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0章 凤斩!
    如此美妙的画面,但方无悔却无心欣赏。

    感受到越来越浓郁的火灵气充斥这片天地,方无悔早已呆若木鸡,震撼当场。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在他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世俗青年,不仅将金灵气转化成了木灵气,而且更进一步,还将木灵气转化成了火灵气。

    这种匪夷所思的阵法手段,即使以他五行宗核心弟子的身份,也从未听说过。

    但今天,此时此刻,竟然发生在一个蝼蚁身上,他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看见那无数火焰之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着自己的金蚕结界,方无悔再也难以淡定了。

    他清楚,一旦自己的金蚕结界彻底转化为火焰世界,那么他之前的优势将会荡然无存,而且不但没了优势,反而会让陆鸣逆转劣势,成为优势方。

    虽然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惧,但眼睁睁看着自己稳操胜券的局面被一个他看不起的蝼蚁逆转,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我还真是小觑了你,但就算你将这里的金灵气全部转化为火灵气又怎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的下场仍旧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方无悔脸上恢复了往日的骄傲自负,嘴上依旧蔑视陆鸣,但行动上却没有,不再像刚才那般戏耍陆鸣,而是决定动真格的了。

    话音未散,他猛然抬起右手,狠狠一握,而随着这一握,整片天地金光大湛,生生阻止了火焰之花的蔓延趋势。

    随后,一柄完全由精纯金灵气凝聚而成的光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但并没完,无数光剑突兀出现,悬浮在他的身周,不下万柄。

    他此刻脸色庄重,随着一抹狠意在他眼底闪过,他陡然一剑指向陆鸣,吐出四个字:“万剑……归宗!”

    下一瞬,那密密麻麻的光剑仿佛受到了某种意志的引导,齐刷刷融入进方无悔手中的光剑内,不但让光剑越发璀璨,更是让光剑本身越发凝视,宛若实物,散发着浓浓的危险气息,而且节节攀升,越来越恐怖。

    瞧见他这阵仗,陆鸣脸色无比凝重,知道他这是要动用杀招了。

    不敢怠慢,疯狂吸收转化而来的火灵气,化龙诀急急运转开来,同时调动凤丹之力,严阵以待。

    方无悔并没有着急出手,特意给陆鸣准备的时间,因为只有在陆鸣全力防御的时候击败陆鸣,才能彻底击碎陆鸣那可怜的侥幸心理,才能彰显出他的高高在上,才能满足他近乎病态的趣味。

    等到陆鸣准备好了,方无悔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不再握住剑柄,而是猛然一推,同时喝道:“灭!”

    嗖的一声,那柄宛若真剑的光剑宛若瞬移般,穿越了空间、时间,眨眼间便出现在陆鸣的身前,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和剑意,煞是诡异。

    但正因为这样,才让陆鸣忌惮非常,因为那是气势、剑意、杀意凝炼无比的表现。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剑,是陆鸣至今为止面对的最最危险的一剑,没有之一。

    不过陆鸣脸上没有丝毫惊慌,眼中的战意反而熊熊燃烧起来。

    只有生死之间的搏杀,才能激发自己的潜能,才能真正的磨砺己身,陆鸣要的,就是这种生死一线的刺激!

    陆鸣此刻眼里只有那柄无比危险的一剑,忘却了其它,甚至忘记了生死。

    而在陆鸣的丹田内,凤丹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转动着,其内的火凤虚影栩栩如生,仿佛要飞出来一样,那是凤丹觉察出危险的本能表现。

    同样的,还有那滚滚翻腾的灵海。

    还有那藏在迷雾中的九层灵台的最底层,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但陆鸣对于丹田内的巨大变化全然不知,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如何凭借自己的力量,挡下这一剑!

    就在那柄光剑即将临身之际,陆鸣的脑海中,仿佛本能地浮现一个画面。

    那是一道火红身影,面容看不真切,但能隐若辨别出是一个女子。

    她随手一抓,一柄鲜红如玛瑙的火焰长剑便出现在她的手上,随着“凤斩”二字从她的口中传出,她似随意挥动火焰长剑,整个画面便如一页宣纸,被那轻描淡写的一剑完全焚毁。

    画面紧接着消失了,但陆鸣懂了!

    随即,两道火凤虚影顿时在陆鸣的眼瞳中浮现。

    “凤、斩!”陆鸣同样吐出这两个字,而后右手成握剑状,朝那柄光剑挥斩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一柄缭绕着金色火焰的光剑随之渐渐浮现,先是剑柄、然后剑身、最后是剑尖。

    当剑尖凝聚而成的时候,两柄光剑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轰!

    刺眼的金芒骤然爆发开来,眨眼间便将整片天地充斥,同时也将陆鸣和方无悔的身影完全吞没。

    而一声凤鸣,响彻这片天地,嘹亮而霸气,就连在金蚕结界外的蓝可盈,也是听得真真切切。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蓝可盈美眸一凝,但还没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她便震惊发现那个巨型金茧上面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纹,紧接着是两道、三道,还没到两息的时间,裂纹就遍布整个金茧,而从裂纹处溢出夺目的金光,仿佛随时随地就会爆炸似的。

    同时,她本能地感觉到极度的危险感,而源头,就是那枚巨型金茧。

    不容多想,她急急后退,下一瞬,巨型金茧果然炸裂,散发着锋锐和灼烧气息的金光破茧而出,顿时将这座地宫渲染成金黄色。

    但这种可怖的景象只维持了几息时间,便宣告结束。

    当金光散去,当蓝可盈将目光投向巨型金茧的位置时,当她看见那里此刻的景象后,她美眸大睁,藏在面纱下的绝美脸庞布满震惊之色,嘴巴更是大张,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只见方无悔单膝跪在地上,脸色煞白,鲜血正一滴一滴从他的嘴角溢出,滴落在地上,但他的双眼却死死瞪着前方,同样充满了震惊之色。

    而在他的前方,一道身影傲然站立着,依旧保持着出剑的姿势,但却双眸紧闭,不是陆鸣,还能是谁!

    但这怎么可能?

    第一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