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0章 各种算计!
    当惊雷枪劈出的雷霆轰击在血浩的身上时,血浩的身体突然变成猩红之色,宛若血人。

    几乎同时,雷霆从他的身上穿透而过,毫无阻碍,就好像他是纸糊的一样。

    但诡异的是,那道雷霆从击中他的那一刻起,直到离开他的身体,无论是雷洪涛,还是陆鸣,竟然肉眼都能清晰可见,而且散发出的恐怖气息,丝毫没有因为击中他的身体而锐减,不过最不可思议的还是雷霆过后,他依旧毫发无损地冲向雷洪涛,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他身上突兀出现的血红色又骤然消褪了。

    但这怎么可能?

    可以瞬间击毙筑基大圆满境界的修士,即使是结丹初期修士,也是非死即伤的恐怖一击,竟然对血浩一点作用也没有,这……

    他是怎么做到的?

    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

    也太变态了些吧?

    瞧见这一幕,陆鸣心中大震,不明觉厉。

    但雷洪涛却不为所动,眼底同样闪过一抹奸诈之芒,似乎早就知道血浩有办法能够躲过自己的凶狠一枪,也似乎就等着血浩近身攻击自己。

    也就在这时,血浩的血掌狠狠印在了雷洪涛的后心位置。

    但下一瞬,血浩脸色大变,不是一击得手的得意,反而露出惊恐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果断准备借助一掌之力向后退去。

    但这时,一声揶揄传入他的耳畔,让他心中一沉。

    “呵呵,等的就是你,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话音未散,一层雷光陡然从雷洪涛的后背扩散而出,直接将血浩整个人包裹住,而雷洪涛犹如变身般,后身成了前身,笑吟吟地盯着被雷光困住的血浩,道:“雷霆最是霸道凶狠,同时也是一切邪祟最大的克星,如今你被我的雷系道法——辟邪结界困住,我看你如何施展你们泣血宗的血术。”

    感受到无法言说的束缚感,血浩恨声道:“原来刚才那一枪只是你的虚招,原来你是故意让我接近你的,姓雷的,你可真够阴的!”

    “彼此彼此嘛,你们泣血宗的血术变幻莫测,这是各大门派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没有防备呢,如果不采取点手段,就算我实力不弱于你,恐怕也难伤你丝毫,呵呵,要怪,只能怪你太自负了,才给我限制住你的机会!”

    雷洪涛看向血浩的眼神,仿佛在看瓮中之鳖,旋即大义凛然地喝道:“这回,我便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个祸害!”

    言罢,一道道雷弧瞬间布满整个光罩,直接将血浩的身形淹没。

    但下一瞬,一道狞笑声便从雷光中传出,让雷洪涛眉头微蹙。

    “姓雷的,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吗?呵呵,做梦!”

    紧接着,雷洪涛便感知到困在辟邪结界中的血浩的气息突然消失了,而正与陆鸣搏杀的那具分身,身上的血光渐渐退去,而且原本死寂的眼眸多了一抹灵动,嘴角更是微微上扬,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突然阴测测笑道:“姓雷的,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至始至终的目标,都不是你,而是他!”

    此话一出,雷洪涛和陆鸣顿时大惊,万万没想到血浩竟然能和这具分身自如切换,尤其是雷洪涛。

    辟邪结界,乃是他最强的两大道法之一,即使是同境界的修士,一旦被辟邪结界困住,他也有绝对自信可以杀死对方。

    因为辟邪结界不但很难破开,更恐怖的是它的攻击力。

    正如他刚才所言,雷霆最是霸道凶狠,乃是杀伤力最大的武器,而且雷霆天生克制血术,血浩怎么可能还能施展血术?

    而且不但施展血术,竟还眨眼间逃脱了辟邪结界,进入分身里呢?

    雷洪涛百思不得其解,但此时血浩可没有闲工夫向他解释,猛地看向急急后退的陆鸣,猩红的眸子有浓烈杀机浮现,随即双手陡然掐诀,一缕缕血气随之从血浩的身上散出,转瞬间便在血浩的身前凝聚出一头血色巨蟒。

    “血蟒吞天!”

    随着这四个字从血浩口中吐出,那头通体血红的巨蟒顿时张开血盆大口,朝陆鸣急速冲去,那张开的巨口,直径足有五米,别说一个陆鸣,就算十个,也能一口吞下。

    感受到血蟒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势和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陆鸣忌惮非常,但血蟒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不给陆鸣闪躲的机会,不到一息时间,便掠至陆鸣的身前,旋即一口将陆鸣的身体吞没。

    “被我的道法击中,就算你还有底牌,也休想活命!”血浩见状冷冷一笑,而后转头看向雷洪涛,阴狠说道:“没了这个蝼蚁碍事,也是时候该收拾你了!”

    不过雷洪涛非但没有露出忌惮的表情,反而哈哈大笑道:“哈哈,血浩,我还得谢谢你帮我解决了他,我这个人向来讲究,一旦我把你杀了,或者让你逃了,那么这里的造化,于情于理,我都得分他一份,现在好了,他死在你的手上,我也不用担心蓝仙子找我麻烦了,而且蓝仙子还能欠我一个人情,更是能独享这里的造化,你说,我是不是得谢谢你?哈哈,哈哈哈!”

    血浩闻言一愣,旋即恨声道:“我说你怎么不救他,原来你压根就没想,姓雷的,你可真够冷血的!”

    雷洪涛无奈耸了耸肩,“话可不能乱说,就算我想救,也没机会救啊,你施展的‘血蟒吞天’,那可是你们泣血宗的顶尖传承道法,我是真有心无力啊!”

    血浩当即鄙夷道:“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

    虽然很鄙视雷洪涛的道貌岸然,但他不得不承认,雷洪涛绝对是个难缠的狠角色,在雷洪涛那副嬉皮笑脸的表象下,藏着一颗阴险狡诈、城府极深的黑心。

    不知不觉中,他就着了雷洪涛的道,不但没能杀了雷洪涛,反而还被雷洪涛借着自己的手杀了那个蝼蚁,这种算计、心机,连他都自愧不如。

    但任你百般心机,想要杀了我,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皆是无用!

    血浩周身血芒翻滚,厉声喝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实力,是不是跟你的心机一样厉害!”

    雷洪涛眯了眯眼,猛然握枪指向血浩,极为嚣张地笑道:“放心,你马上就会体验到!”

    不过就在二人准备真正搏杀之时,那头将陆鸣吞下的血蟒突然发出一声哀嚎,顿时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

    第一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