”

    白若溪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反驳道:“谁跟踪你啦?我正好路过这里,看这个别墅挺漂亮的,就在外边看看,谁知道会被你的人抓进来了!”

    陆鸣笑着反问:“那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我的人?还在外面喊我的名字?”

    “我……我……”白若溪顿时语塞,编不下去,索性实话实说道:“我就跟着你了,怎么地?”

    这时,佐佐木兰腾地站起,惊呼道:“你是白若溪?”

    白若溪趁机岔开刚才的话题,傲娇地点了点头,自报家门道:“没错,我就是率性而活、敢爱敢恨、无所畏惧的白司令,白若溪!”

    佐佐木兰当即一脸的惊喜,快步走到白若溪面前,行了一个日本礼仪,激动道:“真是你啊,我是你的粉丝,我叫佐佐木兰,很高兴能够见到你本人!”

    白若溪笑容甜美地回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佐佐木兰,你也是军人吗?”

    “算是吧!”佐佐木兰有些害羞地说道:“白司令,你的所有歌,所有影视剧,我都听过看过,你能不能给我合个影、签个名啊?”

    瞧见刚才还摆着一副谁都欠她钱的臭脸,现在却腼腆得像个小女孩儿似的佐佐木兰,陆鸣诧异不已,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吧!

    “当然可以!”白若溪笑着答应一声,而后挑衅地剜了陆鸣一眼,好似在说:看到了吧,连你们的人都有我的粉丝,是不是超级厉害?

    陆鸣当即翻了个白眼,臭显摆什么。

    瞧见陆鸣和白若溪“眉来眼去”的,徐向阳自认为明白了什么,小声对陆鸣说道:“陆兄弟,你行啊,这么个大明星,追你追到这儿来了!”

    陆鸣没有听出徐向阳的话外音,问道:“你也知道她?”

    “虽然我们的工作性质特殊,但也是正常人,我不关注什么明星不明星的,但也听说过她,不但在国内很有名气,在日韩也是粉丝众多,佐佐木希就是她的脑残粉,没事就跟我提起她,所以想不知道都难!”

    “是够脑残的!”

    徐向阳看出陆鸣对佐佐木兰有点意见,笑着劝道:“佐佐木兰今年刚满二十岁,正处在青春叛逆期,再加上性子直,所以说话冲了点,其实她也是为你好,不希望你……”

    陆鸣不在意地打断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和她一般见识的!”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你怎么把白若溪给引来了?会不会对你要做的事情有影响啊?”

    “我怎么知道她会跟踪我……”

    话到一半,陆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古怪地看向徐向阳,道:“老徐,你不会以为我跟她有什么吧?”

    徐向阳贱笑道:“没什么她会不远万里从国内跟你到这儿?”

    陆鸣无语了,连忙澄清道:“我和她,就是在飞机上偶然认识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懂,我懂!”徐向阳眨了眨眼,认为陆鸣只是不想暴露他和白若溪的真实关系而已。

    你懂个粑粑!

    陆鸣也懒得解释,不过他确实觉得自己有些大意了,居然被白若溪跟踪到这里都没有发现。

    下一瞬,他灵念猛然外放。

    如今他修为甄至结丹中期,灵念的覆盖面积已然达到了方圆十里范围。

    这只是他灵机一动的念头,却没想还真有意外收获。

    “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陆鸣说完一句,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徐向阳三人的面前。

    白若溪其实一直在留心陆鸣,见他跑了,立刻问道:“他人呢?怎么跑了?”

    徐向阳解释道:“他出去办点事,说很快就回来!”

    白若溪不信道:“不会是故意躲着我吧?”

    徐向阳苦笑道:“应该……不是吧!”

    没过几秒钟,陆鸣折返回来,但不是一个人,手上还提溜着两个昏迷过去的男人。

    陆鸣随手将两个男人扔在地上,道:“这两个也是跟踪我过来的,审讯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瞅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徐向阳先是一愣,随后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派人将那两个人带入了地下室。

    “我亲自审讯!”佐佐木兰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跟着离开了。

    “陆兄弟,看来有人知道了你的行踪,咱们换一个地方吧!”徐向阳严肃提议道。

    如果说白若溪只是一个意外,那么这两个男人的出现,就必然是图谋不轨了。

    而陆鸣刚到这里,就有人跟踪,显然是有人泄露了行踪,先不提是哪边走漏的风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陆鸣的安全。

    陆鸣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需要,依我看,那两个人应该不是影武神社的人,如果影武神社知道我来了,就不会派两个人了!”

    说到这儿,陆鸣似感应到了什么,玩味一笑:“客人,上门了!”

    …………

    …………

    第二更奉上,晚上有个聚会,估计得喝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