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2章 一个山谷、三个山洞!
    就在陆鸣六人被传送出第三关的同时,在这座雷泽教核心传承宫殿的另一处阵法中,蓝可盈和方无悔站在类似的庞大高台上,但脸色皆是十分苍白,蓝可盈嘴角挂着丝丝血渍,方无悔则更惨,胸前背后均有被利爪抓伤留下的深深血痕,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而在他俩面前,一头堪比元婴初期的魔帅级别的魔兽正渐渐幻灭。

    “雷泽教不愧是地球修行文明昌盛时期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即使过了万年之久,教毁人亡,仍旧留下如此恐怖的手段,要不是这里不压制咱们的修为,与一头堪比元婴初期级别的怪物搏杀,谁生谁死,还真是难说!”

    方无悔高台下无穷无尽的黑色火海,似感知到了里面潜藏着的恐怖气息,眼中不由流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心有余悸地说道。

    “如果刚才那个魔帅级别魔兽是真实的,你觉得就算不压制修为,咱们能是它的敌手吗?”蓝可盈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自嘲一笑:“别人把咱们现阶段的修为尊为‘半步元婴’,但跟真正的元婴老怪,即使是刚入元婴的修士,也是丝毫没有可比性,人家一个指头就能戳死咱们,呵呵,半步元婴,那半步,可是隔着一道天堑啊!”

    方无悔当然明白自己在真正的元婴老怪面前什么也不是,但若是说刚才竭力厮杀的魔帅不是真实的,他却不敢苟同。

    如果只是阵法形成的幻象,哪有那么厉害?

    而且也不可能有那么真实的感觉啊?

    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蓝可盈叹道:“这头怪物是虚幻的,也是真实的,因为它是雷泽教的大能之辈将魔帅级别魔兽的魂魄拘禁于此,通过非凡手段,又经过上万年的魔焰灼烧,早已成了没有自主意识的魂体,也可称之为傀儡,能够发挥的实力顶多是本体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而已,再加上没有智慧,自然不是那么难对付!”

    方无悔闻言这才释然,旋即大有深意地说道:“看来蓝仙子对这里很了解嘛!”

    蓝可盈深深看了他一眼,岔开话题说道:“我倒是很期待,那帮小家伙,有几人能够通过这一关,咱们也走吧!”

    方无悔见她不愿多提,也就没再刨根问底,服下一粒丹药,点了点头。【】

    而后,随着蓝可盈玉手一挥,两道牵引之光这才降临,将他们二人传送离开。

    ……

    当牵引之光消失后,陆鸣赫然发现自己身在一座荒芜的山谷内,而在他的正前面,则有三个山洞,不知通往哪里,但黑幽幽的,透着阴森和诡异。

    几乎同时,另外几人也凭空出现在他四周。

    打量了一眼周遭的环境,箭魄和泰雷先是一惊,随后下意识地聚在一起,与陆鸣三人拉开了距离。

    “小鸣,咱们不是通过了三关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里就是真正的传承所在?”雷傲不解道。

    “我也不清楚!”陆鸣摇了摇头,旋即看向正在疗伤的凌墨痕,双眼微眯,喃喃道:“或许他会告诉咱们!”

    感受到陆鸣的目光,脸色惨白如纸的凌墨痕睁开眼,与陆鸣对视,突然问道:“这位兄台,咱们也算是同生共死过,我还不知道兄台的名讳,可否告知?”

    “我叫赤鸣,这位是我的护道者,司徒空,司徒长老!”陆鸣按照陆英雄之前的叮嘱微笑回道。

    “原来是司徒长老,能够见到前辈,真是晚辈的福气!”凌墨痕勉强站起身,朝陆英雄抱了抱拳,然后一脸荣幸至极地说:“晚辈曾有幸得到过司徒前辈的胞妹司徒燕前辈的指点,不知司徒燕前辈可好?”

    “哼,我只有一个妹妹,但不叫司徒燕,而是司徒乌兰!”陆英雄冷哼一声。

    “不应该啊,那位前辈口口声声说是司徒前辈的妹妹,叫司徒燕,怎么可能……”凌墨痕故作诧异地说。

    但未说完,陆英雄便冷冷打断道:“难道我的妹妹叫什么,我还不清楚吗?”

    凌墨痕连忙干笑道:“前辈息怒,那可能是晚辈记错了,或者是被人给骗了!”

    陆英雄又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他,板着脸大量起山谷来。

    凌墨痕见状自然不会再自讨无趣,指着正前方的三个山洞,自顾自地介绍道:“那三个山洞,若我所料不差,应该有一个,是通往真正核心传承之地的通道。”

    箭魄接过话茬问道:“那另外两个呢?”

    凌墨痕苦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通往别的地方,也可能是另有机缘,当然,还有可能这里的传承不止一个。”

    泰雷这时沉声道:“也有可能是死亡之地!”

    凌墨痕点头道:“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咱们既然通过了三关,想必不应该再有生死危机,所以泰兄的这个可能性极小!”

    随后,凌墨痕转头看向雷傲,微笑道:“雷兄弟,你既然得到了雷泽教的认可,获得了核心令牌,应该能够有办法感知到哪条路是对的吧?”

    雷傲翻了个白眼,不假思索地回道:“我感应不出来!”

    就算知道,雷傲也不会说,傻子才说呢!

    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的泰雷瞪眼道:“雷小子,你最好试试!”

    威胁之意煞是明显!

    雷傲不卑不亢地说:“我、不、知、道!”

    有了底气的泰雷冷声喝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别逼我动手!”

    箭魄也是眼神不善地盯着陆鸣三人,戏虐道:“我看你们是不想我们跟你们争造化,才故意不说的吧?”

    这时凌墨痕人畜无害地笑道:“雷兄弟,不如你拿出核心令牌试试,大家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而且还同生共死过,有造化咱们一起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嘛!”

    “就算我们知道,又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还要动手,你们动手试试?”

    未等雷傲回答,陆鸣踏前一步,不屑地看向泰雷和箭魄,讥讽道:“凌兄,你看他们两个像是要有福同享的样子吗?”

    陆英雄随机站在雷傲身前,冷冷盯着泰雷和箭魄,结丹初期的修为隐隐散出,一副做好了准备大打出手的模样。

    泰雷虎目一瞪,怒声道:“小崽子,我忍你好久了,我管你是赤火门的什么人,老子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你泰爷爷的厉害!”

    瞧见刚才共同御敌的几人转眼间就剑拔弩张起来,凌墨痕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之色,但脸上不显,急忙劝慰道:“大家别冲动,都是朋友,何必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